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整理过去笔记时发现的一些片段。

1402
Châtelet,等车的男人抱着一束花,用手摩挲着黄色的包装纸,其中白色的花瓣隐约可见。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我或许会想今天日期的意义,而他应该只会想到某个特定的人吧。

波尔多
薄雾不足以遮挡视线,足以使事物变得模糊。灰色泛黄的冬季景象,与国内并无大异。出现了可爱的电线杆,顶端伸出直角形的支架,像是短短的手臂。接着是白色的风机,在灰白的雾中变得柔和。三片修长而匀称的桨叶缓慢的转动,搅动着沉重的空气。在前进中看着它们逐渐后退,在消失前瞬间看见银色的信号灯亮起,告别的眨眼致意。

水的领域
火蔓延过土地并向上方离开后
降临下雨水在泥土的裂缝中
与地表下涌出的泉水汇合
浮现许多银色的方镜

夜间巴士上
在树枝间飞速穿梭的光点逐渐组装成更大的碎片,明暗相间的瓷盘,上面有变动着的细小裂纹。在不停消去的房屋上平移,光晕弥漫在树与树的间隙。直到成为月亮消失在雾里。

早上
醒来听见雨水,或是雨拍打窗玻璃而我醒来。似乎做过几个梦,无法想起梦见了什么,依稀说过「不完整中…通向更高」。此刻,梦的碎片在白色的网里叮咚作响,发出更高的声音。

透明玻璃上透明的雨滴。早上起来还没戴眼镜,凑近看时发现每个雨滴里都有一个抖动的像。是对面楼的窗与红瓦屋顶,或是灰色一致的天空。因雨水的形状而扭曲,形成无数的不同的视角,透过我的眼睛看见。

飞鸟 心跳
「一瞬间停止心跳」,像是空中的小鸟在一拍子间停止挥动翅膀,在开始下坠的瞬间继续,上升。

间歇泉
让我充满生命的泉水
咕嘟咕嘟地向外溢出

忘记
而后回忆 再次想起 在空白的空间里 云朵一般形成形状 滤过那些遗忘的 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