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想当某一个问题结束之后生活便会变得更好:确实是变得更好了,也因此可以企及到更好的部分。Emerson: 经验走在无尽的阶梯上。

并不会忽然从不幸变得幸福,也不会反过来,从幸福变得不幸。像莫比乌斯带上爬行的蚂蚁,在某一时刻是否会认识到,生命并不存在那么多的可能性(一切都在一个平面上,无限的平面,永恒循环,旋转),不再像从前,觉得一切还都是可能的。如今,一切都是必然的,或者说应该令一切成为必然。Deleuze: La vie, c’est un coup de dés nécessairement vainqueur.

自由的生活必然有它所要面对的困难。新的生活方式在反抗阻力,发现新的力量同时产生。写作,绝望之书。

曾经相信无法写小说。因为我无法想象他人的生活,无法创造生活。可是,只要还相信自己无法写作这一事实便确实无法写作,「无法写作也就无法生活」。除非在这种不可能内部开始,从一种绝望开始,从没有差异的尽头开始。所有的不可能最终都成为可能,否则便没有必要宣布这一不可能。就像人们说:人工智能不可能超过人类,时间不可以倒流,而不会说:人不可能变成西兰花。

内在体验,新的句法,改变了的声音,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