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冬 其二

今年北京的冬天很冷,这两天最低温有零下十五度左右。这样的天气呆在家里读书最为舒服,当然如果有室内篮球场可以运动就更好了。

Technique

昨天读 Helen Vendler: Seamus Heaney 时看到了这样一段引用,很有收获:
When Heaney speaks (in his essay “Feeling into Words”) of his first attempts as a poet, he says, ‘I was in love with words themselves, but had no sense of a poem as a whole structure and no experience of how the successful achievement of a poem could be s stepping stone in your life’. It was only later that he learned what must be added to the love of words in order to make a poem, a quality he calls ‘technique’.

Technique, as I would define it, involves not only a poet’s way with words, his management of metre, rhythm and verbal texture; it involves also a definition of his stance towards life…. It involves … a dynamic alertness that mediates between the origins of feeling in memory and experience the formal ploys that express these in a work of art…. It is that whole creative effort … to bring the meaning of experience with the jurisdiction of form.

比如说在 “Follower” 中,end rhythm 和 slant rhythm 共存,与诗的主题契合得非常好,这即是技艺的一种吧。我也想学习这样的技艺呢。

自我意识过剩的 Saul Bellow

同样是昨天晚上,读了一点 Saul Bellow 去年出的文集,九月份买的但后来一直没读多少。实在是很普通啊,和他的小说一样无聊。在我看的几篇文章里反复出现“我在芝加哥长大,成为一个知识分子很不容易”,“现在的美国人不重视艺术”,“现代人需要多思考”,“高等教育可能没有用”这样自我意识过剩的废话,让人感觉即使是乘着促销买了这本书也非常不值。布鲁姆很不喜欢贝篓,感同身受!作者有无才能通过文字可以很直接的感受到,对于 Bellow,答案是并没有多少。

Read more

2015 听与读

在即将迎来新年之际简单回顾一下过去一年中遇到并喜欢上的的音乐、书籍及其它。。

音乐

今年与去年相比,古典听得更多而 ACG 有所减少。喜欢的古典唱片见此豆列。印象最深的一张应该是 Aldo Ciccolini 的贝钢奏全集,之前想听很久了,今年年初才在 Qobuz 上买到。很久以来最喜欢的键盘作品都是平均律与哥德堡,然而今年开始变成了贝多芬(说起来年初的时候玩了WA2)。Schiff 最近的一张 Op.111 与 Diabelli 也很喜欢。
front copy

日文歌的话,今年听了更多的 Kiyono(F9)!

阅读

今年读过的书里有很大一部分其实是有声书。使用 Audible 进入第二年,听书的时间更多了,比如说眼睛累了的时候,或是坐车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的两本是 Paradise Lost 以及 Emerson: The Mind On Fire, 与去年读的 Moby-Dick 算在一起是对我影响非常大的三本书。

英文书中读得主要是诗歌: Stevens, Whitman, Dickinson, Shelley, Keats, Spenser 还有一点 Hart Crane。日常阅读诗歌可以获得一种 heightened awarenss, 不过由于读起来很难,所以读得很慢。诗歌之外也读了一些,比如摄影,之后单独写吧。

法语书读得很少,因为想着反正将来去法国天天可以读。家里的英文书现在不看就得等很久了!

年末的时候发现可以看日语书了,哈哈。漫画、轻小说、古典文学什么的都在读,在辞典的帮助下可以猜着理解= w = 在读俳句的时候感到自己果然更喜欢东方的审美意识,在这个意义上生为一个中国人也是很好的。

其实平常写的大部分都是关于读书的,所以也没必要特别写了吧。。

漫画

今年动画基本没怎么看,印象深的也就是 のんのんびより 以及 ゆるゆり。漫画倒是看得多了一些,比如说之前提到的这两部= =以及 あまゆる。

最近很喜欢的作品是 やがて君になる,可惜才出了一卷。。强烈推荐。61jxhHI6a9L copy

其它

说到听与读相关的工具,今年有很大的提升。年初买了 DPT-S1, 实在是太好用了。。看数学书,论文,扫描的中文古典(半年时间看了大半本杜诗详注),当然还有漫画。暑假买了一个 Denon 的蓝牙音响,极大地提升了听音乐以及有声书的体验。年末的时候买了个 HD600, 差异并不明显。

或许趣味对生活的影响很小,所以这样简陋的流水账也已足够。等到考完试有时间的时候会继续写一些更加重要的事。即将毕业的大学最后一年里,可以思考的问题很多。

12月16日

这两天发现日语水平有进步,可以初步读一些轻小说与漫画,反正已经不是N5水平了。之前无论是法语还是日语学得都很慢,一是时间都用来读英文书,二是懒= = 最近意识到明年就要出国,得认真一些才行,于是增加了花在外语学习上的时间。效果显著!

