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起床后发现喉咙痛比前日加重,激烈地思想斗争到立马出门也会迟到的时间后,不得不给导师发了封邮件在家休息。今天早上起来时并没有好很多,但还是决定去实验室。到了下午五点一刻走出学校时,却出乎意料地感觉好了不少(劳动使人快乐?。。不其实只是面对电脑不用说话而已

在公交站等待。阳光随着几朵云的运动忽然变得强烈,于是想要移动到阴影里。回头张望,看见一个人正坐在我的影子里读书,更准确地说是我的影子恰好覆盖了书页。片刻犹豫后决定还是保持不动好了。当我再次回头,摊开的书在阳光中正被举起,白色耀眼像是雪覆的峡谷;同时听见引擎声并感受到热度。

进食完毕后回到寝室的路上恰好碰到学长,并被邀请去吃西瓜。在充盈着夕晒的小屋内略胖的学长和略瘦的我面对面吃着红色的无籽西瓜。学长和往常一样向我传达了一些有关实习与工作与读博士的经验,我和往常一样心怀感激地听着并感叹学长真是好人。吃完后我们擦了擦地板说了再见。我回寝室后拿了之前我妈从英国带来的一罐茶叶与饼干下楼送给了学长。学长也对我表示感谢。

中午天气还很阴冷,所以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林荫里读书或午睡。我想对于我这两个月实习生活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或许是发现或是「熟悉」了在球场边缘,夹在一棵道格拉斯冷杉与另一棵还未辨识的松树间的草地。草地黄绿交织,一侧布满了道格拉斯脱落的松球,上面有许多标志性的三叉苞片。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在凉爽的树荫中休憩,真是再美好不过了。在自然里感觉到自由,舒缓与流动的能量。啊!我爱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