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日

没有任何两天完全一样:从起床的时间开始就已经不同,更不用说夜里做过的梦了。昨夜我似乎做了些奇怪的梦,之前没有做过的梦,可是已不记得。

今天或许是我记忆中最困的一天:早上七点不到醒来后继续睡到八点多,然而十一点就困了。饭后两三点又感到很困。不过依然去 Grand Palais 看了 Artistes et Robots 的展。看完之后十分疲倦,回家听着有声书睡着了。醒来依然感到迷迷糊糊,直到后来读了几首 Whitman, 运动了半个小时。现在快晚上十点倒还挺有精神。

然而为什么会这样,并不清楚。在伸展身体的途中坐在地上,低下头在两膝之间,脸上皮肤可以感受到腿部的温度(或是相反?)。闭上眼,眼睑轻轻地摩擦着膝盖凸起的最高处,奇妙的触感,无法分辨是眼睛还是膝盖在感受。在开始变得昏暗的室内听着悲伤的歌,长长的歌没有尽头,重复着无法理解的词语。有时候一切都变得陌生而不可解,自己从具体的此时此刻脱出,进入另一个模糊的内部。

后来,突然想试着用手的动作描绘词与物。第一个词是「苹果」。一开始想比划苹果的形状,不过与别的水果难以分辨。于是把右手伸向天花板,比划着一个下落的物体,砸在头上,随即像是产生了一个点子:左手篡出一个球体,右手是旋转着指向它的箭头。或许可行,然而有点绕远路。第二个词「梨子」,没想法放弃了。「芒果」,似乎也没什么办法。「水」,手和手臂做波浪形运动就好,为了不想到河流或是三角函数,又做了一个喝水的动作。「火」,emm 有些难度。用双手比划火苗生长的样子有些困难,于是比划了几根躺在地上的木柴,随后用力的来回转着什么,直到「嘭」的一声(犯规了!),火摇曳着从底部升起。想到了 Spinoza 所谓「生成的定义」:圆是线段一端固定时另一端旋转产生的轨迹。

以及,读了 To Think of Time 之后,翻回书签那一页发现正好是 On the Beach at Night Alone. 等我过两三年或许离开巴黎之后,想去一个附近有山、森林与海的城市。

Joie de vivre

1.

昨天在去往 Bois de Vincennes 途中,在地铁站台上看见一位男子牵着柯基匆匆走过,他迈开一步,而狗儿急促地摆动着四条短腿,节奏快慢对比十分有趣。以至我走出地铁站后也一直在回想这一幕,在想象中男子变得越来越高大,双腿修长步伐流畅;突然在一个路口再次遇见了人与狗:人并不及想象中高大,只是狗比想象中更加贴近地面而已。

2.

附近的超市里存在着两种菠萝,一种保留着顶端的叶从,另一种没有。在为数不多选购菠萝的场合,我总是更喜欢第一种,虽然那些叶子并没有什么用处,虽然有点像战士头盔上的装饰。

3.

在搬家到巴黎市区之后生活质量得到了极大提高(和预想一样)。看演出更加方便固然是一方面,不过更为显著的或许是饮食。恩格尔系数或许与幸福感成正比!Pyramides 附近的日料,从家走路三分钟的超市(原先交通要将近三十分钟,在碰巧赶上公交的情况下),新添置的平底锅、空气炸锅(mais c’est inutile! 之后再说),以及可爱的带有裂纹装饰的砂锅(天热了之后还没用过)。
在健身的早上,早饭:
  • 牛奶
  • 鸡蛋 x2
  • 苹果 + 香蕉
  • 牛油果 au vinaigre balsamique
  • 坚果
  • 面包
  • (果汁,如果运气好的话
L’esprit et le corps: un parallélisme ontologique. 读书看演出,和好好吃饭、运动、在有风的树下骑车比起来,并不一定更加重要。或者说,我一直偏重于一方,现在调整重心时才会格外感受到带来的益处。
Le bon(heur), l’amour, la béatitude.

4.

