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十二月时我偶尔会想:或许该对今年做个总结。然而一是没有时间,二是不知如何下笔,而倏忽间已到达新的一年。于是先从较为容易的新年愿望开始好了。在2018年里,我想要做些什么,做到什么呢?

在运动中探索身体的表达。跑步,瑜伽,或是去健身房,规律的运动都对身体有益吧。然而更为重要的是倾听身体的响应。迈开步子,让身体的直觉选择前进的道路,感受那些运动中自然产生的灵感。

怀着热情行动,以行动唤起热情。直面自己的欲望与情感,试图去理解它们,与它们所产生的动力。像鸟的飞行那样简单敏捷。

爱与联系:在行动中与他人相连。

2.
写到这里回去看了一眼去年的新年愿望。准确地说,去年只写了一个新年读书计划,而且不出所料大部分都没有完成。(加粗的「读完 Either / Or」以及「读完『追忆似水年华』」十分显眼 T.T)然而我并不感到丝毫遗憾或是后悔(不要脸)。现在看来,读怎样的书更多依赖于当时的状态(如果可以说速度,加速度,朝向以及角速度),以及无法预料却也十分可喜的偶遇,因此计划并非那么重要。虽然如此,如果今年要列一个类似的清单,或许会是这样:

  • 继续17年没有完成的计划(是不是后面都不用写了= =
  • 上半年读完一本 Primo Levi, 下半年争取可以读神曲。
  • 开始读「おくのほそ道」,培养古文阅读能力

所以与其说是读书需要计划,不如说是学语言需要计划与自律。

在读书之外,仅有一些较为模糊的关键词。像是「坚持学习与读写,锻炼」,「耐心与坚持」,「每一天过得充实而有意义」。现在看起来就像是鸡汤一样ww 所以说写出理想的目标固然重要,更加重要的是如何向其前进。

3.
在制定具体的目标之前,先回顾一下过去的一年。当然,选择写下的与选择隐藏的,选择记住的与选择遗忘的,也许同样重要。然而,有些事可能只是单纯地被遗忘;或许会在将来某个时间被唤醒,或许永远堕入虚空:消失的可能性。

所以,在有所感触的瞬间或当天记录下它们。即使这些记录不完美,不能反映出经验一切的可能性,作为原材料依然十分重要。

回到正题。如果选取2017年中三件印象深刻的事,最先想到的是在瑞士徒步的经历,阅读 Spinoza 伦理学,以及开始喜欢舞蹈这三者。

4.
九月初去瑞士游玩的时候,中间有两天在 Lauterbrunnen 地区. 第一天下午接近三点从 Bern 抵达(上午在 Kunstmuseum 看了场极好的展览),安顿好之后迫不及待要尝试一条徒步路线。我天真地想:反正晚上回来也没事做,索性找条长点的路线好了,于是选择了某一条黄色的四小时路线。

悠闲的奶牛

悠闲的奶牛

在走过四十分钟的平地后,终于开始了向上的路程。地形比我想象的稍难一些,然而也没有难到令我立刻原路返回的地步:我想毕竟只是徒步而已。不规则的阶梯由石块或泥土构成,时而被粗壮的树根分割,其上布满碎石片。最初虽然狭窄,但找到落脚处并不困难。走了大约半小时,开始出现一些需扶着绳索前进的阶梯:或是因为狭窄,或是因为有溪水流过,湿滑的石面上可见希微的闪光。这时开始有些担心:如果下山时遇到这样的路,膝盖应该会有些吃力。

IMG_0110

就这样前进了大约一个小时,十分惊讶地遇上了一对老年夫妇(也是我在山上几个小时里唯一遇见的人)。他们拿着登山杖,穿着专业的衣服与鞋子,正在缓慢地下降中。我十分佩服他们的体力与勇气。碰面时打了个招呼,然后他们问我要去哪里。当时已快要五点,我说出目的地的同时也意识到或许我还没有到达半途。老先生听到之后摇了摇头,说「如果你在路上不休息拍照,或许还是可以到达;但前面有一座吊桥,通过时一定不要在上面停留或拍照,因为溪水来自上游融化的雪水。」

