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houghts inspired by reading

新年读书计划

去年读书不多,今年要抓紧时间读书(还有听

1. Nietzsche,Kierkegaard, Emerson. 这种归类或许有些奇怪,但阅读时能够感受到一种共同的东西。最近在听尼采的《悲剧的诞生》,作为早期作品还没有显露出他后来独特的风格;而我读过的希腊悲剧也仅限于一点索福克勒斯,所以与几年前相比阅读的体验没有明显增强。或许 Human, All Too Human 读起来会更有感触。

Kierkegaard 其实一直没有正经读过,Fear and Trembling 没有读完,Works of Love 也是。今年的目标是读完 Either / Or.

Emerson 不需要一个具体的目标,时常找一篇 essay 或者 journal 来读就好。

2. 日本文学。古典文学首先读完『奥の細道』,之后有时间的话和泉式部与清少纳言。现代文学,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

3. 法语。今年要多读一些法语书。年初先读完 Les mouettes sur la Saône, 之后或许会买纸质版的 Proust 来读。目标是今年读完《追忆似水年华》好了!
(说起来简单。。

4. 英语:继续读诗。从家里带过来的 Dickinson, Whitman 以及 Stevens 坚持读就好。当然其它的诗人也要读。小说的话,更多选择有声书。

5. Non-Fiction. 我一直觉得这种分类方法有些奇怪,不过对于英文新书还是有一定意义的。今年的目标是多读一些历史方面的,比如说 Tony Judt.

6. 植物学。这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呢,今年上半年读 La forêt redécouverte, 下半年读 La botanique redécouverte. 等到春天来了,可以带着图鉴去公园里散步。每个月写一篇植物学笔记好了!!

7. 速度:习惯了慢慢读书,现在意识到对于一些新书,完全可以略读。

8. 时间从哪里来?答案很简单:少上网。

六月回顾

虽然理论上应该每个月回顾一次,不过直到现在才第一次回顾呢。

1. 今年目前为止读了两本尼采,先后是《悲剧的诞生》与《道德的谱系》。前者非常早期,尼采特殊的风格还没有形成,但明显感觉到很强的古典学功底,只是没有后来那么自然。而后者相对晚期,那种美妙而成熟的风格让人十分喜爱。下半年的话,读一下 Kierkegaard 的法语翻译版好了。同时也可以读 Deleuze 写的尼采。也可以读尼采的 Aurore.

2. 上半年读完了一本三岛的《春雪》与一本挪威的森林。两者都是在后半段时兴趣有些消退。古典文学,像是芭蕉还有和泉式部,虽然我非常喜欢,但是现在来说还太难了,也不着急。下半年可以先看完挪威的森林,以及天人五衰。

3. 法语的话,先继续多读一些 Chauviré, 七月份开始读普鲁斯特好了!但是先要找到好的纸质版。。

4. 英语诗歌不需要太强调。。Crane 可以多读一些。

5. 历史学 Tony Judt 读完了 Ill fares the land, 但是欧洲史那本有些长读得不够快。需要学会略读呢,遇到不感兴趣或没有启示的部分直接跳过去好了。然后哲学和社会学和经济也都多读一些好了,像是 Charles Taylor, Max Weber(新教伦理并不是那么的吸引我,可能需要看一些更加近代的东西吧。Bourdieu?),以及 Keynes 或者 Adam Smith. 这些书都是可以略读的。

6. 植物学。这一部分差的最多呢,因为词汇的困难。不要害怕!开着电脑学就好了。也要多观察呢。嘻嘻。

7. 速度确实可以加快呢。时间也非常重要。自从买了 Airpods 之后上班的路上听书的时间明显变多了,很好。剩下的就是在家的时候少上网了。

8. 没想到上面已经说了啊。

9. 重要的是,对于那些实用书籍,要想着如何将书中的内容转化成自己生活中的实践。通过试验与改变,改变自己的生活!