买了小学馆几本古典单行本,虽然贵但是开本稍微大一些,读起来轻松。事实上并不能读懂,古典文法对我来说还太早。比如说:「世の中に絶えて桜のなかりせば春の心はのどけからまし」这样一句,看了两三个解释才明白是什么意思。当然也有简单一些的,例如芭蕉:「命二つの中に生きたる桜かな」。最初读到的那几天正好也看到了结城友奈的手办,于是建立起了一种联想。。
27a32e920ef54480a53a6f033ce733e2

这周一开始感冒,之前好久没有过了,深切地感觉到平常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幸福。。

To Think is to Thank

对于喜爱的东西,常有记录下来的冲动;将喜欢的动画音乐,书籍画册,用文字或是照片,记录在纸张或是网络上。然而还是会觉得,一句句“很喜欢”并不足够。恋爱中的人,并非仅以“喜欢”来传达心情,而是通过具体的行动。同样,对于凝聚着作者血与泪(一般来说倒也没有)的作品,一两句简单的评语显得十分单薄,也无法将其纳入经验的整体之中。

Synthesis is achieved through creation. The best praise is in our own steady voice, when we express our own vision, with the help and teaching of those works and people we love. Holderlin’s hymns of his native land is a perfect example. To express one’s love for Shakespeare, is to inhabit his vast consciousness, and to experience one’s life anew. To integrate the provocative experience of reading Nietzsche, Emerson and Whitman, is to find your own genius or daemon, to be inspired in your own observations and formulations of the world.

其实以上两段是九月写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写,而且写得有些奇怪。”To Think is to Thank” 是 Heidegger 所说(德语里更为相近),不过源头应在 Holderlin.

One is most self-reliant when one is aware of all the connections to nature and men. 我很难想象若是没有遇到这一切我的生活将会怎样。

秋 其二

Haze

Invisible city in the visible air
One can’t see far but can perceive
The quickened gradations of distance,
As the scaled measure of one grayscale geometry
Where colors are subdued, plastic and flat,
(Has one’s perception changed as well?)
And may notice how the darkened windowpane 
Encloses a rectangular block of opaque air

11.27

七月份的时候随意写过这样一段话:

前段时间想,自己很久没有感觉到嫉妒了。可以说是没有目标吗,或者说感觉别人与自己差异太大?嫉妒的话应该嫉妒些什么呢?今天稍微感到了一些,以及一些 aspiration,虽然嫉妒的不清楚是人或是抽象的 excellence. 其实对于专业课方面并不是真的那么有追求。。

现在才明白我向往的是 enthusiasm 而非 excellence. 看到一些厉害的人时会很佩服,不过想象自己拥有那些经历并不令人兴奋:我可能连做那些事的动力都没有。真正触动我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它们所体现的热情。

Enthusiasm ORIGIN early 17th cent. (in sense 2): from French enthousiasme, or via late Latin from Greek enthousiasmos, from enthouspossessed by a god, inspired’ (based on theos ‘god’).

与其羡慕别人的成就,或是终日通过比较来自我确认或怀疑,不如问怎样才能拥有同样的对生活的热情,以及什么是自己真正喜欢做想做好的事情?Emerson: Nothing great is achieved without enthusiasm.

我喜欢的事情有阅读和摄影,或者说观察与表达。前者每天都在做,也会一直做下去:喜欢的事情都是如此吧?因此在每一件事中投入多少时间,如何找到平衡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同样重要的是在工作与爱好之间找到平衡)。后者限于地理最近都仅限于记录生活,去了欧洲的话应该会见到很多新的风景吧。

人生几十年时间,都用来做哪些事呢?如果今天就会死,剩下的几个小时去做哪些事呢?

问题还有很多:过好每一时刻就足够,还是说应该期待随着时间的积累会产生更高的快乐?这两者可能并不矛盾。

White Album

在经历了没有太阳的半个月之后,北京接连下了几场雪,之后突然变得很冷。我想秋天已经结束了。

周末偶然看了 WA1 动画第一话,氛围感相当好。补了十多话之后忍不住玩游戏了,昨天下午到晚上通了理奈线。理奈超可爱!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rina3

rina2

即视感

每当有即视感时,我都会开始寻找印象与目前不同之处。例如在某节课怎么样都听不懂的时候感到了一种似曾相识,便会回忆上一次发生时的具体情况:课程,时间,地点,天气,边上坐的人或者是在使用的文具,ad infinitum.. 当然一般来说,只要三四步便能得出“显然”的结论:现在的状况与过去是不同的,并且一下子就感到安心不少。为什么会这么做?我一直认为在各种不同的事物中寻找相似是很有乐趣的,然而当相似性主动找上门来时却不那么高兴。或许是害怕它意味着我在进行着一种无意识的重复吧。

11.21

音乐与器材

在其它地方说过几次:听音乐一半在于作品(包括演绎),一半在于听者自身,器材的重要性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如果以读书来类比,作品像是书的内容,听者就是读者,而器材类似于装帧排版。有时候虽是好书,但印刷不清,纸质粗劣,英文用 Times New Roman 甚至中文字体(大陆出版社常见)都十分影响阅读;但满足了一些基本的准则之后,Hardcover 或 Paperback, Bembo 或 Baskerville, 对于阅读体验都不会有显著影响。或许可以说,好的书籍设计并不会吸引额外的注意力,而是让人更加专注于阅读内容。

