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19

January 11, 2020

回顾过去的一年。

改变之一在于稳定性或是 fermeté. 或许因年初经历了手术与住院,或许因重读斯宾诺莎 Ethique, 在一些困难的事面前有更多勇气与平常心:认识事件的原因及必然性,做出选择并接受其后果。面对必须面对的事,将它们当作一种中性的体验,便可以脱离固定的情绪,以新的角度去经历并理解。

更为重要的改变或许是,越来越多体会到某种单纯的「做一件事」的快乐。例如摄影或是写作,从前开始也一直喜欢,但某种程度上满足依赖于他人的反馈与认可。现在则是更能沉浸在做这件事本身的过程中,当它成为一种创造,如同游戏,困难却也因此而有趣。

五月在西班牙 Cordoba,遇到了一个学家具设计的波兰裔美国女生,被她的经历所触动。不仅仅是对工作与创造的热情,还有一种生活中更加宽广的 resiliency. 令我也想成为像她一样的人。

或许下半年一些事也与此有关:去西班牙与意大利旅游之后做了一个照片小册子,过程很是有趣;秋季学期开始学画画,为了找到摄影之外新的表达方式;八月到十月期间有意识地写了不少东西,作为练习很有收获;十月份开始写构想了很久的写作软件,争取2020年可以完成;十二月的时候中途开发了一个 Mac 上的计时软件,一月初上架了 App Store.

这一年里读了更多的 Hart Crane, Stevens, Deleuze, Agamben, Keats, Edward Thomas, 听了更多的 Beethoven, Bartok, Schubert, F9… 喜欢他们与她的作品的同时,也更加崇敬,向往其人本身。

另一项重要的主题是工作。找工作的几个月让我有机会去认真考虑或尝试过去一些模糊的想法,例如去学摄影,去读一个文科学位,等等。最终发现目前最为合适的选择或许还是工作。在这过程中,也找到了一种真正的 goût du travail. 对我来说工作有两种,一种是在企业里为了生活所需的工作,另一种是一生的工作:为自己真正喜爱的事情倾注时间与爱。两种工作可能重合,虽然较为罕见;当然,它们并不必须重合,而是保持一种有距离的对应关系(如 Stevens)。或者说:前一种工作是为了生活,而活着是为了做后一种工作。正如之前所说,今年某一时间开始,我在做某些事情时开始感受到新的快乐,一种更加单纯而流动的状态。

类似于「无我」的体验。想到阅读 Blanchot 的时间,也可能是冥想带来的改变。不再思考一些频繁出现的问题,不再停留在自身的烦恼上,它们属于某种中性、匿名的空间。而「我」是一个更为广大,变动的场所,在这里内部与外部事件相接触,如产生未知产物的炼金术。

下半年有一天想到的,对我来说重要的事
1. Create beautiful things useful to others
2. Love & Friendship
3. Knowledge & Experience

希望2020年也可以不断探索,创造新的生活。

← Prev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