「野ざらし紀行」与两首汉诗

1. 「明ぼのやしら魚しろきこと一寸」
Alain Walter 在注释里提到了杜甫的两句诗:「白小群分命,天然二寸魚」,很喜欢。后来查了一下全诗,诗名就叫做《白小》

白小群分命 天然二寸魚
細微霑水族 風俗当園蔬
入肆銀花乱 傾箱雪片虚
生成猶拾卵 尽取義何如

末尾两句也非常好呢,回到了开始的「命」与「天然」。

2.
几周前读到这里:

独吉野の奥に辿りけるに、まことに山深く、白雲峰に重り、煙雨谷を埋んで、山賤の家処々に小さく、西に木を伐音東に響き、院々の鐘の声は心の底にこたふ。

注释中提到了「伐木丁丁(zhēng zhēng)山更幽」这句,搜索之后发现又是一首杜甫:《題張氏隱居二首 其一》

春山無伴獨相求,伐木丁丁山更幽。
澗道馀寒曆冰雪,石門斜日到林丘。
不貪夜識金銀氣,遠害朝看麋鹿游。
乘興杳然迷出處,對君疑是泛虛舟。

「乘興杳然迷出處,對君疑是泛虛舟」让我有点想起「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

上周日不知为何突然想翻一翻《诗经》(实际上是电子版),然后很神奇地看到了这首:

伐木丁丁,鳥鳴嚶嚶。出自幽谷,遷于喬木。嚶其鳴矣,求其友聲。相彼鳥矣,猶求友聲。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聽之,終和且平。

伐木許許,釃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諸父。寧適不來,微我弗顧。於粲灑掃,陳饋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諸舅。寧適不來,微我有咎。

伐木於阪,釃酒有衍。籩豆有踐,兄弟無遠。民之失德,乾餱以愆。有酒湑我,無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飲此湑矣。

第一章美得让人觉得陌生:「神之聽之,終和且平」。

后二章我不认识的字太多,所以只能大概理解。即使看了注释也没有拉近距离感,和读到荷马史诗里祭祀与宴会描写时感觉相似。但是「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想象着实在是很生动。

「有酒湑我,無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末章这四个以「我」结束的句子,像是对第二章中「諸父」与「诸舅」微妙态度的应答。这里的「我」可以是复数,不过单数却更有趣:「我」虽独自一人,却用诗创造出复数的「我」。重复着的语音,像是在一种不断加快的节奏中体会到忘我(忘记只有我在场)的喜悦;如梦境一般,在「迨我暇矣,飲此湑矣」的等待中延续下去。

Coincidences & Clairvoyance

Coincidences

一些阅读过程中的巧合:

1. 有一天晚上睡不着,爬起来听艾略特的 Four Quartets. 听着听着想起来 Bhagavad Gita 还没有下载到手机上,这时候正好听到了这一段

I sometimes wonder if that is what Krishna meant-
Among other things – or one way of putting the same thing:
That the future is a faded song, a Royal Rose or a lavender spray
Of wistful regret for those who are not yet here to regret,
Pressed between yellow leaves of a book that has never been opened.

2. 另一天,先是翻了翻买来之后没怎么看的诺顿版 Shelley, 之后决定开始读『草枕』。读了几页之后就看到:

たちまちシェレーの雲雀の詩を思い出して、
口のうちで覚えたところだけ暗誦して見たが、
覚えているところは二三句しかなかった。
その二三句のなかにこんなのがある。

 
  We look before and after
    And pine for what is not:
  Our sincerest laughter
    With some pain is fraught;
  Our sweetest songs are those that tell of saddest thought.
 

「前をみては、後(しり)えを見ては、物欲しと、あこがるるかなわれ。
 腹からの、笑といえど、苦しみの、そこにあるべし。
 うつくしき、極みの歌に、悲しさの、極みの想、籠るとぞ知れ」

3. 又一天早上,在地铁上读 The Penguin Book of French Poetry 序言时,看到其中介绍 alexandrine (a line of poetic meter comprising 12 syllables) 的部分时,想起昨天法语课上老师正好提到过一次。