音乐也是一样。回放器材的水平只要达到一个及格线之后便不那么重要,也不应该是注意力的重点。(当然对于不同类型的音乐与不同的人及格线也是不一样的)或者我们可以做出一种区分:音乐爱好者与 Hi-Fi 爱好者是不同的,正如读书家(実は結構な読書家らしい﹣ 神崎蘭子 )不同与藏书家,摄影爱好者不同于摄影器材爱好者一样。前一类不必成为后一类,而后一类也不必成为前一类,重要的是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藏书万卷而不读没有任何问题,恨不得研究脚垫胶水成分对声音有什么影响还以为自己是为了听音乐那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11.16

所有的表述都像是重复,即使这一观点自身也已被说出过无数次。评论家们能挖掘出每一位作者的谱系,从济慈或莎士比亚一直回溯到古希腊与罗马。如果阅读量足够,会时常在别人文字中发现自己同样拥有的观点与感受。在我们因得到印证而欣喜的同时,却也可能感到遗憾:前人的说法总显得更加优美有力,同时因时间上占先而天然地更具价值与权威。

但并不需因此而失去表达的热情。语言并非意义的终点,和写下的文字相比,与人更加紧密的是它指向的经验,以人及走向经验并使其变得清晰的过程。这一过程比起“成为第一个说出这番话的人”要重要得多。同时,深刻的表述来自相同的源头:人们有着各自不同的历史与表达,指向共同的真理,如同河流在土地上沿着不同的路径汇入大海,还何须在乎什么先后呢?

虽然如此,历史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无法避免。在柏拉图或是康德之后出生的人们,即使从来不阅读他们的著作,对于世界的感受也必然受到其隐含的影响。他们的引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使得人们努力以与他们相同的方式进行思考与认识。这也许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洞穴吧。

Irony and Transcendence

广义的 irony 可以理解为所指异于所说,而 transcendence 一种含义是从不同的事物中发现相同的原理。这两者之间似乎也有一种相似:从最先接触的现象到达真正的意图。

Time Translation

对事物的记忆存在于由无数感觉包络的时间线上。大二暑假下雨的晚上听着雨声一个人在寝室看 みなみけ,去年春节回家得了几年里最厉害的一次感冒时读了荒原,三年前在挤满了人空气浑浊只想睡觉的教室里听几何课,同样是大二夏天的晚上闭着眼睛听完了 Herreweghe 的马太受难曲,刚上高中的时候去师大资料室读 Loeb 版变形记第一节读得想哭(大学里又买了两个译本却完全没有相似的感受),上个暑假在医院的时候听着 Montaigne..

无论喜欢(现在依然很喜欢 みなみけ!)或讨厌(感冒)的事物,想起时总会想起与其一同度过的时光;它们仿佛变成了一个个传送机关,触碰一下便回到最初与之相遇的时刻。回忆是跳跃的:从终点一下子回到起点,中间的空白之后再填上。现在则是连续的:我们在每一天的行动中描绘出生活的轨迹。

11.15

秋季或冬季晚上,拉上窗帘在温暖黄色灯光照亮的略微寒冷的房间里,无论是读书、写字、听音乐,做任何事情或是什么都不做,都有一种特殊的安心感。(Ishmael in the Euroclydon: “Yes, these eyes are windows, and this body of mine is the house.”

恰当的冷与孤独反而使人更加清醒,敏锐,渴望得到真正的交流。前两天读 Way to Wisdom 时,注意到了 Jaspers 对于 Communication 的强调。考虑到其神学背景,从 Communion 到达 Communication 也是十分自然的吧?在与他人共处而感到失望或受伤害之后,或许会选择自我封闭,并称其为 self-dependence,然而说到底只是惧怕他人所代表的不确定而已。亦或是期待过多?关于根本问题的交流与敞开,虽然困难,但是无法逃避。一切行动与表达,即使是山林中的隐士的修行或是塔楼里诗人的写作,都隐含着对于交流的期待,虽然发生的时间可能是几十或几百年之后。

追溯自身态度与观点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中学的时候非常喜欢 Nabokov,大二假期一下买了五六本他的小说(企鹅版设计很好),然而现在热情似乎稍微消退一些了。同样是大二,尝试读了 As I Lay Dying. 现在想确实是伟大的作品,不过当时正是身体最差而学习压力最大的时候,看见满眼的 Darl 与 Darn 十分头疼,读一段之后躺着感觉自己也要狗带了。上个月读了 Light in August 之后,对福克纳的厌恶少了很多。当然 Nabokov 与 Faulkner 相比我依然喜欢前者远胜于后者。

Emerson 传记已听完三分之二。阅读 Essay 常常感受到其思维迅捷,现在知道 Emerson 自少年起就一直在笔记本上记录自己日常的灵感与思考,还建立了系统的索引(包括索引的索引)。到后来写 essay 时,便从笔记中各处搜寻相关的句子,再将它们编织为一个整体。修改的过程可以持续数年到数月。因此 Essays 中的行文速度与广度也就不难理解了。我很喜欢这种跳跃的风格,discursive? 同样的例子还有 Moby-Dick. 当然,像我现在这么写的话,应该就是叫没有中心,言不及义吧。说到索引又想到 Nabokov 喜欢在 index cards 上写他小说的片段,所以将我现在缩写的视为放在一起的片段就好了。

