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奔跑着歌颂 K551

大三有些忙以至于好久没写了。虽然每天都会看到想到一些有趣的东西,但很少有“闲暇”把它们记录下来。这两天 APEC 虽然放假但是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写写数值代数大作业啊看看书什么的。。前两天网上看耳机的时候突然想奔歌一下这几年买的东西,先从耳机与音乐开始。

AKG K551

一年半多以前买的,最初只是觉得 DT880 在宿舍不方便,想买个普通的封闭式随便听听,一开始甚至想买 K420 还是什么(后来看到大小之后庆幸还好没买)。碰巧我妈当时有苏宁网上商城的卡,耳机选择很少于是就买了这个,顺带着还买了 Denon DCD720. 现在, K551 是我最喜欢的耳机(当然高端耳机基本都没听过!)。简要概括一下特点:低频量少,整体声音自然透明,很合我的口味。我听音乐范围比较窄,最近的话大约是一半古典一半ACG, 古典主要是古乐以及巴洛克,以及一些浪漫派以后的室内乐,基本不听交响歌剧等大编制;ACG 的话主要是 Vocaloid 和 OST. 偏向细节与解析,不太重视声场与气势(没啥感觉)。所以我听 K551 感觉非常舒服,低频少这一缺点在我看来反而是优点。。而且低频质感不差啊!现在价格超便宜!推荐!

Denon DCD720

Denon 比较低端的一个台机,但是目前我觉得完全够用了,而且有 iPhone / iPod 接口可以当 DAC 非常方便。现在我听古典大部分时候都是用 iPhone 上的 Spotify 播放然后连到它再连耳机,很随意了。。

5124NqxKjRL._SY450_

音效与音乐

瞎扯一下,困了。
我觉得过于注意音效会分散听音乐的注意力。
听音乐的乐趣在于感受作品,音效达到及格水平足以。
当然各人的及格水平不太一样,对我来说是比较准确地还原细节。
我最近喜欢古乐,或者說 Period Instruments 的一个原因就是感觉它们听起来有更多的细节(可能和录音有关),和更为独特的性格。
虽然我并不认识它们= =
所以最近准备买一套 Guide des instruments anciens du Moyen Age au 18e siècle 这个听听看。

还有豆瓣上关注了一些古典和同人音乐爱好者感觉好开心w

其实主要的新闻是前两天买了 K612 Pro。嘿嘿

L’Ombre Framboise

10.21

有人说 Tillmans 的 Neue Welt 是“宇宙境界”,今天看 James Turrell 的时候感觉这个词很合适。震撼程度仅次于一年前看杉本博司的那本。过几天再上图。想买!!

10.17

Capture One 7 输出的尺寸锐度和大小还有一点问题。。


10.15
Jeff Wall

以前就听说过不过一直没怎么看过作品。很喜欢这组,先贴两张(还是一张?)

2014-10-15 131701

2014-10-15 131820 copy

10.6
TYRELL CX

TYRELL CX

实在是太美了!Sublime!

10.1

喜迎国庆,奔歌一下 Audible.

在用 Audible 之前,我听有声书时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保存进度。iOS 上自带播放器暂停之后分分钟被终止(忘了术语了),播放进度自然就没了。Sony M10 不关机还好,一关机经常连音轨都不记得。

Audible 就方便多了,播放的位置保存在网上,即使用多个设备也完全不用在意进度。相当方便!

收费是订阅制,一开始送一本免费的,之后每个月一本,15美元不到。看上去有点贵,其实是有点贵。原来我在 AudioGo 买的时候大部分才几块钱!(可能因为买的是莎士比亚)。不过 AudioGo 已经木有了。唉,太伤心了!好不容易支持了一下正版还是倒闭了。

现在在听 Moby-Dick, 实在太爽= = 就像小时候听故事的感觉一样,让我觉得 Nabokov 也没有那么厉害了(虽然还没读 Ada or Ardor) Melville 太厉害了!炸裂!

其实这是第一个月送的书,而现在已经进入第三个月了却还没听完(T_T) 听完了之后下一本是 Hardy!

9.28

还是写日常比较爽= =

最近越来越觉得喜欢看的动画是一件很难的事。我在空闲时间看的东西,除去网上闲逛时看的无聊内容,大概可以分成书和画册以及动漫这两类。对于书与画册,找到有意思的很简单,而阅读的过程会需要比较高的专注度与精力;动画与漫画看起来轻松,但是找到喜欢的内容却较为困难。选择去看什么,和这两种成本的总和相关。

喜欢的动画,是那些能够让我得到“只有动画才能带来的”体验的作品。主要可以分成以下两类:日常搞笑,以及“形式”作品。前者例如《南家三姐妹》、《摇曳百合》与《悠哉日常》;后者有《化物语》、《乒乓》还有《锁锁美同学 @ 提不起劲》(好像说过很多遍了!)。首要的标准是形式风格,剧情什么的越少越好。

欣赏不了的种类就相当多了。很多经典作品都没兴趣看,有天抽空看了一下评价似乎很高的《无罪》,也没什么感觉(美术制作很精良却无趣,至于引用什么的,嘿嘿嘿)。对于被称为剧情 ‘mind-blowing’ 的巨人以及其他,我只想说这评论太他妈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然深井冰 LoveLive 还是很好看滴。

所以这学期准备基本不看动画了,原先投入在看动画的时间拿来学学日语比较好。另外上学期主要看书多,画册和影集没怎么翻,这学期反转!