Clairvoyance

好吧,这一部分暂时不知道怎么写。。我想它们或许并不是完全的巧合,而是一种隐藏动力的作用结果。比如说由 Four Quartets 想到 Bhagavad Gita 果然是因为其中包含的大量印度教思想吧。阅读路径上的一种 Clairvoyance? 由此想到生活中经常发现过去的经历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在此时发挥作用。它们并不只是巧合,而是长期的信念与实践带来的结果。或者说,(Clair)voyance 不仅是预见或者看见,也是一种实现。

距离与欲望

0.
一月份看本雅明时读到

Namely, the desire of contemporary masses to bring things “closer” spatially and humanly, which is just as ardent as their bent toward overcoming the uniqueness of every reality by accepting its reproduction. Every day the urge grows stronger to get hold of an object at very close range by way of its likeness, its reproduction.

我很喜欢「让事物离自身更近的欲望」这一说法。从摄影、电影到现在的网络、手机与各种新的交互方式例如 Microsoft Hololens,使得人们与事物越来越近:无论何时何地拿出手机就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新闻。这种欲望产生一种新的几何,事物变得“平等”,却失去了一些十分重要的差别:世界像是被压扁了。

后来,也就是春节这几天读了一些 Rene Girard: Je vois Satan tomber comme l’éclair, 其中 “le désir mimétique” 这一概念让我受到启发:欲望是模仿的,人们对于邻人物品的欲望(le désir du prochain)是古代社会中冲突的源头,而十诫最后一条即为防止人们觊觎邻人所有而存在:

Thou shalt not covet thy neighbour’s house, thou shalt not covet thy neighbour’s wife, nor his manservant, nor his maidservant, nor his ox, nor his ass, nor any thing that is thy neighbour’s.(Exodus, 20)

Benjamin 以及 Girard 的思考都与欲望与距离相关。前者观察到现代人有着将任何事物拉近的欲望,而后者发现古人对邻人的模仿式欲望(当然远不止于此)。然而,欲望是什么?或许欲望的本质即是「使欲求的对象来到自己身边」,它并非现代人特有。古代社会的距离感决定了欲望的对象处于局部世界中,位移少而多一致,便自然体现出一种模仿性。现代媒介使得地理位置不再是一种限制,远处的事物轻易地来到了自身附近,因而失去了原有的 aura.(如果移动的不是对象而是人本身又会如何呢?) 本质相同的欲望因为媒介与几何的不同,拥有了不同的表现形式。

欲望就是「使欲求的对象来到自己身边」,这么说有多少道理?于是我查了一下英语中 desire 一词的词源:
ORIGIN mid 17th cent.: from Latin desiderat- ‘desired’, from the verb desiderare, perhaps from de- ‘down’ + sidus, sider- ‘star’.
也就是「使天体落下」,真是美丽而深刻的词源呢。(虽然实际上是说因天体落下而感到缺憾

1.

百代之過客

「旅に病で夢は枯野をかけ廻る」,是元祿七年松尾芭蕉辭世前最後的俳句。而在五年前『おくのほそ道』旅途發端之時,他曾化用李白《春夜宴桃李園》作為開頭

月日は百代の過客にして、行かふ年も又旅人也。舟の上に生涯をうかべ、馬の口とらえて老をむかふる物は、日々旅にして旅を栖とす。古人も多く旅に死せるあり。

最初讀到這一段時(必然讀不懂)注意力在月日與旅人上。今年春節的晚上,突然發現最後一句「古人も多く旅に死せるあり」與「旅に病で夢は枯野をかけ廻る」之間的聯繫:芭蕉從一開始就意識到這可能是一趟有去無回的旅程。

對死亡的意識在其俳句中表現為對瞬息生命(Transience)的意識,如「夏草や兵どもが夢の跡」。以及最初我覺得「古池や蛙飛びこむ水の音」是很簡單的一句,而現在也有了新的感受。我們並沒有看見青蛙跃入水中,生命被淹沒(submerge, subsume)于漆黑的古池,我們只聽見它進入水面瞬間所發出的水聲:平靜的景色中蘊含著轉瞬即逝的生機。