为了搜索与写作的方便(不想为了一个 typo 而做一次 git commit!),还是换回了 WordPress. 之前的文章也很重要。有天看了看自己在17年初所写的诗,感到一种奇异的陌生,它们竟然真的是我所写。

一月

一些读书笔记与感想。

1. 最近刚开始听 Hobbes 的 Leviathan. 今天早上听到第十一章:

Ignorance of the causes and original constitution of right, equity, law, and justice, disposeth a man to make custom and example the rule of his actions; in such manner as to think that unjust which it hath been the custom to punish, and that just of the impunity and approbation whereof they can produce an example, or, as the lawyers which only use this false measure of justice barbarously call it, a precedent; like little children, that have no other rule of good and evil manners but the correction they receive from their parents and masters; save that children are constant to their rule, whereas men are not so; because, grown strong and stubborn, they appeal from custom to reason, and from reason to custom, as it serves their turn; receding from custom when their interest requires it, and setting themselves against reason as oft as reason is against them; which is the cause that the doctrine of right and wrong is perpetually disputed, both by the pen and the sword; whereas the, doctrine of lines and figures is not so, because men care not in that subject what be truth, as a thing that crosses no man’s ambition, profit, or lust. For I doubt not but, if it had been a thing contrary to any man’s right of dominion, or to the interest of men that have dominion, ‘that the three angles of a triangle should be equal to two angles of a square,’ that doctrine should have been, if not disputed, yet by the burning of all books of geometry suppressed, as far as he whom it concerned was able.

引用比较长,但是看到最后会觉得非常有趣:Hobbes 也没有想象的那么严肃嘛!而且,之前的一些论述与 Spinoza 伦理学十分相似:人们不了解事情真正的原因,于是设想出宗教,等等。

18 演出记录

一月

  • 19 Jian Wang, Thomas Dausgaard @ TCE
  • 30 Collegium Vocale Gent, Philippe Herreweghe – Cantates spirituelles @ Eglise Saint-Roch

二月

  • 09 Dialogues des Carmélites @ TCE
  • 26 Love and death in Venice – Les Talents Lyriques @ Wigmore Hall
  • 27 Macbeth @National Theatre
  • 28 Time-Line – Thomas Gould @ King’s Place

三月

  • 01 FANNY & ALEXANDER @ The Old Vic
  • 02 Sasha Waltz: Korpor @ Sadler’s Wells
  • 06 Onéguine @ Opéra Garnier
  • 11 Michel Portal et Quatuor Van Kuijk @ TCE
  • 15 Millepied / Béjart @ Opéra Bastille
  • 16 Des canyons aux étoiles @ PP
  • 18 Cédric Tiberghien @ TCE
  • 27 Orphie et Eurydice @ Opéra Garnier
  • 30 Maria Munoz @ PP

四月

  • 01 La Tempête @ Comédie Française
  • 03 Fazil Say, Camille Thomas & Orchestre de chambre de Paris @ TCE.

今年听过最好的现场之一。Say 演奏贝三钢协充满活力,速度与强弱变化随心所欲却也极妙。清晰生动。喜欢他自己写的华彩。肢体动作十分有趣,有时右手在弹而左手在空中比划,像是要伸到钢琴里面;或者弹完一个段落后身体前倾双手放在琴上,扭头看向乐团,甚至有点想指挥的意思。与大部分老老实实坐着的钢琴家截然不同。

第三钢协之后是 Say 的大提琴协奏曲首演, 副标题 Never Give Up, 而小册子里 Say 这样介绍自己的作品:

Nous vivons dans un monde dangereux dans lequel les gens semblent en moins vouloir s’écouter et se comprendre. Ce concerto envoie un message aux hommes de bonne volonté pour qu’ils combattent les terrorismes, les guerres et qu’ils ne renoncent jamais à la paix et la beauté.

「在混乱的世界中也永不放弃交流与理解,向和平与美努力。」音乐大部分时候显露出粗砺的质感,一方是隐约可以听出土耳其色彩的打击乐,一方是二十世纪音乐的影响,正如 Say 自己所说: “de Debussy à Ligeti en passant par Bartók et Stravinski”. 提琴与乐队的声音相交杂,激烈对话中有时浮现柔和的旋律。末乐章在类似鸟鸣(一种像快板一样,被来回捋的乐器)与海浪(米筛!之前 Des canyons aux étoiles 里也有)的声响中结束。也很喜欢。

(下半场是海顿第八十六交响曲,差点没有睡着。。

  • 04 Paavo Järvi & Die Deutsche Kammerphilharmonie Bremen @ TCE. 乐团表现很好。Järvi 动作很激烈。速度感觉快了些,比较暴力?。。
  • 07 Sabine Devieilhe, Lea Desandre – Cantates Italiennes@ TCE.
    极佳。应该是我听过的最喜欢的声乐演出。Devielhe une voix transparent, articulation impeccable.
  • 08 Hofesh Shechter – Show @ Théâtre des Abbesses
    剧场在十八区蒙马特,还是第一次去。年轻舞者,在混乱中体现生命力:小丑杀人,倒下而后又站起。现场看完觉得还不错,但事后回想没有深层的触动,不像 Sasha Waltz. 音乐有时过于嘲杂。
  • 13 Quatuor Talich – Brahms & Schubert @ TCE
    Festival Pablo Casals 的一部分。最开始没仔细看,前一天才发现是 Talich 四重奏,而且还买到了一等座的青年票(十元)。Schubert 的 D.956 比起第一次听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更强烈的共鸣。幸福。
  • 21 L. A. Dance Project @ TCE. 可以说是我看过最失望的舞蹈了!
  • 26 Rotterdams Philharmonisch Orkest & 王羽佳 @ TCE. 怎么说,还是挺不错的。
  • 27 Anee Teresa de Keersmaeker @ Opéra Garnier

