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写下一些喜欢的事情,并感谢它们对我的影响

influence | noun
late Middle English: from Old French, or from medieval Latin influentia ‘inflow’, from Latin influere, from in- ‘into’ + fluere ‘to flow’. The word originally had the general sense ‘an influx, flowing matter’, also specifically (in astrology) ‘the flowing in of ethereal fluid (affecting human destiny)’. The sense ‘imperceptible or indirect action exerted to cause changes’ was established in Scholastic Latin by the 13th cent., but not recorded in English until the late 16th cent.

influence | nom féminin
ÉTYM. v. 1240 ◊ latin médiéval influentia, de influere « couler dans »
Famille étymologique ⇨ FLEUVE.

受到影响,正是置身于流动之中,感受并跟随它的运动;同时敞开自身,迎来流入:自由地听从命运。

舞蹈

最近喜欢上了芭蕾。10月8日在 Théâtre des Champs Elysées 看了 National Ballet of Canada 演出的 Neumeier 版 Nijinsky, 看完之后十分感动。于是紧接着在 Opéra de Paris 看了一场 Balanchine 的 Jewels, 十月下旬又看了两场 Balanchine –
Agon / Teshigawara – Grand Miroir / Bausch – Le Sacre du Printemps. 有着与刚开始听古典时相似的心情。

或许是今年才感受到舞蹈这种本能。在听 Danzon No.2 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想要跳舞(因为不能自己弹出来)。听其他一些音乐时也会想「如果能将其中的能量通过身体传达就好了」。在音乐会上坐着有时会感到「速度」不够,没有一种东西能够与音乐平行流动,形成对位(在家听音乐时,若是与阅读的节奏契合,会有极其美妙的体验)。当然,这很可能是出于对音乐内部结构感受力的缺乏;然而或许正是这种感受指引我接触舞蹈。当我看到 Nijinsky 舞台的第一幕,就意识到:「这正是我在寻找的」。

舞蹈之于身体,或许正如诗歌之于语言。语言不只是日常交流的工具,正如身体不只是我们与世界接触的中介:我们被邀请在其中探索,进入一种更为丰富的状态。

读书

借此机会也简要回顾一下在舞蹈之外,形成了我生活或经历的那些元素吧。首先是读书。(Name-dropping 开始了!)最早让我体会到阅读乐趣的可能是鲁迅,像是《故事新编》;以及契诃夫、莎士比亚。后者在中学时开始读原文,算是进入英语文学的开始。Nabokov, Hardy. 中学时黑塞影响也很大,后来逐渐消退。现在来说的话,最为主要的几条线(或者说流域?)是 Nietzsche – Emerson – Kierkegaard, Faulkner – Melville – McCarthy, Whitman – Dickinson – Stevens – Crane, Pessoa – Paz – Parra. 与其并立的是庄子、杜甫,以及清少纳言 – 和泉式部 – 松尾芭蕉。啊感谢生活。

音乐

最开始听的是 Gould 的平均律以及 Carlos Kleiber 的贝多芬,现在最喜欢的作曲家还是贝多芬!最喜欢晚期钢奏和弦四当然还有贝九。指挥自然是 Herreweghe.

绘画,摄影,电影,建筑

前两者在主页上写了。电影的话是侯孝贤,建筑(受的影响还不够)或许可以说是桢文彦。

嗯,只是一篇简单的用来表达喜爱与感谢的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