與此相對,當我想起英語中有關死亡與衰敗的詩,會想起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Of Mere Being, Sailing to Byzantium, 等等。

Way to Wisdom, Karl Jaspers

Nice cover

Nice cover

Section X, The Independent Philosopher
    Our independence itself requires help. We can only do our best and hope that something within us—invisible to the world—will in some unfathomable way come to our aid and lift us out of our limitations. The only independence possible for us is dependence on transcendence.
    I should like to give some intimation of how a measure of independence can be achieved in philosophical thought today:
    Let us not pledge ourselves to any philosophical school or take formulable truth as such for the one and exclusive truth; let us be master of our thoughts;
    let us not heap up philosophical possessions, but apprehend philosophical thought as movement and seek to deepen it;
    let us battle for truth and humanity in unconditional communication;
    let us acquire the power to learn from all the past by making it our own; let us listen to our contemporaries and remain open to all possibilities;
    let each of us as an individual immerse himself in his own historicity, in his origin, in what he has done; let him possess himself of what he was, of what he has become, and of what has been given to him;
    let us not cease to grow through our own historicity into the historicity of man as a whole and thus make ourselves into citizens of the world.
    We lend little credence to a philosopher who is imperturbable, we do not believe in the calm of the Stoic, we do not even desire to be unmoved, for it is our humanity itself which drives us into passion and fear and causes us in tears and rejoicing to experience what is. Consequently only by rising from the chains that bind us to our emotions, not by destroying them, do we come to ourselves. Hence we must venture to be men and then do what we can to move forward to our true independence. Then we shall suffer without complaining, despair without succumbing; we shall be shaken but not overturned, for the inner independence that grows up in us will sustain us.
    Philosophy is the school of this independence, it is not the possession of independence.
Appendix II, On Reading Philosophy 
    Philosophical thought is concerned with the ultimate, the authentic which becomes present in real life. Every man as man philosophizes.
    But the developments of this thought cannot be understood at a glance. Systematic philosophy calls for study. Such study may be divided into three parts:
    First: Participation in scientific inquiry. From its two main roots in the natural sciences and in philology scientific discipline branches out into innumerable specalized fields. Experience in the sciences, their methods, their critical approach makes for the scientific attitude indispensable to honest philosophical endeavour.
    Second: The study of great philosophers. We cannot find our way to philosophy without a knowledge of tis history. In his journey upward the student draws nourishment from the great works. But he can succeed in his journey only through actual participation, through his own philosophical thinking which is awakened in study.
    Third: A conscientious approach to the conduct of daily life, seriousness in crucial decisions, a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for our acts and experience.
    To achieve a clear and true philosophy we must devote ourselves to all three aspects. Everyone, and particularly every young man, must decide exactly how he means to approach them; he can apprehend only the minutest fraction of their potentialities. These questions arise:
    In which branch of science shall I seek specialised knowledge?
    Which of the great philosophers shall I not only read but study intensively?
    How shall I live?
    Each man must answer these questions for himself. The answer must not be a fixed formula, it must not be definitive or external. The young in particular must preserve themselves in a state of potentiality and experiment.
    I venture these maxims: proceed resolutely but do not run aground; test and correct, not haphazardly or arbitrarily but in a constructive spirit, retaining every experience as an effective force in your thinking.

书架 暑假

自从发现可以堆两层之后最近又买了一批书。。

(点标题看大图比较好。或者我还是发到下面 Images 里面吧
Moby-Dick 这一版很漂亮

Read more

暑 之三

5.

有时候,写了很多无关紧要的东西,一开始想说的却没写,有点像是热身运动结束之后体力就没有了。

Self-overhearing 是 Bloom 评论 Shakespeare 时经常提到的一个词。一开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发现我常有相似的体验:听见一种 internal conversation, 不完全来自于主动的意识。

4

从七月初到现在在听 Iliad, 快要听完了,获得了一些感受。

首先,有很多很直接很血腥的描写,比如说谁的 spear 穿入了谁的什么部位,比如说 near his nipple, between the shoulder blades, on the temple, in the forehead(可能不是很准确),然后从哪里穿出,撕裂了什么 tendon,又或者 entrails 和血都喷了出来,倒在地上的时候 bronze armour cluttered,最后以 dark night veiled his eyes 或者类似而结尾。战斗的描写里充满了这样的描写,有一些少儿不宜啊!

