Skip to content

Cronaca II

April 08, 2020

1.
观察疫情期间人们的行为与言论,或许会发现 Covid-19 并未改变先前的观念:在欧洲,意大利、西班牙与荷兰、德国继续着财政政策的争论;在美国,共和党人认为川普应对得当,民主党人相反;在中国,人们说疫情暴露了欧美政府的无能与虚伪,后者则继续指责中国政府的专制与不透明,等等。

这一行为并非不可理解。面对未知的事件,比起调整与改变,人们或许更倾向于回到,甚至加强原先位置:试图找回熟悉的环境中找到安全感。以及,「我们」与「他们」,内与外的分割变得尤为清晰:于是欧盟国家各自关闭边境,各国抢夺医疗物资与器械…

然而,疾病要求甚至命令的,并非加强先前(导致了疾病)的状态,而是停止,改变,重新开始。值得确认不是先前状态,而是改变的可能:人与国家在疾病中暂时地失去一些事物(自由,经济),而康复与痊愈恰恰意味着:找到新的力量,开始新的生活。

我们不应该期待当疫情过去,社会就会回到原状,回到一种「正常生活」,如果它意味着:公共医疗支出逐年下降,医院与医疗工作者负担越来越重;年轻人与独立劳动者缺乏经济保障,而大企业与富裕阶层地位与财富愈加稳固;以及社会内部或者国际间不断加剧的不平等。正像 Financial Times 这篇社论所说,我们需要新的社会契约,与根本的改革。

2.
昨天偶然看到 Leopardi 这一段话:

Nessun maggior segno di essere poco filosofo e poco savio, che voler savia e filosofica tutta la vita.

DeepL 翻译一下的话:No greater sign of being a little philosopher and little wise than wanting to be wise and philosophical all one’s life. 在目前环境中忽然觉得很有道理。

也可以这么说:至于那些一心想要证明自己正确的人,与其讨论便是浪费时间。

3.
最近读到一些学者与作家关于 Covid-19 的文章,然而大多数十分令我失望。问题并不在于他们一贯的理论或看法,而是对于病毒与疫情的高度无知(将其称为「一种流感」):如果对于谈论的对象本身没有认识,便不可能了解事件的特异性, 那么任何文字与看法也仅仅是对于其过去认识的简单重复:无论是 Agamben 的例外状态,还是 Llosa 对政治制度的看法。

4. 战争
并不存在人与病毒之间的战争,最终只有人与人之间的战争。

人们惧怕病毒,于是来自「疫区」的人无处可去;担心经济危机,从而在采取怎样的财政措施上争论不休;以及为了掩盖自身的失职,将疫情蔓延称为他人的责任……

人无法也不知如何和病毒战斗:这是免疫系统的工作。相反,人最清楚如何和他人争斗,即使最需要 solidarité 的疫情期间也不例外,或许是一种悲哀。

← Prev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