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Works of Love

1.

最近听了一些古乐CD,非常喜欢。这是其中一张,关于作曲家的详细信息可以参看豆瓣上这篇文章。
Schmelzer_web

这两天重拾 Helene Grimaud 的 Leçons Particulières(基本看不懂),昨天读到了 Schumann 的 Abegg 变奏曲,她解释了一下这名字啥意思不过我没有看明白。。今天听 Wolfram Schmitt-Leonardy 的 Schumann: Piano Works 居然正好听到了,以前似乎没有听过的说。

2.

A mathematician is a person who can find analogies between theorems; a better mathematician is one who can see analogies between proofs and the best mathematician can notice analogies between theories. One can imagine that the ultimate mathematician is one who can see analogies between analogies. — Stefan Banach

3.

无论是读书、听音乐、看画册还是学数学,都有一些时刻让我感到特别快乐。不清楚用哪个词来形容这种状态最为合适,可以说体会到了“爱”:不仅是对作品的爱,更是作品中传达出的爱。仿佛自己通过这些作品与崇高的人类传统产生了联系:而联系、同一或沉浸不正是一种爱的体验么?从不同角度对世界的观察、探索与描述,在此时此刻共存于“我”的意识之中,多么令人激动。

(标题来源于 Kierkegaard

奔跑着歌颂 K551

大三有些忙以至于好久没写了。虽然每天都会看到想到一些有趣的东西,但很少有“闲暇”把它们记录下来。这两天 APEC 虽然放假但是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写写数值代数大作业啊看看书什么的。。前两天网上看耳机的时候突然想奔歌一下这几年买的东西,先从耳机与音乐开始。

AKG K551

一年半多以前买的,最初只是觉得 DT880 在宿舍不方便,想买个普通的封闭式随便听听,一开始甚至想买 K420 还是什么(后来看到大小之后庆幸还好没买)。碰巧我妈当时有苏宁网上商城的卡,耳机选择很少于是就买了这个,顺带着还买了 Denon DCD720. 现在, K551 是我最喜欢的耳机(当然高端耳机基本都没听过!)。简要概括一下特点:低频量少,整体声音自然透明,很合我的口味。我听音乐范围比较窄,最近的话大约是一半古典一半ACG, 古典主要是古乐以及巴洛克,以及一些浪漫派以后的室内乐,基本不听交响歌剧等大编制;ACG 的话主要是 Vocaloid 和 OST. 偏向细节与解析,不太重视声场与气势(没啥感觉)。所以我听 K551 感觉非常舒服,低频少这一缺点在我看来反而是优点。。而且低频质感不差啊!现在价格超便宜!推荐!

Denon DCD720

Denon 比较低端的一个台机,但是目前我觉得完全够用了,而且有 iPhone / iPod 接口可以当 DAC 非常方便。现在我听古典大部分时候都是用 iPhone 上的 Spotify 播放然后连到它再连耳机,很随意了。。

5124NqxKjRL._SY450_

音效与音乐

瞎扯一下,困了。
我觉得过于注意音效会分散听音乐的注意力。
听音乐的乐趣在于感受作品,音效达到及格水平足以。
当然各人的及格水平不太一样,对我来说是比较准确地还原细节。
我最近喜欢古乐,或者說 Period Instruments 的一个原因就是感觉它们听起来有更多的细节(可能和录音有关),和更为独特的性格。
虽然我并不认识它们= =
所以最近准备买一套 Guide des instruments anciens du Moyen Age au 18e siècle 这个听听看。

还有豆瓣上关注了一些古典和同人音乐爱好者感觉好开心w

其实主要的新闻是前两天买了 K612 Pro。嘿嘿

日本:嚮往之地

日本最想去的地方似乎有這麼幾個:

京都

西芳寺,梦窓疎石

Saihouji-kokedera01_web

神護寺,源賴朝像
衣物的描绘 神品

衣物的描绘 神品

日光

戰場之原(Hitagi!

