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期

月相转换时
缓慢现出背面
可见的行动连结
组成无形的差别
供人理解

痛苦是更长的轴线
像月球一样旋转
围绕无光的中心
衰老 而后成熟
最后沉入海面

月光下海潮碎裂
白色完结
最后的话语
在海鸥的羽翼下显现

界限

冬日清晨的分界线
一侧是阳光与露水与青草
一侧是阴影下灰白的冰霜

未来的梦或是从未来过的回忆
尝试着变得更加清醒
从现在醒来进入永恒
跨过所有的边界与怀疑

是不自由令我不幸
还是不幸令我不自由
无论如何都想要穷尽
自己无限而微小的可能性

灰色地图册上转动着金色罗盘
写出脑海中正在发生的一切
寻回流逝的一切
再忘记写下的一切

我需要更加自由的联想
还有更直接的观察
像草莓籽一般
深深嵌入世界表面的各处
弯曲每一种界限

目的

在夜里自问写作的意义
为什么写或为谁而写
它是否必须
我能不能停在这里

还不行-在画出第一个圆之前
不再是固定的圆心
也不是圈外的他人
是飞快划过纸面的触点
当圆形完美的禁锢消去
弧线颤抖着继续

永远希望着得到理解
渴望被承认 与他人的赞美
文字将我 – 与你 – 连结
在一个瞬间里忘记对抗心
包括对自己的敌意
眩目的彩色图景

或者 无人响应一片寂静
冬日清晨田野里弥漫雾气
高树上无数槲寄生是紧闭的眼睛
路边失去颜色的落叶堆在一起
被命运与自然所遗弃的
目的迷失在裸露的年轮里
枯竭的池塘中荒芜的想象力

应该朝向哪里?
从现实里寻找材料
在想象中创造秩序
或是改变眼前所见

如果我能改写自己
涂改那本在天上写好的书
在空白里加上多得写不下的注释
要是我知道该给自己安排怎样的结局

创造而后删去
唤醒回忆然后再次遗忘
得到仿佛是为了在某天失去
或许写作只是为了活下去
在这里 和那里
(如果它真的需要什么意义

生药

和生命一样古老的药剂
一种最彻底的治愈
能够慰藉痛苦和悲伤
覆盖无奈与一切绝望
唯一的副作用 是它自己
来吧 甜蜜的死亡
当你拿到 希望的处方

夜见

夜间当我朝月亮走去,它开始沉入远方的树梢下方;当我看向夜空中不分明的鸟,它们翅膀的运动瞬间变得缓慢。雨轻盈的脚步在风中被听见。在回家的公交车前窗外,我看见星星降落在视野中央,红色和黄色跳动在梵高的画里。同时感到寒冷与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