五月

  • 02 Peléas et Mélisande @ TCE
  • 03 Anee Teresa de Keersmaeker (2ème fois) @ Opéra Garnier

Read more ›

新年

1.
在十二月时我偶尔会想:或许该对今年做个总结。然而一是没有时间,二是不知如何下笔,而倏忽间已到达新的一年。于是先从较为容易的新年愿望开始好了。在2018年里,我想要做些什么,做到什么呢?

在运动中探索身体的表达。跑步,瑜伽,或是去健身房,规律的运动都对身体有益吧。然而更为重要的是倾听身体的响应。迈开步子,让身体的直觉选择前进的道路,感受那些运动中自然产生的灵感。

怀着热情行动,以行动唤起热情。直面自己的欲望与情感,试图去理解它们,与它们所产生的动力。像鸟的飞行那样简单敏捷。

爱与联系:在行动中与他人相连。

2.
写到这里回去看了一眼去年的新年愿望。准确地说,去年只写了一个新年读书计划,而且不出所料大部分都没有完成。(加粗的「读完 Either / Or」以及「读完『追忆似水年华』」十分显眼 T.T)然而我并不感到丝毫遗憾或是后悔(不要脸)。现在看来,读怎样的书更多依赖于当时的状态(如果可以说速度,加速度,朝向以及角速度),以及无法预料却也十分可喜的偶遇,因此计划并非那么重要。虽然如此,如果今年要列一个类似的清单,或许会是这样:

  • 继续17年没有完成的计划(是不是后面都不用写了= =
  • 上半年读完一本 Primo Levi, 下半年争取可以读神曲。
  • 开始读「おくのほそ道」,培养古文阅读能力

所以与其说是读书需要计划,不如说是学语言需要计划与自律。

在读书之外,仅有一些较为模糊的关键词。像是「坚持学习与读写,锻炼」,「耐心与坚持」,「每一天过得充实而有意义」。现在看起来就像是鸡汤一样ww 所以说写出理想的目标固然重要,更加重要的是如何向其前进。

3.
在制定具体的目标之前,先回顾一下过去的一年。当然,选择写下的与选择隐藏的,选择记住的与选择遗忘的,也许同样重要。然而,有些事可能只是单纯地被遗忘;或许会在将来某个时间被唤醒,或许永远堕入虚空:消失的可能性。

所以,在有所感触的瞬间或当天记录下它们。即使这些记录不完美,不能反映出经验一切的可能性,作为原材料依然十分重要。

回到正题。如果选取2017年中三件印象深刻的事,最先想到的是在瑞士徒步的经历,阅读 Spinoza 伦理学,以及开始喜欢舞蹈这三者。

4.
九月初去瑞士游玩的时候,中间有两天在 Lauterbrunnen 地区. 第一天下午接近三点从 Bern 抵达(上午在 Kunstmuseum 看了场极好的展览),安顿好之后迫不及待要尝试一条徒步路线。我天真地想:反正晚上回来也没事做,索性找条长点的路线好了,于是选择了某一条黄色的四小时路线。

悠闲的奶牛

悠闲的奶牛

在走过四十分钟的平地后,终于开始了向上的路程。地形比我想象的稍难一些,然而也没有难到令我立刻原路返回的地步:我想毕竟只是徒步而已。不规则的阶梯由石块或泥土构成,时而被粗壮的树根分割,其上布满碎石片。最初虽然狭窄,但找到落脚处并不困难。走了大约半小时,开始出现一些需扶着绳索前进的阶梯:或是因为狭窄,或是因为有溪水流过,湿滑的石面上可见希微的闪光。这时开始有些担心:如果下山时遇到这样的路,膝盖应该会有些吃力。

IMG_0110

就这样前进了大约一个小时,十分惊讶地遇上了一对老年夫妇(也是我在山上几个小时里唯一遇见的人)。他们拿着登山杖,穿着专业的衣服与鞋子,正在缓慢地下降中。我十分佩服他们的体力与勇气。碰面时打了个招呼,然后他们问我要去哪里。当时已快要五点,我说出目的地的同时也意识到或许我还没有到达半途。老先生听到之后摇了摇头,说「如果你在路上不休息拍照,或许还是可以到达;但前面有一座吊桥,通过时一定不要在上面停留或拍照,因为溪水来自上游融化的雪水。」

