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周一傍晚去超市。在交错轨道上方的通道中,一边走一边想各种各样的事情。人经常意识到周围世界的噪音,却难以察觉到自己意识中的噪音。想法接连产生,便在其后追逐,很少怀疑自身的主动性,或是停下在短暂的静止中,审视走过或将要走的路。

而正当我纠结着晚饭吃什么、何时去剪头以及回去是不是该看看实习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左侧被云层覆盖的天空。在层叠的积云中露出一小块淡蓝,其上纤细的飞机云隐约可见。近似半圆的形状像是眼睛。在这种温柔的目光下,所有日常的烦恼放低声音,平静像水波在四周泛起,感到一种力量将自己与远处相连。

短暂瞬间后周围的声音再次响起,头脑中也变得热闹起来,不过一切与之前都有了些微小的差别。此刻想到「恒に転ずること暴流の如し」—— 烦恼是瀑布边缘飞散的水珠,而我是瀑布永恒的流动。

2.
同一天晚上,从超市回到学校,走下公交车时脚下的砂砾还有些潮湿。看向远处的天空,更深的蓝色染上些许淡红的色调。突然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在所有这些已发生与未发生之间,在做过所有这些事、没有做过更多的那些事之后,世界依然在我面前,不断敞开,显现出惊喜与新的可能。每一天都变得更加熟悉,每一天也变得更加陌生。L’étonnement.

3.
中秋前两天晚上在学校操场跑步。逆时针跑了几圈后看四下无人,于是变成顺时针继续跑(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展开)。十分喜爱日落后的蓝色氛围。在进入弯道前,忽然于杉树顶端看见明亮的圆月。淡黄色光芒弥散在天空的背景上。环形山的明暗清晰可见。当我在环形跑道上前进时,月球下降并隐藏在杉树后方,被枝叶遮挡,而我将那些明亮的碎片重新拼合成一个圆,更加巨大。跑步的周期对应月的周期,身体的运动让我看见月的运动。跑步结束离开,在操场中央的草地上对着月亮后退,看它也放缓速度,最终在两棵树的空隙上方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