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近在听 How to Change Your Mind 这本书, 有关致幻剂(Psychedelics)可能给人带来的精神改变或启迪。例如在 LSD 实验中,被试者可能会有如下种种体验:物体的形状与色彩发生变化,自我意识与控制放松,与世界、宇宙或神这样的概念产生联系,感受到万物的统一。(在书中还读到过这样一个实验,给晚期癌症患者服用一种 psychedelic 之后, 有过半的患者称「减轻了他们对于死亡的恐惧」。论文原文:Psilocybin produces substantial and sustained decreases in depression and anxiety in patients with life-threatening cancer: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trial

这样的体验与所谓「宗教体验」有些许相似:日常的知觉与判断被扰乱而后更新,清晰的意识变得模糊,进入更广阔的统一。

同时也断断续续在读西田几多郎『善的研究』及另一本西田的介绍性读物。其中「纯粹经验」这一概念大抵指的是在主客体差别尚未产生,感知被意识分割之前,一种直接、纯粹的经验。而我们的日常经验,则像是在无限流动的「纯粹经验」中,由「自觉」作用「限定」得到。

(Oceanic boundlessness, Transcendence of time and space)

(“Oceanic boundlessness, Transcendence of time and space” 论文截图)

Psychedelic 或冥想的经验之所以意义深刻,或许正在于其悬置反思,开放意识,如进入一条无边河流。虽然如此,或许并不能说这种「超越」的体验或模式就高于日常的意识,或认为「宗教体验」比科学理性于人类更根本。 设想意识若一直处于弥散状态,个体也一直溶解在集合之中,那么从这种统一中脱离,形成一种清晰的场所、时间或自我的可能与行为(自觉与限定),可能同样重要而令人激动。

日常经验固然称不上神秘,但也不似学者分析那般鲜明,正如人即使醒着也可能只是处于另一种昏睡之中。意识与思考,表达与感受,或许仅是一切发生的事件,流泻的时间中的微小部分(difference / differential)。或者,身体能做什么,有怎样的知识,又了解多少(设想一天早上醒来后,只可以控制肢体中每一束肌肉的收缩与舒张,是否可以成功翻身下床)。以及寺庙中的僧侣研读经卷所领悟的,与软件工程师吃下一小块蘑菇后的体验相比,又如何。

在无限的潜能之中,在流动的瞬间之间,在两种相反运动交叉的轨迹线上来回跳动。完全的清晰、独立与完全的溶解、统一同样困难而美妙。两者或许都只能是短暂的顿悟,像闪电降下或火山喷发,贯穿整个空间,连结天空与地面——扩大的动态与范围。

1. 在地铁中另一个时刻,读书时产生的想法与更早的想法产生对应——思维的速度,耳机中音乐的节奏,地铁从站台出发的加速度,三种运动的叠加与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