其次,有很多躺枪镜头。比如说要是 Achilles 和 Hector 对决,Achilles 扔出长矛,然而一般都不会打到 Hector(否则就结束了的说),此时几乎必然会砸到 Hector 边上的路人甲(这个例子并不恰当因为他们俩对决的时候边上没人。。),要么是他的驾驶员(车夫?),要么是边上站着的什么什么人。事实上这些人并不是路人,一般来说都是些 noble soldiers, 其身世直到此时才第一次被说出。

在叙述结构上,比我想象的要复杂。比如说一开头就是战争的第九年 Agamemnon 与 Achilles 的争执,而不是联合舰队从家乡出发。我是最近才知道以这样 in medias res (in the midst of things) 的方式开始是一种史诗传统,像 Paradise Lost 也是一样。随着故事的展开,有大量的 flashback(介绍英雄的家乡,身世与经历) 与 fast-forward(胜利或死亡的命运)穿插在顺序的叙述中。知道自己失败的命运而依然选择去战斗(比如 Hector),令我印象深刻。

特点之四:重复,大量的重复,abundant! 如果 A 吩咐 B 给 C 说什么什么话,那么当 B 见到 C 时,会把刚才的话基本上完全相同地重复一遍,无论长短。我猜想这可能是因为怕听众没有听清楚。。还比如提到神的时候总要提一下头衔,比如说 grey eyed Athena 这样。

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一题材,但 Iliad 中对于战争场景的描写确实很厉害,即使是听英文翻译也比 Paradise Lost 中的战争场景要有气势(当然 Milton 的重点并不在描写战争而且相比之下我更喜欢 Paradise Lost)。最喜欢的一处是一个人(忘了是谁了。。)因悲伤而流泪时,像是黑色岩石上流下的溪水。(可能是我原本就很喜欢这一场景)

为什么读 Iliad? 我想首先是好奇吧,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说 Homer 伟大?之前读过 Odyssey 并没有明显的感觉。读完之后可以部分理解了。其次算是一种补完。

不满意的地方也许是“无关紧要”的细节太多,例如第二卷里介绍希腊士兵从哪里来就说了好长好长,我可不感兴趣。以及地方物产什么的。相比之下 Paradise Lost 要好的多。

3

经常感觉到自己经验的不足:对于自然的经验。以前写过读惠特曼时感觉植物的名字都不认识,也完全不想查:即使知道了中文名,由于没有在生活中见到过,也不能有多少阅读意识的增长。近来在各种环境中都会觉得,自己如果有更多关于植物动物地理天文的知识该多好。

人们越来越多地生活在虚拟的世界中,观看具体世界的镜像(看别人运动与探险),或者是一些更为虚构的东西(游戏)。这样做最大的好处可能是节能:如果人人都去野外打猎,恐怕老鼠都会灭绝;网络生活至少对于节约资源是很有帮助的。而坏处自然是离自然越来越远。

当然这只是住在城市里,去过的地方很少的我所感到的特殊情况。似乎北京周边也有环境挺好的郊区,然而并不十分想去。想去的地方倒是很多,都在国外就是了。

2

Shadows come across
Leaves fluttered in silence
Night falls the earth is chequered
And we are living tokens

两个月前有天晚上写的。每次晚上从图书馆南门出来时,都会看见地面布满树影,灰色的路面被影子与路灯的光照分成明暗相间的部分。以及有一次发现路灯的影子正好投射到了一棵树上,树干被完全覆盖在阴影中。

然后今天早上起来读 Herbert 的时候,发现了这样一段:

How finely dost thou times and seasons spin,
And make a twist chequered with night and day!
Which as it lengthens winds, and winds us in,
As bowls go on, but turning all the way.

Read more

暑 之二 「手機觀察」

1.