在面对问题时,与其迅速学会一些词汇与理论,形成并坚定捍卫自己的观点,倒不如诚实地说:“不知道”。对于前天巴黎所发生的恐怖袭击,我今天也很难确定自己到底应该怎么想。对于许多人来说,复杂的事件及历史似乎几句话就能说清楚:错误与罪恶归于谁,真理与和平归于谁。死去的似乎只是数字,与他们对于世界的理论相比,并不重要。至于我,虽然说起来惭愧,但是过去对于这些事件,总体上无动于衷:对于已经或将要发生的事情我无能为力,仅能唤起一些抽象的同情。然而现在却很受震动。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虑的问题是,要不要去 Mines / ENSTA? 并已经开始怀着喜悦的心情等待最终结果确定了。虽然读过 Saul Bellow 几十年所前写巴黎已不是 Baudelaire 或是Brancusi 的城市而是恐怖分子的目的地,以及听说了现在的“巴黎斯坦”,但并没有真正的担心过。然而周六早上起来看见不断更新的消息时,确实感到悲伤与动摇。不仅是因我自己。

时常会意识到自己虚度了多少时光,或者此刻依然还在昏睡。然而无论何时,从现在开始都并不晚。All is not lost. 阅读伟大的作品,认真活在每一刻。

秋 之一

米田知子 雪解けのあとに

DSCF5545 copy

英文名是 After The Thaw. 看了书名以及封面就想买的一本画册。

川内伦子 Illuminance

DSCF5576 copy

两年前借着看过,现在作为礼物买了一本。还是很喜欢这一面。照片的排序很注意 juxtaposition.

Read more

暑 其四

4. 亦安画廊 & 三影堂

昨天(8.15)冒着高强度紫外线去了听说很久的亦安画廊以及三影堂。看了一下几个展

  1. 水谷吉法:东京鹦鹉 相当相当一般 2/10
  2. 荒木经惟书法 不评论
  3. 论方法——康迪达·赫弗个展 说实话看着标题就知道 极其无聊 1/10
  4. 森山大道 还行吧 3/10

展览质量之差令人叹为观止。倒是看到了好多艺术家(Poseurs), 特长是抽烟。
主要收获是,看到了不少画册,比如说須田一政以志賀理江子。

3. Emerson

以前对于 Emerson 有种错误的印象,一直没怎么读,前两天终于决定买了本 Modern Library 版,今天读了下 Experience 一篇,很好!风格和我想象得很不一样,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了我在 0. 中感受到的问题。还没有读完就是了。由于每一句都很精彩所以就不贴上来了。有一句很有意思,说他只读 commonest books, 像 The Bible, Homer, Dante, Shakespeare and Milton. 哈哈哈

2. 专业

专业、方向、兴趣与工作,是思考起来比较麻烦的问题。工作不可能全凭兴趣,这我当然是知道的,而且我也没有过那么好的期望;问题是选学校的时候写个人陈述的时候都需要考虑这些,而我似乎找不出明确的兴趣,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对于应用数学研究,我确实没有什么兴趣。。这两天听会议的经历使我确信了这一点

ICIAM 2015 Minisymposia 题目举例:

  • On Some Refined Variational Models for Restoration of Blurred Images
  • Parameter Estimation of An Adapted Mean-curvature Flow Model of Shape Evolution

相当的,怎么说呢,overly general & technical. 应付不来!难度倒不是问题。

最感兴趣的事是:读书 音乐 摄影。其中前两种不能成为工作,而最后一种并不想使其成为工作。那么作为爱好,它们只有在充实地工作之后才能充分地享受。

可能与专业相关的兴趣倒也不是没有。首先,我很希望能有一种基于“整体偏好”的推荐服务,具体是什么样呢,举几个例子:

  • 知道我喜欢杉本博司(的画册),于是会在设计旅游路线时推荐藏有他作品的博物馆,或者是他设计的建筑作品的所在地(比如直岛),以及北京有他的展览时通知我(这一点 Google Alerts 似乎可以做到)
  • 说到旅行线路其实有非常多信息可以使用,例如读过的与地点有关的书,喜欢的影视作品的场景所在地,演出展览,购物喜好(东京哪里有卖画册的),等等等等。
  • 根据听音乐的类型,推荐合适取向的器材,通过购物习惯及经济状况选择合适的价格区间。
  • 从智能设备反映的健康状况与运动模式,推荐可以采取的行动:例如应该换一双什么样的鞋,是否需要增大或减小运动量,是否需要就医,等等。

简而言之,就是对于不同类型的信息进行整合与推断。目前的推荐服务,都是在同一种类商品之内:亚马逊的图书推荐,Spotify 的音乐推荐,等等(这些算做得好的,做得烂的例如豆瓣或者网易云或者虾米)

当然这个想法看起来非常不现实。先不说算法问题,将这么多种类的信息收集到一起本身就是不太可能的。其实也有可能,可以把 Amazon, Spotify, Evernote, Twitter 关注等都导出的话理论上也可以。。不过有人会愿意给出那么多信息么= =

虽然如此,如果能够有这样的服务,那我认为可以称得上是非常智能的了。。All in One!

