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五月的星期六上午
去超市买来草莓 蓝莓
樱桃、梨和苹果 并感到幸福
或许有许多人(与更多动物)
从未尝过这么好吃的樱桃
而我未能尝试的事物 应该不会更少:
在山与湖之间度过童年
不带手机旅行
穿黑色短裙(与短靴)
听巴托克四重奏做数学题
与中等体型的乌鸦成为朋友 等等所有

2.
认为自己做过这样一个梦:
环绕上升的圆形长廊
外侧是灰色墙壁 与无数的门
内部被天空照亮
打开一扇又一扇门:
空无一物或
废弃的杂物上满是灰尘
再次拧开房门时
却已不在原先的阶梯处。
时常回想起这个梦
仿佛在无尽的上升中会隐藏着
一条道路——必然而笔直
可想得越久便越不确定
真的做过这样一个梦
还是仅仅期待着
期待从天上垂下青白色绳索
由云与草叶编织成 攀爬时
在掌心读出真理的叶脉

3.
拍照时应该小心自己的影子
暧昧的阴影从底部出发
固执而无奈的明暗法—
草叶间深浅不一的自我
无法消失 无法隐藏于看见的景色

4.
地铁在隧道中啸叫
闪烁的灯光照亮了玻璃窗
划痕间断闪现 不可辨识
当列车停止在炎热的空气中
一切声音也都消失
女人站起向窗外望去
从远方传来轨道的震动
而我们都在夜晚空荡的车厢里——
是这个瞬间 仅存且仅需的知识

5.
在同一个晚上 早些时候
听意大利语唱出爱情
唱着亨德尔三百年前的旋律
想象战争与巫术 激情的火焰
燃烧并熔解时间—
连结起所有的故事
融化在唯一的故事里

痛苦或快乐在体内一一重现
于此刻与无尽的历史相连
正如夏草出生而后死去
在这个瞬间 在每个瞬间
在这唯一而永恒的运动之中

6.
在一切事物间 在唯一的世界中
在所有经历与想象过的时间里
没有什么真正缺席
开始寻找 无论是否知道
是什么 在何处 能否触及
最终会抵达哪里
单纯地行走
(在此刻夏日柔软的草上
便以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