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ssemble the Pineapple

Death Death Death the Moribond Morisama walks down the Mori Art Museum

While() :: ::

Icicles move upon the Schwarz Starnbergersee forming concentric rings of ripples of Kantian flavor

O O O OOPs that Freudian Cigar. It’s so elegant so Magnificent.
What Symphony and Symmetry
Respeaking earthly thunder.
DA DA

One says that a word is a flash in which we perceive the thing and what a Mahoshojo thou art emitting lightning strikes from thy fingertips click click click clack clang cliche DA FORT DA FORT

And our existence is but a brief crack of light between two eternalities of darkness. In my end is your beginning. D’ailleurs, c’est toujours les autres qui meurent. FORT fort piano Piano pianissimo

随便写的,后面的好多东西都是最近或者以前读到的。

日本:嚮往之地

日本最想去的地方似乎有這麼幾個:

京都

西芳寺,梦窓疎石

Saihouji-kokedera01_web

神護寺,源賴朝像
衣物的描绘 神品

衣物的描绘 神品

日光

戰場之原(Hitagi!

10190386395_fd3ae6c615_k_web

圖片來自 慢日旅

華嚴瀑布
又是杉本博司拍的

又是杉本博司拍的

直島

杉本博司,護王神社

光學玻璃階梯

光學玻璃階梯

对了今天 Ashbery 的 Notes from the Air 到了,喜欢。一直觉得豆瓣应该加一个选项叫做“买过”

Transparent Novels

两种小说

在巴尔扎克或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所代表的写作传统中,戏剧性的情节是小说的中心。情节在人物间冲突与张力的推动下发展,产生一种“浓厚”的氛围。阅读《卡拉马佐夫兄弟》或《高老头》时,读者被事件的洪流裹挟着进入另一个世界。他的眼光将穿透这一世界的结构:无论是人物的行为,动机以及心理活动,还是房间里微小饰物的摆设以及宏大的自然风景,都会在作者的笔下以充足的细节呈现。也就是说,世界是“透明”的:人物的内心是作者心理分析的对象,每个细微的想法都展现在读者眼前;而事件叙述和环境描写,都服从着叙事的线索和逻辑。

简单(不准确)地说,传统小说致力于“反映”现实,从而使读者“认识”现实。因此,在传统小说中,那些现实中不可见之物变得可见,围绕在情节的中心周围,形成一个透明的世界。小说拥有确定的意义,内容需有一致性与向心力来生成此意义;读者也很容易进入,不必努力产生“自己的解读”。

至于 Calvino 的“轻逸”,Robbe-Grillet 的 Nouveau Roman,还有 Nabokov 的 Transparent Things,则是在此传统之外的新路径。以 Transparent Things 为例,Nabokov 对一些细小的事物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写,而它们与整体的情节并无联系;主人公的梦境被详尽记录,而对它们的分析却无一例外地失败了;死亡、爱情等等事件的发生毫无缘由,对于人物的情绪与动机读者也知之甚少;叙事则来回跳跃,在时间线上留下宽窄不一的缝隙。与书名中的 ‘Transparent’ 恰恰相反,世界是不透明的。Nabokov 提供给读者一系列片断的图景,又设下了重重障碍,使得传统的小说阅读难以进行。呈现在读者眼前的不再是拥有一致意义的现成世界,而是在“无意义”真空中漂浮着的需要自己组装的碎片。

(一个问题:“现实”更像透明的传统小说还是更像不透明的现当代小说呢?

正如书中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名 Clarissa Dark 一样,Transparent Things 自身的不一致是对小说写作的一种有趣“反对”。与反映现实的传统小说不同,它改变现实,发明现实,邀请读者思考现实。看似无意义的文本,实际上提供了阅读小说、观察现实的另一种维度。

联动

当我看动画时,我什么都不想 里关于内容的部分。

Glass Tea House Mondrian Pavilion

glass-tea-house-pavilion-by-hiroshi-sugimoto-designboom-02

Glass Tea House Mondrian Pavilion 是杉本博司在威尼斯双年展展出的作品,前两天看了感觉很有意思。

首先,名字里的 Mondrian 是什么意思?日本房屋室内由方形与矩形组成的几何空间,有时会令人联想到蒙德里安的画,以及表现主义绘画中的 Color Field. 我随后想到,矩形这种形状在视觉上真的十分基本呢,画框是矩形(当然也有其他形状不过相对很少),照片是矩形,书页与屏幕也是矩形。虽然圆与其他几何形状作为符号也很常见,但人选择视觉框架时首选依然是矩形,即使肉眼有着近似椭圆的视界。这或许是因为人对空间认识的基础是理想的欧几里得几何:空间在“现实”里弯曲,但在人的头脑却里是平整而规矩的三维欧几里得空间。(怎么从蒙德里安扯到欧几里得= =