关于自我与书写的三段话:

I’ve made myself into the character of a book, a life one reads. Whatever I feel is felt (against my will) so that I can write that I felt it. Whatever I think is promptly put into words, mixed with images that undo it, cast into rhythms that are something else altogether. From so much self-revising, I’ve destroyed myself. From so much self-thinking, I’m now my thoughts and not I. I plumbed myself and dropped the plumb; I spend my life wondering if I’m deep or not, with no remaining plumb except my gaze that shows me – blackly vivid in the mirror at the bottom of the well – my own face that observes me observing it.

Fernando Pessoa, The Book of Disquiet

The person practising svādhyāya reads his own book of life, at the same time that he writes and revises it.

Light on Yoga

Comment s’étaient-ils rencontrés? Par hasard, comme tout le monde. Comment s’appelaient-il? Que vous importe? D’où venaient-ils? Du lieu le plus prochain. Où allaient-ils? Est-ce que l’on sait où l’on va? Que disaient-ils? Le maître ne disait rien; et Jacques disait que son capitaine disait que tout ce qui nous arrive de bien et de mal ici-bas était écrit là-haut.

Dennis Diderot, Jacques le fataliste et son maître

其中前两段是最近读到的,最后一段是好久以前读的。独立来看都是很有趣的文本,放在一起意味变得更加丰富。Pessoa 对“自我”的感觉真是独特啊,从这一小段中即能看出。前半段我也有过类似的感受呢,后半段就体现出差异了www

随着阅读经历的增长,阅读时会有越来越多类似的联想,然而大部分时候并不会将其记录下来。我有时会很担心自己忘记这些如同蛛丝一般透明的联系,只有当光线透过或是再一次与其接触感受到 entanglement 时才会想起。

2.

由于日语水平还停留在读汉字的阶段,所以电脑上并没有日语输入法,所以在某些应当写假名的时候比如现在要写我喜爱的 nico 唱见 ari 时就情有可原地偷懒了。她最近投稿的一首歌似乎是 Snowmotion, 而我前两天突然想起来这个词与 slow motion 很接近呢,而 Snowmotion 确实是一种 slow motion. 我是如何在夏天里想到这个的就不太清楚了。

ari 超级可爱 为了看她的 nico 生放送我还买了会员呢。啊哈哈哈哈(此处请脑补妮可的那个表情

以及,在此刻北京时间7月10日周五晚八点五十四我写着这段话的时候 ari 的生放送又开始了 幸福。。

3.

所以说,怎样统一经验与记忆,思考与行为?我的所见所闻,思维与行为,有是如何聚集在一起的呢?

4.

若是在网络上看见自己认为很愚蠢的东西,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立刻关掉网页吧。思考它就要消耗脑力,十分没有必要。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确定自己并不会改变看法,以及看起来愚蠢的东西事实上就是愚蠢的(在你看来

另外,有时候看无聊以及无意义的内容事实上是自己的选择:在拖延或者无聊闲逛时需要的就是可以随时停止观看而不感到遗憾的内容。以我自己为例,拖延的时候必然是不会看书的,因为害怕自己被其吸引而停不下来。于是看一些无聊的东西,结果因为太无聊而得不到任何满足感反而看了更长的时间。。

以及说到这一点,根据自我的经验以及对他人的观察,可以得出以下结论:现今人们对于手机的依赖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grave! 明天再写

5.

过了好几天的说。。关于手机以及网络的一些观察:

