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文的荒漠里,现在或许是正午。「出生在沙漠里的人不会意识到他处于怎样的贫乏,而穿过沙漠的人或许可以」。然而后者也不知道,在眼前无尽的沙丘之后会是绿洲,新的沙漠,或是一个世界的尽头。

在七十周年庆典前后发生的事:一些论坛从九月初开始维护到十月七日晚上,VPN大规模失效,豆瓣广播禁言。今天早上听歌时,发现虾米音乐的评论竟然也在维护。

一方是强制或自发的失语,另一方则是激愤的尖叫:愤怒,仇恨,暴力,被允许的立场内,低劣的言语震耳欲聋。

我们的声音丢落在了哪里?在何处还可以用中文自由地讨论,表达?这甚至不关于国家身份。虽然几乎已不再感觉自己是一个「中国人」,也未感到遗憾;然而见证一种语言与言论环境以这样的速度恶化,更加令人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