0. 记忆

近来时常觉得自己像一个筛(这个字单独用很奇怪(一个狗说起来就顺口得多,要么还是说 sieve 得了),接触的事物在不断流逝,而留下来的也难以分辨。

记忆像是 Nabokov 所说“湖面反射于桥底的光影”一样不可捉摸。有时突然想起一些忘记很久的事情,会意识到有更多的东西被永远遗忘。

在初中或者高中,对时间或者说年龄并没有概念,一天天除了上学之外,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基本上是读书),因而虽然感到被束缚却也没什么大问题,想着将来就会得到“自由”。现在,按理说已经有了自己选择如何生活 (against time) 的自由,却没有那种预期的兴奋,反而感到了奇异的 fatality.

研究生上一个好学校,找到好工作,应该是很有吸引力的,然而我却有些提不起劲,因为预感它们与我目前为止所经历的至多在数量而非本质上不同:所期待的是更高的快乐,而非更多。(什么是更高的快乐?比如第一次读到 Shakespeare 或者 Nietzsche 时所经历的)而若仅是同样程度的积累,那我建造的速度恐怕难以与时间消去的速度相比。

简而言之可能就是还不确定自己想做什么样的工作吧。。当然想太多也没用了,只有做了才知道。

Pessoa 倒是经常说自己没有行动,不过即使是只读了 The Book of Disquiet 中任意一篇的人也不会将他当做普通的空想家。在最日常的话题中,思维与写作的明晰也可以立刻分辨出天才与普通人。

1.

一个发现:Metamorphoses 是变形记,而 metamorphosis 就翻译成变态了。

暑 之二 「手機觀察」

1.

关于自我与书写的三段话:

I’ve made myself into the character of a book, a life one reads. Whatever I feel is felt (against my will) so that I can write that I felt it. Whatever I think is promptly put into words, mixed with images that undo it, cast into rhythms that are something else altogether. From so much self-revising, I’ve destroyed myself. From so much self-thinking, I’m now my thoughts and not I. I plumbed myself and dropped the plumb; I spend my life wondering if I’m deep or not, with no remaining plumb except my gaze that shows me – blackly vivid in the mirror at the bottom of the well – my own face that observes me observing it.

Fernando Pessoa, The Book of Disquiet

The person practising svādhyāya reads his own book of life, at the same time that he writes and revises it.

Light on Yoga

Comment s’étaient-ils rencontrés? Par hasard, comme tout le monde. Comment s’appelaient-il? Que vous importe? D’où venaient-ils? Du lieu le plus prochain. Où allaient-ils? Est-ce que l’on sait où l’on va? Que disaient-ils? Le maître ne disait rien; et Jacques disait que son capitaine disait que tout ce qui nous arrive de bien et de mal ici-bas était écrit là-haut.

Dennis Diderot, Jacques le fataliste et son maître

其中前两段是最近读到的,最后一段是好久以前读的。独立来看都是很有趣的文本,放在一起意味变得更加丰富。Pessoa 对“自我”的感觉真是独特啊,从这一小段中即能看出。前半段我也有过类似的感受呢,后半段就体现出差异了www

随着阅读经历的增长,阅读时会有越来越多类似的联想,然而大部分时候并不会将其记录下来。我有时会很担心自己忘记这些如同蛛丝一般透明的联系,只有当光线透过或是再一次与其接触感受到 entanglement 时才会想起。

2.

由于日语水平还停留在读汉字的阶段,所以电脑上并没有日语输入法,所以在某些应当写假名的时候比如现在要写我喜爱的 nico 唱见 ari 时就情有可原地偷懒了。她最近投稿的一首歌似乎是 Snowmotion, 而我前两天突然想起来这个词与 slow motion 很接近呢,而 Snowmotion 确实是一种 slow motion. 我是如何在夏天里想到这个的就不太清楚了。

ari 超级可爱 为了看她的 nico 生放送我还买了会员呢。啊哈哈哈哈(此处请脑补妮可的那个表情

以及,在此刻北京时间7月10日周五晚八点五十四我写着这段话的时候 ari 的生放送又开始了 幸福。。

3.

所以说,怎样统一经验与记忆,思考与行为?我的所见所闻,思维与行为,有是如何聚集在一起的呢?

4.

若是在网络上看见自己认为很愚蠢的东西,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立刻关掉网页吧。思考它就要消耗脑力,十分没有必要。当然这么做的前提是,确定自己并不会改变看法,以及看起来愚蠢的东西事实上就是愚蠢的(在你看来

另外,有时候看无聊以及无意义的内容事实上是自己的选择:在拖延或者无聊闲逛时需要的就是可以随时停止观看而不感到遗憾的内容。以我自己为例,拖延的时候必然是不会看书的,因为害怕自己被其吸引而停不下来。于是看一些无聊的东西,结果因为太无聊而得不到任何满足感反而看了更长的时间。。

以及说到这一点,根据自我的经验以及对他人的观察,可以得出以下结论:现今人们对于手机的依赖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grave! 明天再写

5.

