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代餐,睡眠与荷尔蒙

最近几周晚上睡眠都很不好:感到一直在做梦,经常两三个小时就醒来一次等等。尝试了一些办法,例如多运动,睡前不使用电子设备等等,并没有起到多大效果。更令我困惑的是,手术后第一周睡眠明明还很好,之后生活方式也没有明显改变,睡眠质量却突然降低。直到昨天晚上才突然找到了一种解释。

代餐的组成

首先从代餐说起。在一月底做完口腔手术后,为了保护伤口,吃饭时需要佩戴一个上颚保护套 – plaque palatine. 进食也因此变得不那么方便。于是我想到了之前试过的代餐粉 Huel, 以及最近在法国出现的 Feed. 两者都是粉末形态。使用方法是加水冲匀,然后当做饮料喝下去。600 ml 的液体大概能提供 660 kcal 热量。两者间的不同主要在于蛋白质与碳水化合物的比例。Huel 每一百克中含有蛋白质29.5g, 碳水 37.1g, 比例约为0.8; Feed 则分别含有12.3g与53.9g, 比例约为0.23. 两者比例差了接近四倍。

此外,在手术之后的一两周时间里我主要用 Huel, 之后转到 Feed, 因为后者相对容易冲开,在法国买也比较方便。这一转变在时间上与睡眠的变化十分接近。于是,在蛋白质 – 碳水比例以及睡眠质量之间,是否可能存在某种影响关系?

不过实际上是以另一种路径达到的这一问题。

荷尔蒙及其影响

昨晚发现最近皮肤也不太好。想到之前看皮肤科医生时,他说下巴附近的痤疮是由激素过高引起。于是在网上搜索。看到有人说具体是因为 testosterone(睾酮,虽然叫这个名字但是女性也会有…)过高。

之后继续搜索造成 Tesosterone 过高的原因,以及其可能的影响。发现了以下两条结果:

1. 饮食中蛋白质/碳水化合物比例与血液中 testosterone 水平负相关。

Diet-hormone interactions: Protein/carbohydrate ratio alters reciprocally the plasma levels of testosterone and cortisol and their respective binding globulins in man – ScienceDirect 中有这样的观察:

Testosterone concentrations in seven normal men were consistently higher after ten days on a high carbohydrate diet (468 + 34 ngdl, mean + S.E.) than during a high protein diet (371 + 23 ~gdl, p<0.05)

Influence of dietary carbohydrate intake on the free testosterone: cortisol ratio responses to short-term intensive exercise training | SpringerLink 则观察到高碳水摄入能够避免运动后的 free testosterone 降低。

不过略微遗憾的是在这些文章中并没有找到对此机理的解释。

2. 高 testosterone 水平可能会引发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OSA), 降低睡眠质量

相关的文章有很多,例如 Influence of testosterone on breathing during sleep | Journal of Applied Physiology. 以及在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Syndrome Induced by Testosterone Administration | NEJM 的表格中也可以看到 apneic level 以及 total sleep time 与 free testosterne level 之间明显的相关性。

Screenshot 2019-03-06 at 14.30.22

此外,The association of testosterone, sleep, and sexual function in men and women – ScienceDirect 是一篇不错的 Review. 作者在3.1节中提到:

A marked reduction in sleep time was observed after testosterone administration (Liu et al., 2003), whereas testosterone raises the nocturnal metabolic rate (White et al., 1985), which can impair sleep patterns and, consequently, the quality of sleep.