  1. 经常看见,几个人一起吃饭,然后看着各自的手机,无聊的时候抬起头聊两句。甚至情侣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各自看手机,难道是在给对方发微信么。。。
  2. 为什么那么多人一直在看手机?首先,手机在绝大多数时间与地点都可以使用。同时,观看成本很低,大部分内容都是免费的,或者说一般情况下免费内容就足够(就国内版权现状而言)。在另一种意义上的成本也很低:大部分内容都仅需短时间的注意,不怎么需要专注的思考。
  3. 与其他媒介对比。电影、电视、书籍、展览以及演出,都比手机更加 demanding, 即使是曾经被认为是很坏的电视也是如此,至少你还得瘫在沙发上,而手机的话上厕所都可以用。
  4. 为什么网络吸引人?很久以前我就觉得,网络的一种吸引力在于其随机性,或者说观看者带有一种无目的性。例如,读书有着明确的目的,在阅读 Iliad 时,我知道应该期待什么。虽然阅读中经常会有超出我想象的体验,但至少与阅读轻小说是完全不同的;而阅读轻小说得到的体验,总体上也是可以预料的。当文本满足了作为一个 model reader 的我的期待之时,也就给我带来了满足。得到满足之后,会自然地有一个间隔:Homer 虽然伟大,但我也不会读完了 Odyssey,立刻就开始读 Iliad (事实上相隔了两年,还是三年?Nabokov 的话我大约是一个假期读一本)
    至于网络以及手机呢,它们当然也可以完成一些具有明确目的性的工作,而且十分有效率,比如说查询天气啊,打电话啊,等等;然而它们真正令人上瘾以及无可替代之处,在于它们可以提供无穷无尽的不需要观看动机的随机内容:Twitter, 微博,各种论坛,Reddit, Youtube 等等等等。即使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想看什么,也可以一直看下去。与电视书本这些被预先制作好,有着潜在消费对象的媒体不同,网络是一个自发的,流动的场域(这个词显然不是这么用的= =)这种实时的随机性与新鲜感,是其他媒介都不具有的。
  5. 没有目的自然就不具有被满足的前提,所以不会停止。就像是不断举起空杯到嘴边,只会使渴的感觉愈加明显。越是无目的地观看,越是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无目的与没有被满足,然后不断继续下去。
  6. 这一点正是我想强调的:无目的观看的特别之处。
  7. 当然,这种说法有可能有些夸张。大部分时候大部分人在网络上浪费的时间都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有些人活着似乎就是在浪费时间(蛤?)如果没有手机,可能会把这些时间浪费在别的事情上,比如说看电视,比如说和邻居聊家长里短,比如说看羊吃草,为了增大交配的期望而研究潮流时尚,赚大钱然后让傻子知道,等等等等。
  8.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手机依赖没有问题。对于我而言,想解决它的方法大约就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9. 生活中的间隙并不一定要被填满,有时候什么事也不做恰恰是最好的。保持一种 creux 使 positive and negative space 得到平衡。具体来说,就是发呆咯。或者整理东西,包括自己的脑子和桌子。等等。
  10. 做事情要做自己喜欢的,以及困难的,也就是那些 rewarding 的事情。其实有很多了,比如说运动,读书,画画,放羊,潜水,写诗,看吹雪挖文蛤。
  11. 困难程度与回报是成正比的,前提是你喜欢所做的事;如果不喜欢的话,就和痛苦成正比了。
  12. 啊,似乎跑题了的说。

Works of Love

1.

最近听了一些古乐CD,非常喜欢。这是其中一张,关于作曲家的详细信息可以参看豆瓣上这篇文章。
Schmelzer_web

这两天重拾 Helene Grimaud 的 Leçons Particulières(基本看不懂),昨天读到了 Schumann 的 Abegg 变奏曲,她解释了一下这名字啥意思不过我没有看明白。。今天听 Wolfram Schmitt-Leonardy 的 Schumann: Piano Works 居然正好听到了,以前似乎没有听过的说。

2.

A mathematician is a person who can find analogies between theorems; a better mathematician is one who can see analogies between proofs and the best mathematician can notice analogies between theories. One can imagine that the ultimate mathematician is one who can see analogies between analogies. — Stefan Banach

3.

无论是读书、听音乐、看画册还是学数学,都有一些时刻让我感到特别快乐。不清楚用哪个词来形容这种状态最为合适,可以说体会到了“爱”:不仅是对作品的爱,更是作品中传达出的爱。仿佛自己通过这些作品与崇高的人类传统产生了联系:而联系、同一或沉浸不正是一种爱的体验么?从不同角度对世界的观察、探索与描述,在此时此刻共存于“我”的意识之中,多么令人激动。

(标题来源于 Kierkega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