Broadway Boogie Woogie

Broadway Boogie Woogie

杉本博司自己这样说:

the design draws influence from pre-modern abstraction, as perfected by sen no rikyû – a historical figure considered to have the most profound influence on ‘chanoyu’, the tea ceremonial. ‘I decided that a japanese transliteration of the name ‘mondrian’ would be an ideal name. I combined three characters that betoken ‘a modest house where one can hear the birds sing.’ I like to think that this tea house was designed by mondrian after he heard sen no rikyû speaking to him through the singing of the birds

Sen no Rikyû 查了之后发现是千利休,茶道宗师之一。这学期的日艺课上好像听到过他的名字,但是仅留下了模糊的印象。以后再慢慢了解!

glass-tea-house-pavilion-by-hiroshi-sugimoto-designboom-04

第二个有趣之处在于水面的处理。我一开始对“水面”的颜色感到困惑,仔细观看之后发现其实是一层深蓝玻璃马赛克。这种视觉上的游戏十分有趣,不知道在现场看会是什么效果。威尼斯似乎有着悠久的玻璃制造传统,最近在读的 My Name is Red 中有提到。在日本枯山水园林中,以白砂象征海洋;而到了威尼斯,以具有地方特色玻璃象征水,可以说是一种文化融合吧。

茶房原本是闭合的空间,而茶道则在一种幽暗、静谧的环境中进行。因木材被替换为玻璃,茶房封闭的空间从而变得开放,主客之间一种私密的对话现在成为了在旁观者注视之下公开的表演。联想到这学期课上所学到的一些日本传统仪式,原先它们是地方上纯粹的宗教活动,而现今成为了被世界各地游客欣赏的表演。在这样全新的环境中,传统仪式的生命力有着怎样的变化,值得思考。精准加工,表面平滑的玻璃与天然粗糙的木材、石块之间,也隐含着现代与传统的对话与张力。

Read more

Miku 浴衣ver 夏椿

_62Q5989

_62Q5980 copy

附书签一枚

荡漾美如画!

荡漾美如画!

Mosaïques

5 月 25 日

“In place of a hermeneutics we need an erotics of art”

Freischwimmer, Wolfgang Tillmans

Freischwimmer, Wolfgang Tillmans

wolfgang-tillmans-silver-installation-vii-installation-view-serpentine-gallery-london-photograph-gautier-de-blonde

Installation

wolfgang-tillman_exhibition-view_moderna-museet_2

夏天到了期末也快了我最近很忙(主要是智商低做不出题目来),所以这学期结束前预计不更新啦,顶多偶尔发发图。假期我会争取写一些摄影艺术相关的质量高一点的文章,老是发吐槽感觉有点水= = 另外这周二读了 Sontag 的 Against Interpretation,超级赞,小标题即是论文的最后一句。

六月底见!

5 月 20 日

Ailleurs d’Ailleurs

我很喜欢的一个艺术评论站点是他方的他方,主要涉及古典与现代的绘画、雕塑。其标语 “愛與直覺的藝評,不抄襲他人的看法,不賣弄已死的知識”深得我心。在我看来,直觉的共鸣是艺术欣赏中最为重要的,而知识需退居次席。博主在一篇关于 Brancusi 评论中说:

任何第一流藝術品的賞析,都只是「手指」而不是「明月」,鑑賞無法代勞,無法言傳,惟有自己多看多體會。有人能頓悟,有人讀破萬卷經書後悟,文字賞析對第一流藝術品而言是「知見障」,聊備一格而已。本來我想直接貼圖就好,怕被讀友罵我太懶惰,才寫一些字供讀友參考。

我深表赞同。在这里我接触到了许多我十分喜欢的艺术家,也真切感受到了作者分享的直觉与喜悦

顺便吐槽一下,大陆一些“流行”的艺术评论,例如张家玮的或是所谓“百科全书”派的(其实是 hodgepodge 派),虽然我基本没有看过,但无非就是各处搜集资料,八卦,写出一篇篇关于莫奈、梵高、印象派的知识丰富的“美文”,让小清新们在屏幕前热泪盈眶。

5 月 17 日

Parallax

这两天走路时发现,如果将眼睛的焦点从近处的事物上移开,投向无穷远点,会得到一种新的视觉。起初一切都变得扁平,随后视野扩张,事物的形状、结构以及空间感逐渐生成, 与此同时,景象随着视点移动而产生的变化也大不相同,会更加富有动态与整体性,像是在看一幅幅画一样。据我猜测可能是正常的观看模式下眼睛总是聚焦在一两处特定事物上的,所以对于整体空间的感知不足。不过不要在人多的地方尝试,因为对面走来的人会觉得你可能在发呆或者本来就是弱智www

Read more

Barthes, and the pleasure of text

barthes web

A Zen story: An old monk busies himself in the hottest weather drying mushrooms. “Why don’t you let others do that?” “Another man is not myself, and I am not another. Another cannot experience my action. I must create my experience of drying mushrooms.”