总而言之,high testosterone level 至少可能从两个方面影响睡眠:加重 OSA,以及提高夜间代谢水平。考虑到我过敏以及鼻炎的病史,以及自己睡觉打呼噜的可能性,OSA 也就是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无疑是一种可能的原因。至于代谢水平高低并没有直接的感受。

联系

现在一切都可以联系起来了:最近的高碳水饮食先是导致了 testosterone 水平升高,这继而引起了睡眠问题。于是解决方法也十分简单:只要开始采用低碳水饮食就好了!此外,既然低碳水饮食似乎也可以减少炎症反应:Comparison of Low Fat and Low Carbohydrate Diets on Circulating Fatty Acid Composition and Markers of Inflammation,可以说是很有益了。

最终,一个插曲是 testosterone 水平与皮肤间可能并没有直接关系。Plasma Testosterone and Estrogen Levels, Urine Testosterone Excretion, and Sebum Production in Males with Acne Vulgaris 这篇文章中提到 acne – sebum 之间有着相关性,然而与 testosterone 却没有。此外,如Differential Rates of Conversion of Testerone to Dihydrotestosterone In Acne and in Normal Human Skin- a Possible Pathogenic Factor in Acne – ScienceDirect 中提到,造成 acne / sebum 含量多的或许是皮肤将 testosterne 转化为 dihydrotestoterone 的速率。

总之,人的身体运行的方式确实很神奇。以及想到 Spinoza 所说:「然而我们对身体又知道什么?」

Prise

1. 周日早上去攀岩。与一周前的首次尝试相比,手指与小臂肌肉适应了许多,虽然力量还十分不足,但好在不会几次尝试后便到达极限。离开前看见一个男生攀爬着中等难度的路线。仔细看时,才发现他没有左手:左侧胳膊结束在上臂的光滑末端。他一边用右手五指紧紧抓住墙壁上的凸起,一边用左臂寻找稳固的支撑点,双脚交替着向上攀登。在失败之后,重新开始。

之前读 Merleau-Ponty 时遇到 « Prise du corps sur le monde » 这一说法。corps – 身体, monde – 世界,prise : 抓握,搏斗(像是柔道)中的抓法,把手,岩壁上的支点; avoir du prise sur : 产生作用/影响。合在一起:身体对于世界的把握,可能采取的行动方式,取向与位置,决定着我与世界的关系。

在这一时刻重新体验这些概念。手握紧凸起或伸入缝隙,脚踩着支点,并不时地转动身体,移动重心,向上攀爬。每一个人凭借自身身体,决定一种把握与上升的路线。四肢与隐藏在岩壁中的重力对抗,却也更靠近力量的源头。

或许以相似的方式,我们得以理解生活、世界。prise 来自动词 prendre, 正如 comprendre – 理解。面对生活抛出的一个个问题(像是岩壁上散布的支点),在不断尝试中得以把握他们,以身体的感觉与直观发现其中的秩序,以动作连结起所有感知;在获得解答的同时,也开始真正地理解问题。Com-prendre :把握全体。

2. 回想起去年在瑞士 Lauterbrunnen 一次未做准备的徒步经历。虽然因道路不通而原路返回(在快天黑之前),但曾有如此感受:

一种最为深切的活着的感觉:在危险或是风险之中,双眼与大脑与手脚协同,在石阶表面寻找落脚点并伸脚踏上,同时手伸向下一段绳索;面对眼前的无数的可能性,精神与身体同时运动,寻找最速下降的轨迹。体会到自然的无边与自身的渺小,同时却感觉自身与自然融于一体,参与最古老也最激烈的游戏:在自然与必然之中探索。时间不再在我之外,而是一种体验模式,经验的组成:时间从内部决定着我的方向。

3. 时间。周六晚上去 Opéra Garnier 看了 Hommage à Jerome Robbins, 其中巴赫大无的一部分恰好是 Mathias Heymann. 美妙的音乐性。如果说普通的舞者可以抓住乐句的两端:从这一刻开始,到这一刻结束,而他表现着全部的过程,空间在时间中的延展,纯粹的运动(像是 Sylvie Guillem)。也因此毫无刻意,当音乐与舞蹈同时停止,一种惊讶的完成,发觉了某种秘密 — surprendre.