10190386395_fd3ae6c615_k_web

圖片來自 慢日旅

華嚴瀑布
又是杉本博司拍的

又是杉本博司拍的

直島

杉本博司,護王神社

光學玻璃階梯

光學玻璃階梯

对了今天 Ashbery 的 Notes from the Air 到了,喜欢。一直觉得豆瓣应该加一个选项叫做“买过”

Mosaïques

5 月 25 日

“In place of a hermeneutics we need an erotics of art”

Freischwimmer, Wolfgang Tillmans

Freischwimmer, Wolfgang Tillmans

wolfgang-tillmans-silver-installation-vii-installation-view-serpentine-gallery-london-photograph-gautier-de-blonde

Installation

wolfgang-tillman_exhibition-view_moderna-museet_2

夏天到了期末也快了我最近很忙(主要是智商低做不出题目来),所以这学期结束前预计不更新啦,顶多偶尔发发图。假期我会争取写一些摄影艺术相关的质量高一点的文章,老是发吐槽感觉有点水= = 另外这周二读了 Sontag 的 Against Interpretation,超级赞,小标题即是论文的最后一句。

六月底见!

5 月 20 日

Ailleurs d’Ailleurs

我很喜欢的一个艺术评论站点是他方的他方,主要涉及古典与现代的绘画、雕塑。其标语 “愛與直覺的藝評,不抄襲他人的看法,不賣弄已死的知識”深得我心。在我看来,直觉的共鸣是艺术欣赏中最为重要的,而知识需退居次席。博主在一篇关于 Brancusi 评论中说:

任何第一流藝術品的賞析,都只是「手指」而不是「明月」,鑑賞無法代勞,無法言傳,惟有自己多看多體會。有人能頓悟,有人讀破萬卷經書後悟,文字賞析對第一流藝術品而言是「知見障」,聊備一格而已。本來我想直接貼圖就好,怕被讀友罵我太懶惰,才寫一些字供讀友參考。

我深表赞同。在这里我接触到了许多我十分喜欢的艺术家,也真切感受到了作者分享的直觉与喜悦

顺便吐槽一下,大陆一些“流行”的艺术评论,例如张家玮的或是所谓“百科全书”派的(其实是 hodgepodge 派),虽然我基本没有看过,但无非就是各处搜集资料,八卦,写出一篇篇关于莫奈、梵高、印象派的知识丰富的“美文”,让小清新们在屏幕前热泪盈眶。

5 月 17 日

Parallax

这两天走路时发现,如果将眼睛的焦点从近处的事物上移开,投向无穷远点,会得到一种新的视觉。起初一切都变得扁平,随后视野扩张,事物的形状、结构以及空间感逐渐生成, 与此同时,景象随着视点移动而产生的变化也大不相同,会更加富有动态与整体性,像是在看一幅幅画一样。据我猜测可能是正常的观看模式下眼睛总是聚焦在一两处特定事物上的,所以对于整体空间的感知不足。不过不要在人多的地方尝试,因为对面走来的人会觉得你可能在发呆或者本来就是弱智www

Read more

How many layers do you have

I am unable to utter my pains
And there is no one to hear.
I wake up from myself into a dream,
In the meeting hall of my dreams
A place where no one comes and goes
Where the weather is cold and grey
The winds transparent
No blackbirds circling in the mountains
Nor black crows whispering in spruces
The only moving thing
Is my painless soul in its white gown.
I hallucinates in my diurnal dream
Conjuring up a floral of images
That swim like fishes pursued by a shark.
I’m happy and sane, and has
No need to dream such dreams
Love myself as I am
Love you as you are
Love things as they are
I may fear death
Since I’m in love
But not the whims of fate
Nor the inflictions of time
Shall lay its bony hands
On the inflection of my destruction

Read more

Many Happy Returns, by W.H.Auden

Ryの最爱!

Johnny, since to-day is
February the twelfth when
neighbors and relations
think of you and wish,
though a staunch Aquarian,
graciously accept the
verbal celebrations
of a doubtful fish.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