过了好几天的说。。关于手机以及网络的一些观察:

  1. 经常看见,几个人一起吃饭,然后看着各自的手机,无聊的时候抬起头聊两句。甚至情侣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各自看手机,难道是在给对方发微信么。。。
  2. 为什么那么多人一直在看手机?首先,手机在绝大多数时间与地点都可以使用。同时,观看成本很低,大部分内容都是免费的,或者说一般情况下免费内容就足够(就国内版权现状而言)。在另一种意义上的成本也很低:大部分内容都仅需短时间的注意,不怎么需要专注的思考。
  3. 与其他媒介对比。电影、电视、书籍、展览以及演出,都比手机更加 demanding, 即使是曾经被认为是很坏的电视也是如此,至少你还得瘫在沙发上,而手机的话上厕所都可以用。
  4. 为什么网络吸引人?很久以前我就觉得,网络的一种吸引力在于其随机性,或者说观看者带有一种无目的性。例如,读书有着明确的目的,在阅读 Iliad 时,我知道应该期待什么。虽然阅读中经常会有超出我想象的体验,但至少与阅读轻小说是完全不同的;而阅读轻小说得到的体验,总体上也是可以预料的。当文本满足了作为一个 model reader 的我的期待之时,也就给我带来了满足。得到满足之后,会自然地有一个间隔:Homer 虽然伟大,但我也不会读完了 Odyssey,立刻就开始读 Iliad (事实上相隔了两年,还是三年?Nabokov 的话我大约是一个假期读一本)
    至于网络以及手机呢,它们当然也可以完成一些具有明确目的性的工作,而且十分有效率,比如说查询天气啊,打电话啊,等等;然而它们真正令人上瘾以及无可替代之处,在于它们可以提供无穷无尽的不需要观看动机的随机内容:Twitter, 微博,各种论坛,Reddit, Youtube 等等等等。即使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想看什么,也可以一直看下去。与电视书本这些被预先制作好,有着潜在消费对象的媒体不同,网络是一个自发的,流动的场域(这个词显然不是这么用的= =)这种实时的随机性与新鲜感,是其他媒介都不具有的。
  5. 没有目的自然就不具有被满足的前提,所以不会停止。就像是不断举起空杯到嘴边,只会使渴的感觉愈加明显。越是无目的地观看,越是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无目的与没有被满足,然后不断继续下去。
  6. 这一点正是我想强调的:无目的观看的特别之处。
  7. 当然,这种说法有可能有些夸张。大部分时候大部分人在网络上浪费的时间都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有些人活着似乎就是在浪费时间(蛤?)如果没有手机,可能会把这些时间浪费在别的事情上,比如说看电视,比如说和邻居聊家长里短,比如说看羊吃草,为了增大交配的期望而研究潮流时尚,赚大钱然后让傻子知道,等等等等。
  8.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手机依赖没有问题。对于我而言,想解决它的方法大约就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9. 生活中的间隙并不一定要被填满,有时候什么事也不做恰恰是最好的。保持一种 creux 使 positive and negative space 得到平衡。具体来说,就是发呆咯。或者整理东西,包括自己的脑子和桌子。等等。
  10. 做事情要做自己喜欢的,以及困难的,也就是那些 rewarding 的事情。其实有很多了,比如说运动,读书,画画,放羊,潜水,写诗,看吹雪挖文蛤。
  11. 困难程度与回报是成正比的,前提是你喜欢所做的事;如果不喜欢的话,就和痛苦成正比了。
  12. 啊,似乎跑题了的说。

暑 之一

1.

昨天考完了最后一门期末:数值分析,于是暑假开始了!考完了必须要庆祝一下,于是乎晚饭后听了三小时的有声书.. 具体来说是 The Body Keeps the Score, 一本关于 psychosomatic disorder 的非常好的书。(过两天可能写一个 review

目前同时在听三四本,有 Iliad, Tristram Shandy, Six Walks in the Fictional Woods 以及 Realms of Gold. 其中 Realms of Gold 是 Keats 的信与诗歌,读者是 Samuel West.(读者没有这个用法吧!)读得太棒了!当然 Keats 很伟大是不用说的,虽然以前读得很少。第一次听 Samuel West 是 The Woodlanders,之后一直很喜欢。

511fCHmWEzL._SL300_

嗯过两天专门写一篇记录在 Audible 听的有声书吧。。有声书说起来好别扭,还不如 audiobook

然而,虽然是假期,今天早上五点多就醒了。。想起来月底前要去医院(右上颌长了个很大的肿块要做手术,其实好久之前就有了),于是乎决定去挂号!天依然是灰色的,让我也很没精神。来到了北医三院,继续听有声书。排队的人很多也很吵,所以说每次到人多的地方都会觉得为什么这么多人素质这么低。然而侥幸地挂到了号,回家睡觉

下午回到医院,果然如北大校医院的医生所料,北三的医生也看不了,于是继续转院到口腔医院。。所以说明天早上应该是要继续早起了,而且比今天更早

2.