4. 尼采的秘密与永恒轮回的选择,Deleuze 曾这样写道:

Le secret de Nietzsche, c’est que l’éternel Retour est sélectif. Et doublement sélectif. D’abord comme pensée. Car il nous donne une loi pour l’autonomie de la volonté dégagée de toute morale : quoi que je veuille (ma paresse, ma gourmandise, ma lâcheté, mon vice comme ma vertu), je « dois » le vouloir de telle manière que j’en veuille aussi l’éternel Retour. Se trouve éliminé le monde des « demi-vouloirs », tout ce que nous voulons à condition de dire : une fois, rien qu’une fois. Même une lâcheté, une paresse qui voudraient leur éternel Retour deviendraient autre chose qu’une paresse, une lâcheté : elles deviendraient actives, et puissances d’affirmation.

Et l’éternel Retour n’est pas seulement la pensée sélective, mais aussi l’Être sélectif. Seule revient l’affirmation, seul revient ce qui peut être affirmé, seule la joie retourne. Tout ce qui peut être nié, tout ce qui est négation, est expulsé par le mouvement même de l’éternel Retour. Nous pouvions craindre que les combinaisons du nihilisme et de la réaction ne reviennent éternellement. L’éternel Retour doit être comparé à une roue ; mais le mouvement de la roue est doué d’un pouvoir centrifuge, qui chasse tout le négatif. Parce que l’Être s’affirme du devenir, il expulse de soi tout ce qui contredit l’affirmation, toutes les formes du nihilisme et de la réaction : mauvaise conscience, ressentiment…, on ne les verra qu’une fois.

在困难的岩壁前一次次尝试,反复的上升与下降,或是在同样音乐中的一次次舞蹈:在重复中把握、肯定自身,当虚无与被动被消去。

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 – William Forsythe

002.

1.
在 Sylvie Guillem 15年版波莱罗的评论里有人提到 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 于是找到了视频:

看完后十分震撼。电子乐与一种 electric atmosphere. 惊人的速度,力量与线条。发型与服装也很特别。古典的结构与元素,现代的语言。

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 由 William Forsythe 1987 年在 Opéra de Paris 创作,全长26分钟,上面的片断应该是最后的 pas de deux. 之后的1988年 Forsythe 在 Ballet Frankfurt 创作了 Impressing the Czar, 而 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 成为了其中第二部分。最近一次在巴黎演出应该是17年年初 Semperoper Ballett, Dresden 来访,可惜当时我还没有开始看舞蹈。

2.
18/19季 ONP 的芭蕾节目安排已公布了一段时间,回头看看似乎并不那么令人激动。如 Danse avec la plume 的评论所说,几场 classiques / néo-classique 集中在18年十一月到19年三月之间(Cinderella 和 La Dame aux Camélias 时间几乎重合),而剩下的时间并没有多少演出。虽然我个人可能更喜欢 néo-classique 及之后的舞蹈,但在 ONP 还是希望看到更多经典像是 La Bayadère ou Giselle.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18/19年在 Festival d’Automne 已经有近十场演出,再在 Opéra Garnier 以五到十倍的价格多加一场意义可能并不大。至于 Ohad Naharin 以及 Martha Graham Company 也可能更适合 Théâtre de la Ville 而不是 ONP.

总之,如果不是 Création(像是上面的 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过多的 danse contemporain 对于 Ballet de l’Opéra de Paris 的舞者来说来说很可能是一种浪费。17/18季中的 Thierrée/Pite/Pérez/Shechter(唯一没去现场的一场),开头的 Frôlons 换做任何舞团都可以胜任,与其说是舞蹈不如说是游乐园表演,还有观众们在一旁拿着手机纷纷拍照。相反,Alexandre Ekman – Play 作为 Création 是这一季度中最为精彩的演出之一。

Maurice Béjart – Boléro

« Dansez, sinon nous sommes perdus » — Pina Bausch

随着 Opéra de Paris 17-18季结束,即将迎来没有演出的夏季。在这两个月里想分享一些新看到的,或一直很喜欢的舞蹈视频。虽然之前在别的地方可能已说过,但依然值得重负:过去一年中发现舞蹈是最令我喜悦与感激的事情之一。

