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因为缺少相关的训练,所以很难写与音乐相关的感受,不过还是想记录下来。

最近很喜欢巴托克的音乐。去年从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 Bartók / Beethoven / Schönberg 芭蕾中听到了第四四重奏,印象深刻: violence, attack(ATDK 似乎说到了这个词),或者说是 aggression.

前段时间看到 Quartet Diotima 新出了弦四全集,于是完整地听了一遍。喜欢上了第五,从第一乐章的动态直到最后两个乐章末尾奇异却极为感人的旋律。之前贝多芬四重奏中很喜欢 Op.132 与 Grosse Fugue, 听了巴托克后感到他就像从晚期贝多芬出发到达了新的区域。

1.
人的声音。回国期间去高中看了数学老师,在说到某些话题时,她声音突然变得很轻也清晰,像是对着空气说话,悄然流露的声音,和音乐类似,一瞬间极大的 variability.

在不认识的人里,我最喜欢 F9 的声音。虽然仅在歌声中听见,但令我觉得如果有一天世界也可以开口说话,应该(或者说希望)就是这样的声音吧。

2.
「世界」可能是一种不准确的说法。并不是某个全体的声音,而仅仅是他者,对话的另一方,脑海中唯一的另一个声音。自己思考时听见的是自己的声音,但有时未经预料的一个想法会突然出现,以某种温和却也庄严的声音。像是 Deleuze 所说:Il n’est ni sujet ni objet : c’est l’irruption dans ma vie d’un monde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