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gainst Paywall

February 06, 2020

前两天在豆瓣上提到了 Nei.st : 一个设计不错,而内容来自各媒体付费文章的网站。最初发现是因为在上面看到了一篇端传媒的文章;最近几天发现它最令我欣赏的元素——网站顶端与底部的人鱼 Logo——是挪用俄罗斯设计公司 shuka.design 的作品。 和朋友讨论时,他说「为什么看到侵犯版权提供付费文章时觉得可以接受,而盗用 Logo 时却不能」。这让我想写下对目前新闻网站 Paywall 的一些看法。

Shuka Nei st  1024x489

Paywall: 模式与价格
在传统网络广告衰落与纸质媒体销量降低的双重影响下,越来越多的网站开始采用 Paywall 模式:读者只有付费才能看到一部分甚至全部文章。其种类大致有两种:

1. Metered Paywall (New York Times, Bloomberg, WSJ)
在此模式下,未订阅用户每个月只能看数量有限的文章;在此之后需要订阅才可以继续阅读。
WSJ 1024x627

2. Dynamic Paywall (Le Monde, 朝日新闻, Il Sole 24 Ore)
与前者不同,采用 dynamic paywall 的网站免费提供一部分文章,而剩余文章则需要订阅才可以阅读全文。通常,订阅内容会更长也更有深度,免费内容则更常见更具时效性。

Le monde 1024x339

Le Monde. 黄色图标代表付费文章。

不同网站订阅价格也差距很大,比如 Bloomberg 与 WSJ 每月订阅费在30刀左右,而 Le Monde, Il Sole 24 Ore 以及朝日新闻都在10刀左右。

Against Paywall
首先,媒体平台的特性与人们的阅读习惯决定了 Paywall 以及订阅制并在大部分场景中并不适合。

如果考虑付费订阅制十分成功的音乐行业,消费者无论选择 Spotify 还是 Apple Music, Tidal 还是 Qobuz, 每个主流平台本身都可以满足其绝大部分需求,而不同平台间内容相差亦不大,少有人想要或愿意同时订阅两种及以上。

然而媒体却不同。即使仅考虑主流的新闻网站,不同平台提供的内容可以有很大差异:一方面是关注范围不同,从本地,国家到国际新闻;另一方面则是政治倾向不同,向左,右到中立。这一点也导致不同媒体之间不具有替代性,也不存在单独一个媒体可以涵盖所有信息内容。读者很可能想同时阅读 New York Times 与 Bloomberg, 甚至可能还有 Le Monde 或者端传媒;在每个平台上阅读几篇他感兴趣的文章,而不是阅读同一平台上所有可见文章……

考虑到这一现实,Paywall 与订阅制或许并不是最为理想的模式。首先,当遇到一篇付费文章时,读者的第一反应常常是去别处寻找同一主题大概率存在的免费信息,而不是立即订阅,这最终减少了信息的受众。其次,当消费者订阅了某一媒体,他的信息获取事实上受到了限制:为了justify付出的成本,他或许会阅读这一媒体上那些他本来并不很感兴趣的内容;同时,他额外订阅并阅读其他媒体的可能性也会减少:少有人愿意每个月在新闻资讯上花费几倍于音乐、影视的钱。所以,总的后果即是更加单一的信息来源。

Paywall 与订阅制的另一后果是收入与获取信息质量间的相关性增加。对于无法承担每个月订阅费用的人来说,他们所接触的信息或许都来自微信朋友圈,Facebook 这样低质量的来源;相反,Bloomberg 新闻的订阅者很可能不需要自己花费费用,而是由公司报销…

所以,我认为 paywall 与订阅制并不适合新闻媒体。Wikipedia 与 The Guardian 的捐赠制度,或者个人创作者使用的 Patreon, 或许都是更好的模式。也可以想象建立一个媒体平台,订阅后可以阅读各个媒体的部分文章,就像是 Music streaming 平台上可以听到不同厂牌的部分内容一样。因此,转发付费内容在我看来和 Libgen 以及 Scihub 更为接近。另一方面,盗用他人的设计作为自己网站的 logo 则是单纯的不光彩的侵犯版权。

← Prev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