以及:文字部分仅是我(作为门外汉)的一些感想,或许看视频就足够。

波莱罗

今年3月15号晚上在 Opéra Bastille 第一次看到了波莱罗。开头鼓声在黑暗中响起,之后在黯淡的灯光下出现一只伸开的手,从身体侧面上升到头部,扭转手腕后贴着身体降下。换到另一侧。接着双侧同时。而此时在灯光下看见舞者(Mathias Heymann)全身,以及他脚下红色的圆桌。动作速率依从笛声,身体摇晃的节奏合着鼓点。肌肉与肋骨的线条在灯光下清晰可见,同时也有一种极为 félin / féminin 的魅力。步伐充满弹性像是豹(或猫)。音乐逐渐加快,舞也愈加剧烈。双手掷向天空,像是在仪式中祈求或是命令着什么。四周坐着的舞者们逐渐站起,围在红桌附近,赤裸上身摇晃着手臂,看向舞台中央:轻盈地跳起,重重地拍向地面。令人透不过气的速度与力量。直到结尾处舞者全部攀上圆桌,无数向着天空的手随音乐停止而落下而灯光也熄灭——令人无法忘记的瞬间。

十分巧合的是,在 Youtube 上竟然发现了一段现场的视频(虽然不是一天而且像是偷拍

因此可以先看下面这一版本:

Sylvie Guillem

之所以会想到波莱罗,还是前两天看到18-19季巴黎与里昂会有不少场 Jiri Kylian(音标比较难打暂时忽略),在网上看视频时偶然跳转到了 Sylvie Guillem 跳的这一版。


B站链接

看的时候好几次流泪。实在是太伟大的诠释。身体控制,音乐性,肢体的表达,都近乎完美。比方说双手从交叉到打开的动作,普通的舞者像是只抓住两端:从这一刻开始,到这一刻结束。Sylvie 则能表现出整个过程,手臂的弧度与指尖的弧线,速度与加速度(与更高阶),时间在空间中的延展,纯粹的运动。在细节上的表现力比后来看过的其它版本都要好:只需看开头手腕旋转就可感觉到。以及末尾的眼神:无与伦比。

以及也是后来才知道:这是15年她在50岁时在东京的告别演出。随即有一种:「要是我早生两年就好了」的想法……

鼻内镜

4.27

今天出院了!从上周五到这周三一共在医院里待了六天时间。目前一切感觉都好。

周五住进去做了些检查,包括心电图和胸片这样的常规项目,以及过敏原检测与鼻阻力测试这样稍微特殊些的,挺有意思。周末两天严格意义上说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所以基本都在看书,看完了两三本,包括 Beowulf:

beowulf

周一做了手术,医生说很成功~ 最痛苦的时候与以往一样,是刚从麻醉中醒来的那段时间。因为全麻需要从嘴里插入导气管,会觉得喉咙极疼并且呼吸不畅。好在最初的两小时过后就可以喝水了,再之后就轻松多了,六小时之后鼻子的伤口痛感已然很轻微。不过会间断地从鼻腔里流出血水。

周二到周三依然是休息,不过这两天看书的时间减少了很多。周二晚上睡前发现口腔里的伤口附近有许多浓稠的血,当时吓了一跳来回擦了好几次,不过渐渐就没了。所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时会想,虽然做手术有些痛苦,不过做完之后身体与精神都在变得越来越好吧。住院期间用手机记录了不少其它感想,之后有空再慢慢发出来。目前重要的是休息!

4.21

明天要住院准备做鼻内窥镜手术。今年三月份时发现有时会闻到一种奇怪的味道,于是去校医院看了一次,医生说没什么问题。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意识到:也许和去年的口腔手术有关。于是又去拍了 CT 结果显示右上颌窦充满阴影,是炎症感染引发的积液,而感染的原因正是口腔手术之后口腔与上颌窦之间有一点连通。

然而真正意识到两者之间的联系却花了我六个月时间。去年出院回家之后就有类似于鼻窦炎的症状,因为两三天就消失了,当时也没有太在意。冬天里有两次真正的急性鼻窦炎,一开始还以为是感冒,诊断是鼻窦炎之后依然还以为是独立的症状。。得出解答之后,每一个现象与原因之间的推断都变得十分显然。然而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认识到真正的原因呢?知识与意识的不足?