今天是第二周的周日。正在看 Millais, 下周借一下D版看到的 Alex Webb 的 The Suffering of Light.

We Are Pop☆Candy! Very happy!

Parts of a World

DSCF3525 2 copy

DSCF3473

DSCF3475

DSCF3476

DSCF3479

DSCF3480

DSCF3487

DSCF3489 1

DSCF3502

DSCF3509 1

DSCF3505 1

Read more

半个梨的十三种看法

Heihei

DSCF3413 copy

DSCF3414 copy

DSCF3415 copy

DSCF3416 copy

DSCF3417 copy
Read more

我是新房厨

形式:快速,间断,轻逸,无意义。很多人说新房不如那些真正的大师(可以列出一长串名字),差距在于形式与叙事的统一;而我喜欢的正是新房那些与内容无关的形式细节。

例如化物语,忍野 メメ 上衣移动,花纹却静止。(新房其他很多作品里都有)当时就觉得非常有趣。后来看了源赖朝像,更加欣赏这一细节。

Bakemonogatari - 01 (BD 1280x720 AVC AACx2).mp4_20140731_185441.678

源赖朝像

新房四十五度,与绘画里指向天空的手相似,一种话语,或者说 Gesture. Fery intense, fery poetical. 至于重复,重复在各种各样的作品里再常见不过了。在不同情境下做出相同的动作,会使动作本身更加丰富有趣。(它们本身并无指向

在《化物语》之外,比较喜欢《锁锁美》。观看时,可以完全不在意剧情或是“内涵”(客观的说也没啥可在意的),而只关注所看见的。

Read more

一个发现:经验与风景画

(惠特曼与自然经验的后续)今天走路去学校的时候想到了绘画。发现自己喜欢的画家,如 Morandi, Redon, 常玉,朱德群,大致可以分成抽象 / 人像两个主题。风景画家很少。确实,在看 Cezanne, Friedrich 或是 Turner 的时候,虽然能意识到其伟大,但总感觉共鸣强度不够。

想了一下,原因与读诗同样:缺少对于自然景观的经验。从小到大,我一直居住在城市里,没有长时间地观看或体验过多少自然风景。对于抽象画,我可以很直接地感受其形式;然而对于较为具体的风景画,由于缺少以经验为前提的共鸣,我会将它认为是一种对风景的现实描绘,更多在 Representative 而非 Figurative 的层面上感受,因而不够丰富。

所以以后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在自然或者乡村的环境里待一段时间,以丰富经验与感受力。(虽然这种话在当今有一种强烈的小资意味(笑)

Friedrich

Friedrich

Morandi

Morandi

常玉

常玉


Read more

Assemble the Pineapple

Death Death Death the Moribond Morisama walks down the Mori Art Museum

While() :: ::

Icicles move upon the Schwarz Starnbergersee forming concentric rings of ripples of Kantian flavor

O O O OOPs that Freudian Cigar. It’s so elegant so Magnificent.
What Symphony and Symmetry
Respeaking earthly thunder.
DA DA

One says that a word is a flash in which we perceive the thing and what a Mahoshojo thou art emitting lightning strikes from thy fingertips click click click clack clang cliche DA FORT DA FORT

And our existence is but a brief crack of light between two eternalities of darkness. In my end is your beginning. D’ailleurs, c’est toujours les autres qui meurent. FORT fort piano Piano pianissimo

随便写的,后面的好多东西都是最近或者以前读到的。

日本:嚮往之地

日本最想去的地方似乎有這麼幾個:

京都

西芳寺,梦窓疎石

Saihouji-kokedera01_web

神護寺,源賴朝像
衣物的描绘 神品

衣物的描绘 神品

日光

戰場之原(Hitagi!

