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sohn-Becker

二十七号出院回家之后,很想买一些艺术相关的书庆祝一下。不过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想买的画册,最终只在国图借了几本。然而在途中看到了 Paula Modersohn-Becker 的这幅画

Tête d’une Jeune Fille Blonde Coiffée d’un Chapeau de Paille, 1904

Tête d’une Jeune Fille Blonde Coiffée d’un Chapeau de Paille, 1904

非常喜欢。感受像是法语课上见到的一个词:coup de foudre. Modersohn-Becker 之前仅限于听说,可能看过一两幅自画像与里尔克的画像。然而见到这幅画时的体验完全是另一种强度。Musée d’Art Moderne 今年有一个她的展览,去巴黎之后可以看到,幸福!

Paul Klee – Le Créateur

Le Créateur

Le Créateur

同一天看到了这幅画,同样非常喜欢。第一次对于 Klee 的画产生强烈共鸣。自然地联想到了:

Minamoto_no_Yoritomo_web

corp & corpus

这些画对我意味着什么呢?正如 Barthes 在明室中所说,它们不再是一种用来分析或参考的 corpus, 而是已经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corps).

Love & Fright

Melville 在《白鲸》第四十二章中写到:“Though in many of its aspects this visible world seems formed in love, the invisible spheres were formed in fright.

我有时想,爱与恐惧也许是最根本的两种人类动机。区别在于,前者指向意义与幸福,是一种自觉的选择;而后者驱使人立即出发,并不在意去向何方。

最初的恐惧感使人类在森林中听见猛兽接近的声响时迅速逃跑。现代生活中这样直接的触发方式已很罕见,然而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中都可以看到这种机制一些更为隐蔽的表达方式。例如许多家长送孩子上各式各样的课外班,是真正希望培养孩子的兴趣,还是害怕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更多为了取得升学过程中的优势?

有太多事情使人们焦虑与恐惧:教育,工作,健康,社会地位。。「如果我不能去这所学校将会怎样?」「如果我工资没有他高?」「如果我买不起房?」「如果我无法成功?」。。在其产生的压力驱使下人们可以很有效率地做到很多事,然而回头看时,会发现自己的努力近乎无序,他们依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在做事的过程中也很少体会到快乐。归根结底,因为恐惧作为一种推动力并不考虑前进的方向与路径,它所想着的只是从某处逃离。

行动的意义不只由其自身决定,它来源于行动与意图的统一。即使是完成同一件事,出于爱或是出于恐惧也会带来截然相反的两种体验。前段时间看『终物语』,里面似乎有过这样的台词:「人所要做的不是逃离不幸,而是追求幸福」。与此相似,在行动时重要的是以爱与热情自我引导,而不应被焦虑与恐惧裹挟而不知去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