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 – William Forsythe

002.

1.
在 Sylvie Guillem 15年版波莱罗的评论里有人提到 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 于是找到了视频:

看完后十分震撼。电子乐与一种 electric atmosphere. 惊人的速度,力量与线条。发型与服装也很特别。古典的结构与元素,现代的语言。

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 由 William Forsythe 1987 年在 Opéra de Paris 创作,全长26分钟,上面的片断应该是最后的 pas de deux. 之后的1988年 Forsythe 在 Ballet Frankfurt 创作了 Impressing the Czar, 而 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 成为了其中第二部分。最近一次在巴黎演出应该是17年年初 Semperoper Ballett, Dresden 来访,可惜当时我还没有开始看舞蹈。

2.
18/19季 ONP 的芭蕾节目安排已公布了一段时间,回头看看似乎并不那么令人激动。如 Danse avec la plume 的评论所说,几场 classiques / néo-classique 集中在18年十一月到19年三月之间(Cinderella 和 La Dame aux Camélias 时间几乎重合),而剩下的时间并没有多少演出。虽然我个人可能更喜欢 néo-classique 及之后的舞蹈,但在 ONP 还是希望看到更多经典像是 La Bayadère ou Giselle. 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 18/19年在 Festival d’Automne 已经有近十场演出,再在 Opéra Garnier 以五到十倍的价格多加一场意义可能并不大。至于 Ohad Naharin 以及 Martha Graham Company 也可能更适合 Théâtre de la Ville 而不是 ONP.

总之,如果不是 Création(像是上面的 In the middle, somewhat elevated),过多的 danse contemporain 对于 Ballet de l’Opéra de Paris 的舞者来说来说很可能是一种浪费。17/18季中的 Thierrée/Pite/Pérez/Shechter(唯一没去现场的一场),开头的 Frôlons 换做任何舞团都可以胜任,与其说是舞蹈不如说是游乐园表演,还有观众们在一旁拿着手机纷纷拍照。相反,Alexandre Ekman – Play 作为 Création 是这一季度中最为精彩的演出之一。

Maurice Béjart – Boléro

« Dansez, sinon nous sommes perdus » — Pina Bausch

随着 Opéra de Paris 17-18季结束,即将迎来没有演出的夏季。在这两个月里想分享一些新看到的,或一直很喜欢的舞蹈视频。虽然之前在别的地方可能已说过,但依然值得重负:过去一年中发现舞蹈是最令我喜悦与感激的事情之一。

以及:文字部分仅是我(作为门外汉)的一些感想,或许看视频就足够。

波莱罗

今年3月15号晚上在 Opéra Bastille 第一次看到了波莱罗。开头鼓声在黑暗中响起,之后在黯淡的灯光下出现一只伸开的手,从身体侧面上升到头部,扭转手腕后贴着身体降下。换到另一侧。接着双侧同时。而此时在灯光下看见舞者(Mathias Heymann)全身,以及他脚下红色的圆桌。动作速率依从笛声,身体摇晃的节奏合着鼓点。肌肉与肋骨的线条在灯光下清晰可见,同时也有一种极为 félin / féminin 的魅力。步伐充满弹性像是豹(或猫)。音乐逐渐加快,舞也愈加剧烈。双手掷向天空,像是在仪式中祈求或是命令着什么。四周坐着的舞者们逐渐站起,围在红桌附近,赤裸上身摇晃着手臂,看向舞台中央:轻盈地跳起,重重地拍向地面。令人透不过气的速度与力量。直到结尾处舞者全部攀上圆桌,无数向着天空的手随音乐停止而落下而灯光也熄灭——令人无法忘记的瞬间。

十分巧合的是,在 Youtube 上竟然发现了一段现场的视频(虽然不是一天而且像是偷拍

因此可以先看下面这一版本:

Sylvie Guillem

之所以会想到波莱罗,还是前两天看到18-19季巴黎与里昂会有不少场 Jiri Kylian(音标比较难打暂时忽略),在网上看视频时偶然跳转到了 Sylvie Guillem 跳的这一版。


B站链接

看的时候好几次流泪。实在是太伟大的诠释。身体控制,音乐性,肢体的表达,都近乎完美。比方说双手从交叉到打开的动作,普通的舞者像是只抓住两端:从这一刻开始,到这一刻结束。Sylvie 则能表现出整个过程,手臂的弧度与指尖的弧线,速度与加速度(与更高阶),时间在空间中的延展,纯粹的运动。在细节上的表现力比后来看过的其它版本都要好:只需看开头手腕旋转就可感觉到。以及末尾的眼神:无与伦比。

以及也是后来才知道:这是15年她在50岁时在东京的告别演出。随即有一种:「要是我早生两年就好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