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9
在雨天让我唱一首奇异的歌
即使不被听见在无人的路
让我不再了解我的快乐
仅需柔软注意的倾注—

在天空与大地间
我呼唤一切未发生的—
羊群与云或许会听见
此刻它们如雨水下落

01.10
我没有祖国
也不再有故乡—
双脚下的土地不属于我
或许也不属于任何人

我无法为他人骄傲
或感到羞愧
不服从也不需从属
不愿恨 并称之为爱

迁徙 洄游 游牧:
当生命的季节与自身同样漫长
永恒轮回也仅需唯一的重数

所以,世界中无门入的漫游者啊—
在黄昏大地上采集盐与彼岸的花
为死去与未出生的人们 喂养两只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