IMG_0109

分别后我们继续前进。短暂的上升之后开始了第一次下降,也开始听到水流的声音。下山的路果然难走一些。离溪水越来越近,空气中水雾在增加,而温度在降低。我一边走一边想:「还好不用从最初那一段路回去」。终于到了吊桥前,桥下的水流十分湍急,于是我也同样迅速地走了过去。再次开始向上攀爬。背包中的水已不到一半,而食物也仅有两三根能量棒。行进二十分钟后,路途逐渐平坦,正当我开始稍稍放松下来时,眼前的小道上出现了一段关上的栅栏。回想自己是否在哪个岔路口走错了?但并没有遇到岔路口。所以:是前进还是后退?阳光已不那么强烈,身体的疲劳感开始显现。

环顾四周无人后,我翻过了木质的栅栏,继续前行。树木变得浓密,道路上的光斑也稀疏了一些。虽然路面比之前都要平坦,但心中十分忐忑。可是不到十分钟后,便遇见了第二道栅栏。我抬头望向前方,依然还有很长的路;抬起手腕确认目前时间之后,我想「只能回去了吧」。

IMG_0133

下山的路如想象的一般艰难,而更令人挫败的是再次路过那些原以为不会再见的阶梯。下降,再次穿过吊桥,再次上升,开始单调的下降。没有登山杖确实非常困难。于是在路边捡起了两根金属棍替代。「会不会有什么用?」我当时想着,然而还是安全下山更为重要。最终下山时已接近七点半,而回到 Lauterbrunnen 时天已全黑。

后来回想起这半天的经历,总觉得非常奇妙。一方是许多想象与庆幸:万一我途中一脚踏空落下阶梯,还好没有扭伤脚或者膝盖,如果越过了第二道门会如何:如果在天黑前依然没有抵达目的地,如果抵达后发现已没有火车,如果…… 而另一方,是一种最为深切的活着的感觉:在一种危险或是风险之中,双眼与大脑与手脚协同,在石阶表面寻找落脚点并伸脚踏上,同时手伸向下一段绳索;面对眼前的无数的可能性,精神与身体同时运动,寻找最速下降的轨迹。体会到自然的无边与自身的渺小,同时却感觉自身与自然融于一体,参与最古老也最激烈的游戏:在自然与必然之中探索。时间不再在我之外,而是一种体验的模式,经验的组成部分:时间从内部决定着我的方向。

5.
今年是 Spinoza 年!准确地说是 Spinoza 逝世340周年。在暑期的时候偶然决定开始听去年买的 Ethics 有声书。当时的感受似乎在一篇豆瓣日志里已经写过了。之后买了两本 Deleuze 关于他的书,以及一本 Maxime Rovere 的新书 Le Clan Spinoza, 这两天回国也带着读。Spinoza 思想中关于运动,激情以及行动的论述我都非常喜欢。我想等我读完这三本书之后再写一篇博客好了~ (其实只是今天晚上没有力气写了

Spinoza Emerson Nietzsche Kierkegaard. 就叫做 Emerson Quartet 好了!(并不

6. 舞蹈
在 Inflow 那篇中稍微提到了一些。以及豆瓣上关于感动所写。在看芭蕾的同时,预感着这是一种新生活的开始。在新的一年里,或许会在巴黎实习,到时候就去学现代舞好了!

7.
其实准备写的内容比这些要多,但写的时候也意识到,回顾或者总结并不意味着把之前所有想写而没有写的东西补上。所以说还是要靠每天的工作。回想冬季对于北京的事情也想写下一些话,但拖延之后便没有时间了。

明天再来补充一些具体的计划吧。今天要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