阅读《恋人絮语》是一个充满乐趣的过程。用乐趣这个词来形容不够准确,更近似于 ecstasy ,或者是 Nabokov 所说的脊柱所传达的震颤。这种乐趣来自于文本。就我的阅读经验而言,巴特对语言的使用是独一无二的:语言在这里不是叙事、描述、分析或抒情的工具,它拥有着自身的韵律。词语和符号的 nuance 被细致入微地研究,以一种绝妙的形式编织在一起。文本变得透明,因此得以承载那些近乎不可言说的感受。看见自己经历过却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感受以一种清晰而诗意的方式表达出来,可以引发奇妙的共鸣。

Odds & Ends

4月22日

预计是昨天更新的,不过昨天中午一直在折腾宽度,结果还没有弄好,总之暑假再说= =
周日到了现场才发现其实并不是歌剧,而是根据歌剧所以及当时的滑稽戏所改变的木偶剧。演出开始之有前一位研究戏剧史的女教授简要介绍了一下这种表演形式,惊奇地发现能够听懂百分之三四十。演出虽然与预想的不同(乐队的部分没有想象中多),但也很精彩。使用巴洛克时期配器的乐队在最前方演奏,其后有一个很高的木偶舞台,操纵者站在其上操作的同时说或唱出角色的台词。具体感想懒得写啦,总之看演出的感觉还是很奇妙的,更加想去 8 月 30 日大阪的 Magical Mirai 2014 了呢。

Sugarstick EP

by はるこ

あのね、by はるこ

好几天前在P站上闲逛的时候看见了这幅作品,超级喜欢www 在看多了那种平滑的(不知道怎么形容)画风之后对这样自然的画风毫无抵抗力。然后看了下画师的 Tumblr 发现是 98 年的女孩子,感觉真是太美好了啊以及玫瑰色的高中生活就应该是这样吧!!

 

Sugarstick EP

Sugarstick EP

Colate本来就是我很喜欢的一名P主,所以在看到这张图时更加激动了= = 说什么也要买啊!简介上说将在2014/4/26 超ボーマス28 E34发表,不过这个 “超ボーマス28” 是啥呢?查了一遍之后发现全称是 The Voc@loid M@ster 28, 一个规模很大的V家同人展。幸运地在淘宝上找到了场地代购,于是就开始满怀希望地等待了w

 
Read more

Approximations

In truth, it is not knowledge, but learning, not possessing, but production, not being there, but travelling there, which provides the greatest pleasure. When I have completely understood something, then I turn away and move on into the dark; indeed, so curious is the insatiable man, that when he has completed one house, rather than living in it peacefully, he starts to build another.

Letter from C. F. Gauss to W. Bolyai on Sept. 2, 1808

from Numerical Mathematics, Springer-Verlag

 最近一直在找ODE的资料,发现二维函数多项式逼近的文献怎么那么不好找啊?目前为止只找到Bernstein多项式,不过只有理论价值不能实用。二维Interpolation倒是有不过感觉也很麻烦的样子。再看两天要是还没有就要考虑要不要用这种方法了。。

开始学Mathematica了,感觉语法有些地方很奇怪,比如说这样的东西
(Sin[#] + Log[#])& /@ {a,b}
输出就是
{Log[a] + Sin[a], Log[b] + Sin[b]}
(不太清楚怎么输代码= =)
反正挺神奇的。正在同步学习Core Language以及目前要用的东西比如ODE解法之类的,不过时间有限进度比较慢就是了= =

随想

  1. 表达 豆瓣上看见一句评语“重复的自我表达,耐受性不高”。仔细想想这句话的蕴含着什么?自我表达是艺术的目的(之一?),然而不同作品表达的方式大相径庭。在伟大的作品中,自我表达拥有一种普遍的生命力,艺术家在寻求自我的过程中达到了人(作为一种理想)所追求的高度。在平凡的作品里,个体意识时常是一种局限,它使得形式与语言朝向内部的世界,显得单调与重复。这里有太多“我”,但观者所想见到的那个真正重要的“我”却不在场。在思想以外,问题或许在于艺术家所掌握的形式,因为形式是表达的手段。贫乏的形式只能带来令人不悦的重复(参看中国现代艺术家),而深刻的形式永无竭尽的方式表达一个看似简单的核心(here goes a list of great painters)。
  2. 词语 在写关于摄影的论文之时,我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将某些想法用词语表达是如此的困难,也逐渐开始对文字及语义产生了兴趣。比如说,使人得以欣赏艺术品的那一部分(一部分什么?),应该如何命名?是理性,判断力,还是其它?我们用于分析事物的这一套语言体系,有着怎样的功用与限度?(想到数学集合论公理化)。将事物分解为许多部分,命名而后分析,这种过程能得到什么,不能得到什么?不同的人对于语言所指事物的认识,有多少是相同的呢?对于美的定义,以及对于科学的定义,意味着什么?词语是不是可以看成一片片云呢(text cloud),以其为中心聚集着词语的联想,事实与图像,阅读的文本,无形的思想,还有听觉,触觉,无尽的记忆与印象。“雨”这个字,落在每个人心中,激起的涟漪又是怎样?(on the surface of those vivid images )。所以说语言,记忆,还有感受着世界的人,真是太奇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