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固定的价值判断一切,对万物抱有意见并反复宣扬,像是「不喜欢同性恋」,「黑人该被歧视」,甚至「穆斯林应该被关进劳改营」,可能是种常见也同样愚蠢的行为,并且其愚蠢不因具体意见如何而改变。

持有意见,产生判断,并不意味着思考;相反,依照确定的价值得出事先预料好的结论,如官吏拿印章,在每一件事物上盖下朱印:一种离思考最远的活动。在这里作用的仅是模仿或服从,及虚幻的主动性。

可以称之为静态判断。它是种被动过程:并不与行动相连,而是由固定的价值决定,并进一步维护、强化现有状态。更重要地,它是一种终点:既然已经得出意见就没有继续思考的必要。说出第一段三种意见的人,希望凭此判断将同性恋,黑人,穆斯林排除在他们的世界之外。或者说,将原本令其感到不安的概念或事物,缩减并隐藏在这些意见之中。固定的意见也固定下对象中活动的,可能创造新价值,或扰乱、破坏原先价值的力量。静态判断是被动的防御(虽然语言上常具攻击性),虚弱的自我安慰,尼采所说的「奴隶道德」。

动态判断与主动的行为相联,不断改变自身,创造新的价值。动态判断首先是一种运动:实现自身潜能或 puissance 也同时理解对象。一种在行动中获得的知识。或者说,如果一种判断不能改变任何行动决策,那么它毫无存在必要。动态判断改变自身,正如经验走在无尽的阶梯上:也像 reinforcement learning 中每一时刻对行动的评估都引向新的评估。以及,感受对象所引发的快乐,悲伤或愤怒,将它们视为理解的过程,而不是以审判将其隔绝。最终,创造新的概念与价值:因为现有的概念由过去的问题产生,在过去的问题中拥有价值;当问题变化,也需要切分概念而后重新组合,如同将拼接好的积木拆开后建造新的建筑。在这里历史提供无数的材料,与创造的范例。动态判断意味着生产新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