今天与医生接触的时间比昨天还要短:医生看了看摸了摸之后说,等着住院吧= = 似乎要等一个月左右,不过反正是暑假我有时间。住院时间大概一周,想来长大之后都没有住过院呢。

接下来是一天里想到的各种片断。因为是假期,在这篇 hodgepodge 里完全是想到什么写什么(Hodge Theory 经常看见却完全不懂。总之和几何相关的我基本都不懂

大二下教我们复变的老师,现在才知道原来很厉害,在 Annals of Mathematics 发表过一篇关于 Witten 猜想的文章。然而上课时并没有特殊的感觉,大部分时间没有好好听,现在也全都忘了。留数恐怕都不会算了!(因为看书少之后确实也没用到过,pathetic..)这个假期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复习一下大一到大三学过的以及没学会的所有东西。。

生活具有一种由习惯带来的惯性。塑造每一天的决定大部分被习惯所决定,即使是那些看似自主的选择,很多时候也只是习惯的延续。比如说,每个暑假我都想好好学习,或者更准确地说充实生活,然而都会花费大量时间在一些自己事后看来并不是很有意义的事情上。回想每一天,都会面临很多选择,是看书运动学语言,还是上网闲逛?我基本上会以大概率选择后者

想要改变行为,可以从改变习惯开始。关于习惯有很多书,都会说到 cue routine reward 或与之相似的三个组成部分。从这三者出发可以想出一些方式,例如:

  • cue: 学习时拿开手机。
  • routine: 不想看书时就去运动,而不是上网
  • reward: 自己设定一些完成目标的奖励

方法看起来都很简单,重要的是行动力。

同时,发现需要改变之处也很重要。(那个谁写过一本书,标题是“You Must Change Your Life”, 我是很认同这句话的)很多时候,人们选择以同样的方式失败。例如我一直认为我需要更有意志力,然而事实上这是很愚蠢的:应当做出“结构”上的改变。对于假期生活简单来说就是更有 discipline!

以及我的另一个问题是,有时候会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所以今天就写到这里

3.

今天心血来潮开始玩舰Colle, 本以为自己是欧提,事实上更近于偶蹄。第一天目前为止有 41 艘船,却没有什么特别的= = 并不喜欢 Bob 的立绘画风!最后捞了个姬佬北上,还是挺满意的。

我比较喜欢的有:瑞鹤 阿武隈 铃谷 U511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瑞加贺好好好

Screen Shot 2015-02-22 at 3.54.44 PM copy

(所以说昨天我都写了些什么?

4.

早上起来建造两次,瑞鹤和熊野 Get! 哈哈哈哈
Screen Shot 2015-06-28 at 8.20.58 AM copy

铃谷快来

铃谷快来

5.

有种放假了很久的感觉(因为没怎么学习么= =

舰Colle 第三天,似乎花的时间过于多了,导致资源更加不够用。。第二天的好运并没有延续到今天,普建了好几发还是没有川内!虽然那珂已经有两艘了。

以及,Bob的立绘实在难看,妙高级那都是什么啊。

玖条 和 コニシ 的立绘都很好(除了大潮之外
夏季限定的潮很不错,以及为什么村雨就不是夏季限定。。
Screen Shot 2015-06-28 at 1.38.37 PM copy

Screen Shot 2015-06-28 at 11.07.33 PM copy

明天开始减少游戏时间,努力学习了!微积分线代抽代复分析实分析微分几何拓扑常微偏微什么的统统需要复习的说

6.

今天看了兩集動畫(瑞加賀相關),覺得並沒有那麼差啊,當然並沒有看第三話。。有些地方還是很有趣的。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这一段我觉得超级有意思

这一段我觉得超级有意思

没吃过!

为何吹雪有大姐姐的感觉

为何吹雪有大姐姐的感觉

鋼筆和墨水

值此 Lamy 2000 被人碰到地上導致筆帽拔不出來讓我又上網看了一會兒鋼筆之際,寫一點關於鋼筆的東西。

目前我對於鋼筆的要求,主要是書寫性能。正常情況下,每天都要在質量一般的草稿紙與稍好一些的筆記本上寫比較多的內容,大部份是英文以及數學符號,因此具體而言有如下幾個要求:

1. 體積小重量輕。雖然高中用過挺長一段時間 Pelikan M800 寫作業, 不過現在肯定不願意了。當然也不能太輕太小,否則沒有手感。這一點上大部份鋼筆都還算可以。

2. 最好是暗尖。金銀雙色的大型筆尖雖然好看,但是在做不出題目的時候相當礙眼:既然不會寫那你要用這麼好的筆幹什麼呢?所以說暗尖這點比較好,大部份時候意識不到其存在。現在暗尖的筆很少了。

3. 彈性小。高檔的筆一般寫起來會比較有變化,responsive, variability! 寫文字可能很好,但是在寫數學的時候這些東西也是比較 distracting 的,至少對於我這種做題費勁的人來說。所以說彈性最好要小一些。當然不等於完全沒有,像某些鋼尖筆那樣;或者寫起來感覺很鈍,那也是不好滴。

