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

今天出院了!从上周五到这周三一共在医院里待了六天时间。目前一切感觉都好。

周五住进去做了些检查,包括心电图和胸片这样的常规项目,以及过敏原检测与鼻阻力测试这样稍微特殊些的,挺有意思。周末两天严格意义上说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所以基本都在看书,看完了两三本,包括 Beowulf:

beowulf

周一做了手术,医生说很成功~ 最痛苦的时候与以往一样,是刚从麻醉中醒来的那段时间。因为全麻需要从嘴里插入导气管,会觉得喉咙极疼并且呼吸不畅。好在最初的两小时过后就可以喝水了,再之后就轻松多了,六小时之后鼻子的伤口痛感已然很轻微。不过会间断地从鼻腔里流出血水。

周二到周三依然是休息,不过这两天看书的时间减少了很多。周二晚上睡前发现口腔里的伤口附近有许多浓稠的血,当时吓了一跳来回擦了好几次,不过渐渐就没了。所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时会想,虽然做手术有些痛苦,不过做完之后身体与精神都在变得越来越好吧。住院期间用手机记录了不少其它感想,之后有空再慢慢发出来。目前重要的是休息!

4.21

明天要住院准备做鼻内窥镜手术。今年三月份时发现有时会闻到一种奇怪的味道,于是去校医院看了一次,医生说没什么问题。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意识到:也许和去年的口腔手术有关。于是又去拍了 CT 结果显示右上颌窦充满阴影,是炎症感染引发的积液,而感染的原因正是口腔手术之后口腔与上颌窦之间有一点连通。

然而真正意识到两者之间的联系却花了我六个月时间。去年出院回家之后就有类似于鼻窦炎的症状,因为两三天就消失了,当时也没有太在意。冬天里有两次真正的急性鼻窦炎,一开始还以为是感冒,诊断是鼻窦炎之后依然还以为是独立的症状。。得出解答之后,每一个现象与原因之间的推断都变得十分显然。然而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认识到真正的原因呢?知识与意识的不足?

不过最终能够自己发现问题的根源也可以满足了。后来医生告诉我上颌窦的炎症也会影响上颚的伤口,做手术不仅可以解决鼻窦炎的问题,也可以加快口腔愈合。可喜可贺

对于做手术并没有多少负面的情感,虽然全身麻醉后醒来的时刻十分痛苦(不是伤口而是呼吸),不过其它时候都很可以忍受。住院后手术前还可以读不少书,比如说去年读了一半源氏物语以及尝试读了一点点 Ulysses. 没有太多要想要做的心情也十分平静。医院里像是另一个世界。试着猜想穿着病服坐在床上眼神静止的人们在医院之外有着怎样的生活。一次次穿过明亮的走廊,将目光投向明暗不一的病房中站立与仰卧的人们。无聊与焦虑交织的暧昧气氛,某种日常的停止。各式各样的欲望。Give me life.

以及,发现有时人们对于医生以及医院的期望并不合理。在自己吸烟喝酒时会觉得是一种自由,常常漠视身体的感受,而等到数年甚至数十年积累后产生病症,且影响不可忽视时,才想起来去医院。并且要求医生又快又好地治疗,一旦有什么问题,会觉得全是医疗体系的问题。事实上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呢?实在是太一厢情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