不过最终能够自己发现问题的根源也可以满足了。后来医生告诉我上颌窦的炎症也会影响上颚的伤口,做手术不仅可以解决鼻窦炎的问题,也可以加快口腔愈合。可喜可贺

对于做手术并没有多少负面的情感,虽然全身麻醉后醒来的时刻十分痛苦(不是伤口而是呼吸),不过其它时候都很可以忍受。住院后手术前还可以读不少书,比如说去年读了一半源氏物语以及尝试读了一点点 Ulysses. 没有太多要想要做的心情也十分平静。医院里像是另一个世界。试着猜想穿着病服坐在床上眼神静止的人们在医院之外有着怎样的生活。一次次穿过明亮的走廊,将目光投向明暗不一的病房中站立与仰卧的人们。无聊与焦虑交织的暧昧气氛,某种日常的停止。各式各样的欲望。Give me life.

以及,发现有时人们对于医生以及医院的期望并不合理。在自己吸烟喝酒时会觉得是一种自由,常常漠视身体的感受,而等到数年甚至数十年积累后产生病症,且影响不可忽视时,才想起来去医院。并且要求医生又快又好地治疗,一旦有什么问题,会觉得全是医疗体系的问题。事实上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呢?实在是太一厢情愿了。

如何提高自由泳水平

最近都是想到什么些什么,今天写一篇具体一点的。几周前想写过一篇关于“改变”的文章,然而后来写得太抽象因而没什么价值。所以通过一些具体的例子来说明生活中可能的改变。

我左肩受过伤(现在基本好了,虽然动起来会有各种响声,在 configuration space 边界处略有刺痛),在13年的时候游泳又疑似伤到了肩袖,所以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游泳。在去年暑假决定重新开始锻炼身体之后,想到了改变自己的自由泳姿势,或许可以减少疼痛,以及达到更好地运动效果。(现在体会到运动的 mechanism 非常非常重要

于是在亚马逊上买了这本书:Swim Speed Secrets for Swimmers and Triathletes: Master the Freestyle Technique Used by the World’s Fastest Swimmers. 才发现名字有这么长。。 虽然看起来是给很专业的运动员用的,但主旨很明晰:自由泳的关键在于手臂的动作。作者还用了 Pareto Principle 来说明与之相比其他技术例如换气或者打腿都不那么重要,比如说20世纪初一个德国运动员叫 Weissmuller 说游泳的时候头应该高出水面越来越好,并且屁股应该保持不动;现在看来这些都是不科学的,然而他拿了五块奥运金牌并且 100 米的时间是 57.4 秒(1924),而现在的世界纪录是 46.91 秒(2009).. 还是相当喜感的。

johnnywei3-1396028556-98

I swim with my chest and shoulders high in the water. This enables me to hydroplane, like a speedboat, reducing resistance to a minimum.

回到正题。手臂的动作应该怎样呢?为了速度更快,需要增加与水作用的冲量(似乎原文没这么说),而这是通过使大小臂在划水时保持正确的角度实现的。几个要点是:手肘外展,肩膀靠近脸颊,小臂垂直向下。感觉要我用几句话把一本书所说的内容说清楚是不太现实的,感兴趣的话可以买一本她的书(后来有一本似乎包括了四种泳姿),以及在 Youtube 上看一些教学视频。

Speedo 的教学挺好的

Speedo 的教学挺好的

Youtube 上游泳的视频相当多了,有些很有意思,比如说一个身材很好的女生的视频底下有评论因为夸她屁股好看是不是物化女性这个问题而吵起来了。。孙杨伦敦奥运 1500 的很不错,虽然孙杨看起来比较二。Thorpe 很优雅,Phelps 吧不太好用语言描述。

自从改变动作之后肩膀就没有疼过了,而且每次游完了都感觉挺舒服的。。目前我最大的问题是肺活量不足(小时候开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