10190386395_fd3ae6c615_k_web

圖片來自 慢日旅

華嚴瀑布
又是杉本博司拍的

又是杉本博司拍的

直島

杉本博司,護王神社

光學玻璃階梯

光學玻璃階梯

对了今天 Ashbery 的 Notes from the Air 到了,喜欢。一直觉得豆瓣应该加一个选项叫做“买过”

Transparent Novels

两种小说

在巴尔扎克或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所代表的写作传统中,戏剧性的情节是小说的中心。情节在人物间冲突与张力的推动下发展,产生一种“浓厚”的氛围。阅读《卡拉马佐夫兄弟》或《高老头》时,读者被事件的洪流裹挟着进入另一个世界。他的眼光将穿透这一世界的结构:无论是人物的行为,动机以及心理活动,还是房间里微小饰物的摆设以及宏大的自然风景,都会在作者的笔下以充足的细节呈现。也就是说,世界是“透明”的:人物的内心是作者心理分析的对象,每个细微的想法都展现在读者眼前;而事件叙述和环境描写,都服从着叙事的线索和逻辑。

简单(不准确)地说,传统小说致力于“反映”现实,从而使读者“认识”现实。因此,在传统小说中,那些现实中不可见之物变得可见,围绕在情节的中心周围,形成一个透明的世界。小说拥有确定的意义,内容需有一致性与向心力来生成此意义;读者也很容易进入,不必努力产生“自己的解读”。

至于 Calvino 的“轻逸”,Robbe-Grillet 的 Nouveau Roman,还有 Nabokov 的 Transparent Things,则是在此传统之外的新路径。以 Transparent Things 为例,Nabokov 对一些细小的事物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写,而它们与整体的情节并无联系;主人公的梦境被详尽记录,而对它们的分析却无一例外地失败了;死亡、爱情等等事件的发生毫无缘由,对于人物的情绪与动机读者也知之甚少;叙事则来回跳跃,在时间线上留下宽窄不一的缝隙。与书名中的 ‘Transparent’ 恰恰相反,世界是不透明的。Nabokov 提供给读者一系列片断的图景,又设下了重重障碍,使得传统的小说阅读难以进行。呈现在读者眼前的不再是拥有一致意义的现成世界,而是在“无意义”真空中漂浮着的需要自己组装的碎片。

(一个问题:“现实”更像透明的传统小说还是更像不透明的现当代小说呢?

正如书中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名 Clarissa Dark 一样,Transparent Things 自身的不一致是对小说写作的一种有趣“反对”。与反映现实的传统小说不同,它改变现实,发明现实,邀请读者思考现实。看似无意义的文本,实际上提供了阅读小说、观察现实的另一种维度。

联动

当我看动画时,我什么都不想 里关于内容的部分。

Glass Tea House Mondrian Pavilion

glass-tea-house-pavilion-by-hiroshi-sugimoto-designboom-02

Glass Tea House Mondrian Pavilion 是杉本博司在威尼斯双年展展出的作品,前两天看了感觉很有意思。

首先,名字里的 Mondrian 是什么意思?日本房屋室内由方形与矩形组成的几何空间,有时会令人联想到蒙德里安的画,以及表现主义绘画中的 Color Field. 我随后想到,矩形这种形状在视觉上真的十分基本呢,画框是矩形(当然也有其他形状不过相对很少),照片是矩形,书页与屏幕也是矩形。虽然圆与其他几何形状作为符号也很常见,但人选择视觉框架时首选依然是矩形,即使肉眼有着近似椭圆的视界。这或许是因为人对空间认识的基础是理想的欧几里得几何:空间在“现实”里弯曲,但在人的头脑却里是平整而规矩的三维欧几里得空间。(怎么从蒙德里安扯到欧几里得= =

Broadway Boogie Woogie

Broadway Boogie Woogie

杉本博司自己这样说:

the design draws influence from pre-modern abstraction, as perfected by sen no rikyû – a historical figure considered to have the most profound influence on ‘chanoyu’, the tea ceremonial. ‘I decided that a japanese transliteration of the name ‘mondrian’ would be an ideal name. I combined three characters that betoken ‘a modest house where one can hear the birds sing.’ I like to think that this tea house was designed by mondrian after he heard sen no rikyû speaking to him through the singing of the birds

Sen no Rikyû 查了之后发现是千利休,茶道宗师之一。这学期的日艺课上好像听到过他的名字,但是仅留下了模糊的印象。以后再慢慢了解!

glass-tea-house-pavilion-by-hiroshi-sugimoto-designboom-04

第二个有趣之处在于水面的处理。我一开始对“水面”的颜色感到困惑,仔细观看之后发现其实是一层深蓝玻璃马赛克。这种视觉上的游戏十分有趣,不知道在现场看会是什么效果。威尼斯似乎有着悠久的玻璃制造传统,最近在读的 My Name is Red 中有提到。在日本枯山水园林中,以白砂象征海洋;而到了威尼斯,以具有地方特色玻璃象征水,可以说是一种文化融合吧。

茶房原本是闭合的空间,而茶道则在一种幽暗、静谧的环境中进行。因木材被替换为玻璃,茶房封闭的空间从而变得开放,主客之间一种私密的对话现在成为了在旁观者注视之下公开的表演。联想到这学期课上所学到的一些日本传统仪式,原先它们是地方上纯粹的宗教活动,而现今成为了被世界各地游客欣赏的表演。在这样全新的环境中,传统仪式的生命力有着怎样的变化,值得思考。精准加工,表面平滑的玻璃与天然粗糙的木材、石块之间,也隐含着现代与传统的对话与张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