IMG_0109

分别后我们继续前进。短暂的上升之后开始了第一次下降,也开始听到水流的声音。下山的路果然难走一些。离溪水越来越近,空气中水雾在增加,而温度在降低。我一边走一边想:「还好不用从最初那一段路回去」。终于到了吊桥前,桥下的水流十分湍急,于是我也同样迅速地走了过去。再次开始向上攀爬。背包中的水已不到一半,而食物也仅有两三根能量棒。行进二十分钟后,路途逐渐平坦,正当我开始稍稍放松下来时,眼前的小道上出现了一段关上的栅栏。回想自己是否在哪个岔路口走错了?但并没有遇到岔路口。所以:是前进还是后退?阳光已不那么强烈,身体的疲劳感开始显现。

环顾四周无人后,我翻过了木质的栅栏,继续前行。树木变得浓密,道路上的光斑也稀疏了一些。虽然路面比之前都要平坦,但心中十分忐忑。可是不到十分钟后,便遇见了第二道栅栏。我抬头望向前方,依然还有很长的路;抬起手腕确认目前时间之后,我想「只能回去了吧」。

IMG_0133

下山的路如想象的一般艰难,而更令人挫败的是再次路过那些原以为不会再见的阶梯。下降,再次穿过吊桥,再次上升,开始单调的下降。没有登山杖确实非常困难。于是在路边捡起了两根金属棍替代。「会不会有什么用?」我当时想着,然而还是安全下山更为重要。最终下山时已接近七点半,而回到 Lauterbrunnen 时天已全黑。

后来回想起这半天的经历,总觉得非常奇妙。一方是许多想象与庆幸:万一我途中一脚踏空落下阶梯,还好没有扭伤脚或者膝盖,如果越过了第二道门会如何:如果在天黑前依然没有抵达目的地,如果抵达后发现已没有火车,如果…… 而另一方,是一种最为深切的活着的感觉:在一种危险或是风险之中,双眼与大脑与手脚协同,在石阶表面寻找落脚点并伸脚踏上,同时手伸向下一段绳索;面对眼前的无数的可能性,精神与身体同时运动,寻找最速下降的轨迹。体会到自然的无边与自身的渺小,同时却感觉自身与自然融于一体,参与最古老也最激烈的游戏:在自然与必然之中探索。时间不再在我之外,而是一种体验的模式,经验的组成部分:时间从内部决定着我的方向。

5.
今年是 Spinoza 年!准确地说是 Spinoza 逝世340周年。在暑期的时候偶然决定开始听去年买的 Ethics 有声书。当时的感受似乎在一篇豆瓣日志里已经写过了。之后买了两本 Deleuze 关于他的书,以及一本 Maxime Rovere 的新书 Le Clan Spinoza, 这两天回国也带着读。Spinoza 思想中关于运动,激情以及行动的论述我都非常喜欢。我想等我读完这三本书之后再写一篇博客好了~ (其实只是今天晚上没有力气写了

Spinoza Emerson Nietzsche Kierkegaard. 就叫做 Emerson Quartet 好了!(并不

6. 舞蹈
在 Inflow 那篇中稍微提到了一些。以及豆瓣上关于感动所写。在看芭蕾的同时,预感着这是一种新生活的开始。在新的一年里,或许会在巴黎实习,到时候就去学现代舞好了!

7.
其实准备写的内容比这些要多,但写的时候也意识到,回顾或者总结并不意味着把之前所有想写而没有写的东西补上。所以说还是要靠每天的工作。回想冬季对于北京的事情也想写下一些话,但拖延之后便没有时间了。

明天再来补充一些具体的计划吧。今天要睡觉了!!

High School

Kyoto

京都

暑假 书架

2015年9月9日的书架

大津一小时漫游

画像收集

绘画 摄影 及其它

France

Resonances:

  • Photography: Josef Sudek, 川内倫子, Jeff Wall, Pentti Sammallahti, 杉本博司, Wolfgang Tillmans, William Talbot、柴田敏夫、畠山直哉
  • Poetry: Dickinson, Wallace Stevens, Fernando Pessoa, Whitman, Tennyson, Pierre Reverdy, Octavio Paz
  • Painting: Morandi, Manet, Redon, Greco, Balthus, Paula Modersohn-Becker, Andrew Wyeth, 常玉、朱德群、赵无极

My Douban

#友達募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