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词源

了解词源是语言学习中我认为最为有趣的事情之一。在这篇日志里会记录一些平常看到并喜欢的词源,以及由此产生的联想。

pedigree

pedigree 的意思是谱系,血统。根据 American Heritage Dictionary, 他来源于 Middle English 中的 pedegru, 由 pe de grue 这三个语素合成. 其中 pe 和脚相关,与 pediatrician 中的 pedi- 相似。de 与法语里的 de 意思相同,像是英语 “of”(我一直觉得“的”与 de 读音相近方向相反十分神奇。)。 grue 是 crane,鹤的意思。pe de grue 合在一起,便得到了「鹤足」,而谱系图中的继承线条,不正像是细长而分叉的鹤足形状吗?真是一个十分生动而充满想象力的词源。

鹤足在沙滩上留下的脚印很快被水流冲刷而后消失,而家族与谱系在时间长河中的命运又如何呢?

enthusiasm & 神様のお陰

第一眼看上去没有什么关系的两个词。前者意为热情,后者意为神佛的庇护。

enthusiasm 的词源是:

early 17th cent. (in sense 2): from French enthousiasme, or via late Latin from Greek enthousiasmos, from enthous ‘possessed by a god, inspired’ (based on theos ‘god’).

如果我们想象「神様のお陰」是被笼罩在神的阴影之中,那么它的意象与 enthous 很是相近。以及由此想到,拥有生活的热情(在最根本的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一种神灵的庇护与保佑呢。

距离与欲望

0.
一月份看本雅明时读到

Namely, the desire of contemporary masses to bring things “closer” spatially and humanly, which is just as ardent as their bent toward overcoming the uniqueness of every reality by accepting its reproduction. Every day the urge grows stronger to get hold of an object at very close range by way of its likeness, its reproduction.

我很喜欢「让事物离自身更近的欲望」这一说法。从摄影、电影到现在的网络、手机与各种新的交互方式例如 Microsoft Hololens,使得人们与事物越来越近:无论何时何地拿出手机就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新闻。这种欲望产生一种新的几何,事物变得“平等”,却失去了一些十分重要的差别:世界像是被压扁了。

后来,也就是春节这几天读了一些 Rene Girard: Je vois Satan tomber comme l’éclair, 其中 “le désir mimétique” 这一概念让我受到启发:欲望是模仿的,人们对于邻人物品的欲望(le désir du prochain)是古代社会中冲突的源头,而十诫最后一条即为防止人们觊觎邻人所有而存在:

Thou shalt not covet thy neighbour’s house, thou shalt not covet thy neighbour’s wife, nor his manservant, nor his maidservant, nor his ox, nor his ass, nor any thing that is thy neighbour’s.(Exodus, 20)

Benjamin 以及 Girard 的思考都与欲望与距离相关。前者观察到现代人有着将任何事物拉近的欲望,而后者发现古人对邻人的模仿式欲望(当然远不止于此)。然而,欲望是什么?或许欲望的本质即是「使欲求的对象来到自己身边」,它并非现代人特有。古代社会的距离感决定了欲望的对象处于局部世界中,位移少而多一致,便自然体现出一种模仿性。现代媒介使得地理位置不再是一种限制,远处的事物轻易地来到了自身附近,因而失去了原有的 aura.(如果移动的不是对象而是人本身又会如何呢?) 本质相同的欲望因为媒介与几何的不同,拥有了不同的表现形式。

欲望就是「使欲求的对象来到自己身边」,这么说有多少道理?于是我查了一下英语中 desire 一词的词源:
ORIGIN mid 17th cent.: from Latin desiderat- ‘desired’, from the verb desiderare, perhaps from de- ‘down’ + sidus, sider- ‘star’.
也就是「使天体落下」,真是美丽而深刻的词源呢。(虽然实际上是说因天体落下而感到缺憾

1.

随想

  1. 表达 豆瓣上看见一句评语“重复的自我表达,耐受性不高”。仔细想想这句话的蕴含着什么?自我表达是艺术的目的(之一?),然而不同作品表达的方式大相径庭。在伟大的作品中,自我表达拥有一种普遍的生命力,艺术家在寻求自我的过程中达到了人(作为一种理想)所追求的高度。在平凡的作品里,个体意识时常是一种局限,它使得形式与语言朝向内部的世界,显得单调与重复。这里有太多“我”,但观者所想见到的那个真正重要的“我”却不在场。在思想以外,问题或许在于艺术家所掌握的形式,因为形式是表达的手段。贫乏的形式只能带来令人不悦的重复(参看中国现代艺术家),而深刻的形式永无竭尽的方式表达一个看似简单的核心(here goes a list of great painters)。
  2. 词语 在写关于摄影的论文之时,我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将某些想法用词语表达是如此的困难,也逐渐开始对文字及语义产生了兴趣。比如说,使人得以欣赏艺术品的那一部分(一部分什么?),应该如何命名?是理性,判断力,还是其它?我们用于分析事物的这一套语言体系,有着怎样的功用与限度?(想到数学集合论公理化)。将事物分解为许多部分,命名而后分析,这种过程能得到什么,不能得到什么?不同的人对于语言所指事物的认识,有多少是相同的呢?对于美的定义,以及对于科学的定义,意味着什么?词语是不是可以看成一片片云呢(text cloud),以其为中心聚集着词语的联想,事实与图像,阅读的文本,无形的思想,还有听觉,触觉,无尽的记忆与印象。“雨”这个字,落在每个人心中,激起的涟漪又是怎样?(on the surface of those vivid images )。所以说语言,记忆,还有感受着世界的人,真是太奇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