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二十日

乌鸦伸出趾爪
自身严厉的美
在落雪的空中发觉
在协和广场上空盘旋
在旺多姆广场柱顶停歇

纯洁的黑色或闪亮的不善良
无暇油亮的羽毛
像人们的后脑勺

人类的恐惧与焦虑
有时让通灵的乌鸦也消化不良
倾巢而出的夜间空袭
送给邻居们波洛克的模仿

午前路边闻到植物腐烂的气息
绿草上笨拙地跳动着一只乌鸦
在这一瞬间停下 歪着头看向我:
是昨夜的雨
还是早上有海水漫过

深红暮色里群鸦单纯的鸣叫
在平行的电线上孤独线性叠加
无尽的黑色 即使被闪电击中
也不可能看见羽翼下的白骨
以及新鲜的心脏

一月九日

仙人掌在白天模仿
向日葵的热情
还更加不偏不倚 向四面八方
献出自己脆弱的刺
虽不能够收集雨水
但也能让爱好攀爬的猴子们绝望

夜晚昏黄月光下
刺尖闪烁古老的银色
在无边无人的实验室里绽放电光

像这样漂浮着 近乎不可知的自己
隐藏在混沌的夜色中
尖刺的延长线在远方变得稀疏
却依然时刻感觉到切割的刺痛

手掌阴影下沙丘边缘
变色龙缓慢地挪动在未知视线
叠加成的彩色棋盘上方
在每个边界停下 长考一分钟
等到鳞片硬化 进入埃舍尔的版画

深蓝色夜幕上并立着赤松与笠松
看那安定的三角形顶端的晚星
有着仙人掌果实的颜色呢

21.01.17

在夜空中追踪分歧的海岸线
灯塔倒立 被海水淹灭
透明的波浪声 过于遥远
海雾在金星的光芒里凝结
之后黏合成银盐胶片
这时只要剪下那些 还在流动的瞬间
再等到无风的晚间
在响彻静电声的暗房里
便可以尽情篡改 白日里蚀刻的记忆

01.02.17

每天都在等待
今天会不会 有什么好事发生
像是天气放晴 疼痛消失
无数尝试后迎来短暂和解
无意中达到 快遗忘的目标
也许只是回应一个微笑
在中午发现喜欢的菜
以及在哪里遇见 另一个人

等待着新的等待开始
在勤勉与麻木的灌溉下
镶嵌在身体里的种子
何时才会发芽

在无人的公交站前等待 而等待着旅人的
是冰冷的金属长凳 与覆盖寒霜的玻璃幕墙
于冬日迟缓的时间里朝向太阳
脸颊被温暖的光芒所包围
后背拂过潮湿的晨风
仿佛是岛屿上 冥思的海鬣蜥
闭上眼观看在远处跳跃的力量

从白色移动到浅黄
是视野里跳跃的线条 颤抖的干涉图样
随着睫状肌屈伸 放大或缩小
直到变化的颜色成熟 停止在橘黄
一切也都停止 弥散在明亮的光场
漂浮的光线 试图打开 虚掩的门
照亮记忆里
月夜的画框
在等待的尽头
是热情的橙色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