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七号写的,不看的话都快忘了。一个月之间真是变化了很多呢。

过去的两个月里发生了许多事情。或许在一段时间之后,我才能把它们令人满意地记录下来。然而时间不会停止。生活的每个方面都与过去不同,习惯的方式已经被甩在了身后,无论是否留恋都无法再度寻回。于是就这样前行着。

似乎是从今年冬天开始,我(再次开始)渴望与他人的产生联系:或者说,开始体会到一种新的孤独。这种孤独并不是像过去那样,一个人做些喜欢的事情像是读书或者摄影,并因此自我安慰:“这些事一个人也可以做”之后就可以消解的孤独。换言之,过去(中学到大学)希望有人可以理解我,现在则希望在自身的行动中与他人相连结。物理上的孤独有时是可怕的,比如一个人生病住院抑或搬家,又或是满是忧虑的年轻人也无法理解的老年的孤独;然而人作为整体,也就是心灵与身体同时感到的孤独,或许更加可怕。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那么多人将身体与心分开吧。

在 Robotique 的实验室实习开始接近一个月。真正开始做之后,之前的焦虑或是期待逐渐消失,一天天单纯地学一些东西,再尝试将它们应用。感觉并不比期待的更差,在身体状态好的时候甚至还是愉快的。不过问自己:想要在将来一直继续这样的生活吗?难以做出肯定的回答。如果想象中的研究行为变成为某个公司工作,答案会变得更加否定。

是啊,作为一个逃避现实的人(虽然我一直拒绝承认这一倾向),在还有一年从「工程师学校」毕业之际,发现自己依然还没有寻找到未来想做的事情。不过我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虽然说起来很简单,但是我认识到:我的人生并不只是有「科研」或是「工作」这两种选择。我真正想要做的,是依据我的愿望,自由地生活。做我想做的事。或许也是我应该做的。

为什么?因为像这样早上早起乘坐拥挤的公共交通,在工作的处所读过白天的大部分时间,晚上疲惫地回到住所,用仅剩的时间来进食,娱乐,或是自我发展。这样的生活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我人生中最快乐最充实的时间,是我运用自身的力量与意愿,去改变自己的生活的时候:或是变得更加健康,或是获得更多的知识,或是创造什么东西(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而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意识到,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也应该有着同样的行为啊。自由而不受拘束的活着。

其实人自身施加的约束比社会还要多吧。或者说,社会与他人约束,会被人吸收成为自身的一部分。仿佛没有这些约束,就无法形成一个固定的躯体。这正是群体伟大与可怕之处。

「稳定」或者说「安全」并没有那么重要。即使是在看似平凡的日常里也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经历危险。如果只是因为对于某些不可见之物的恐惧,或是害怕丢失一些从来没有过的东西,而不敢尝试那些真正吸引自己的东西。

我希望生活能像我的阅读一样丰富。并且我希望这种丰富是我创造的,是在我与世界主动的交换行为中达成的。

今天写得像以往一样没有逻辑。之后再修改吧。

我想我需要认真地写一些能够让读者感到有价值的东西。而不是简单的自我暴露。那样的话只要单纯地在笔记软件里写就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