4. 順滑程度適中。太滑了不好控制,阻力太大寫得慢。關於這一點 Lamy 2000 在合適的紙上有著非常好的效果。

綜上可見,我對鋼筆的要求是:普通而舒適的書寫感覺,最好讓我意識不到其存在。所以,中低端鋼筆比較適合我,目前也確實是這樣的。Lamy 2000 EF 尖每天用得很舒服,雖然偶爾還是會覺得粗了點;而 Aurora 88 反而很少用。所以現在很煩,趕緊找個地方修一下!訂了支寫樂14K還在路上不知道會怎麼樣。

墨水

順便在寫一點關於墨水。
喜歡的牌子:J.Herbin and Diamine. 總體而言喜歡流動性好,shading 好看的。

用得最多的是黑色,按順序買過 Noodler’s X-Feather, J.Herbin Perle Noire, 寫樂極黑, Higgins Eternal Black, Aurora Black, Diamine Graphite, Diamine Quartz 以及 Diamine Onyx. 最喜歡 Perle Noire, 與其他相比優勢明顯。Noodler’s 很不喜歡,不知道為什麼吹捧得人那麼多。

彩色用得少。綠色的 Diamine Umber, 日常使用過很長一段時間,非常好。最開始的時候買過 J.Herbin Orange Indien, 最後居然用完了也是很神奇。J.Herbin parfume Rose 也相當好。其他的沒有什麼強烈印象。個人不太喜歡藍色系的。

以後應該不會買太多墨水了,大量書寫的話還是黑色比較合適。

A Tree Without, 四月日常

5.7

想不起来题目了,嗯= =

关于数学学习的一个发现:学得越少,用的越少,忘的越多;学得越多,用的越多,会的也越多。是不是这样!发现我复变基本都忘了,十分悲伤。主要是学完之后就没有一门课里用到过。。所以说要多看书。

专业之外阅读量倒是很稳定。。杜诗详注看了九百页了,生词率和读 Blanchot 差不多。。

4.28

The Internet & the smartphone provide us an easy escape, and a source of infinite distractions always available.

4.18

语言

中学之后,读过的书大部分都是英文的。一开始是为了学英语,后来则是因为偏好(以及一直没学好其它外语)。首先是主题上的偏好。有段时间很喜欢古文,似懂非懂地读过一些,后来就主要读西方近现代的作品了。对这些书,读翻译显然不如读原文。每次提到翻译都会想到的一个梗便是读黑塞的《玻璃球游戏》里的“多米尼加共和国”。另外,从质量上说,大陆出版社所出书籍装帧设计纸质等等大部分都不太好。中华书局和上海古籍可以把很好的书用很烂的纸印出来。北大等出版社好多数学书坚持不使用 LaTeX 排版,效果比 Word 还差。写得差就算了还那么难看= = 普通书籍也好不到哪去。我小学的时候似乎译林经典是一系列图片做封面的,各种大型马赛克,想起来之前在微博上看有人说中国的出版社里有着很多 Thomas Ruff 式的图像编辑(忘了应该叫啥了),说得很好!

嗯扯了好多无关的。虽然阅读是英文为主,但写作却绝大部分是中文。因此产生了一种奇妙的不协调。很久以前就想关于这个写一写,一直懒得写。今天不早了要睡觉了改天继续说。。咔咔

4.10

好久没写东西了,之前几篇都是贴的诗。。再写写日常吧
现在是愉快的周五晚上,连续两天的本研讨论结束之后感觉轻松多了。刚才吃苹果的时候再次想到,找到好看的动画真是不容易啊。体会到了一种守恒律:寻找内容与消化内容所付出的总和是相似的。比如说动画看起来很舒服,但找到喜欢的很难;找到好书很简单,但读起来没那么节能。难度倒不是主要因素,而是读书这种活动需要连续的时间,在进入前需要热身,读到兴起时又不愿停下。因此会觉得找到合适的读书时间很难。看动画或是漫画,随时都可以看。是不是这样!不过音乐的话古典找起来容易,又好听,所谓守恒律似乎不成立的说。

以及,虽然无甚关系,语言与描述的复杂性也有类似规律。本学期选了一门通选课理论物理导论,见到了很多以前听说过但始终没有学过的物理知识。这周介绍了相对论电动力学,结论很美很简洁,但用到的数学更为复杂,其实我还并不是很理解。。(几何和物理都差= =)顺便想到,科学语言的发展似乎没有尽头,各种理论都越来越深奥,而人类日常语言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在近几百年里。为什么呢,咔咔。

部活剧第三季开始了,非常开心!哈哈哈哈。不过多了五个人是闹哪样,为什么不按前两季来?!

4.12

Numerical Optimization 的作业要用 Matlab, 不过我不喜欢它,2014b 在两台电脑上都很容易崩溃= = 以及主要原因:很不优美,尤其是跟 Mathematica 比起来。所以说准备再学一个语言。Mathematica 虽好,但是写长一点就看着晕。研究了一下可能学 Python 或者 Julia 吧,晚上看了一会儿,两小时很快过去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