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第一日上午:高山寺、西明寺、神護寺。

早上七點起床下樓吃早餐,味道很不錯!有魚(不知道什麼魚)、酸奶、各種小菜以及米飯,忘了拍照比較可惜。之後坐巴士去高雄(並不是台灣)。一路上風景很好,還常常看見山間騎著摩托車或自行車的人,感覺很愜意。

高雄巴士站邊上即有一道階梯,走下第一級臺階后滿眼皆是綠色,空氣味道極好。

路邊

路邊

雖然什麼還都沒有看到,但這麼單純地行走就已經很開心了。走下這段階梯之後是一段河邊的路,感受著清晨涼爽的空氣與水聲。雖然這裡離神護寺最近,但我準備先向上走到高山寺,然後按順序下來,正好回到車站。可能是季節以及路線的原因,前半程路上完全見不到同行者,非常安靜愉悅。

DSCF3794 copy

對岸的樹木與屋簷上的青苔

畫質感人

畫質感人

怎麼樣還沒到目的地就發了這麼多圖是不是很厲害!其實只是一開始拍得多而已(後來都懶得拍了。。)

岩石細部。我愛細節!

6 x 6 (笑

6 x 6 (笑

路邊的房子。啊生活!住在山裡真好。

走了大概二十分鐘到了高山寺入口處。兩旁高大的樹木,無人的安靜,山間清冽的空氣,令人感到一種原始的平靜,彷彿進入了一個不同的世界,真正處於自然之中。很想一直留在那裡。語言真是無法描述啊,照片也是。


1.

发现好久没写了啊。。

九月五日出發,中午一点抵达大阪关西机场。飞机上的饭味道还不错,有那种难以名状的形态介于固体与液体之间的某种炒蛋,英文是 Scrambled Eggs? 看了下图片感觉也不太像。好久以前也吃过但没注意中文名叫啥。达美乐 (Dominos) 那个 39 元的美式土豆披萨里也有这个!以及后来在日本的赛百味里也吃到了(关于赛百味日后再说)。。这次带了一本书,Heidegger 的 Poetry, Language, Thought. 在飞机上竟然看进去了,回来之后都没有看的说。有时候放下书往窗外看感觉和杉本博司拍的海景有些像呢;以及快要到达时看见海面的波纹在相似与差异之中延伸以及那种特别的蓝色感觉都很美。(第一次去日本比较激动嘛= =

出了机场的第一感觉是:空气好清新!!感觉看东西的分辨率都变高了,清晰透明(毕竟和北京比= =)。顺便一说我是一个人去的。出了海关之后去某个地方拿了一下 ICOCA, Hello Kitty 图案。有好多老外,有个中年男子从海关开始就一直在我附近。是这样的。

之后就是坐 Haruka 到京都!睡觉了明天再写

本来还以为会有座位可以很舒服地坐一个小时,上去之后才发现全是人而且行李都要挤满过道了。。我站在靠门处,这回只带了一个包 (Klattermusen GNA 35L) 所以空间还算宽敞。站着的优点是可以看见窗外风景:绿色树木与灰色米色橄榄淡蓝现代仿古的各式各样房屋,以及远处水汽中的山与天空。日本建筑观感与中国相差极大,从字体到墙体都能看出居住者或是设计者的用心,而国内我所见之建筑大部分是怎么丑怎么来,在此向度上有着极为丰富的想象力,以至于几个月前我走在马路上常常想着的是如何改变眼前的景观,跑题了。(前两天读 Oxford Very Short Introductions: Jung 时读到他每天上学的时候幻想自己的城堡和其中的炮台和地下室,orz)进入大阪市区前经过一个立交桥下时,看见三个玩滑板男孩跳起的身影定格在半空中;隨後是花與搬著花的人們(想到了東信),與一個小車站裡站著的女高中生:比所有想像中類似的畫面都要美。

抵達京都之後沒什麼安排,就是去酒店然後休息休息。到酒店已經四五點了。住在上京區 Petit Hotel, 好評。晚上到路邊散步發現了一個叫 Pin de bleu 的麵包店,味道很好而且很便宜!都是 100 日元一個,國內的麵包店都比這個貴。。(而且難吃)。說到法語我發現日本人很喜歡用法語做店面或者標牌,附近好像還有個麵包店叫 Le pot, 記不清了因為沒去過。。

晚上一個人在房間里有些無聊但那種孤獨感還是很特別的!咔咔

バルテュス展

去看这个展纯属巧合。走之前网上闲逛时,看见了豆瓣上一篇日志,其中有近畿地区博物馆14年临时展的列表。在此之前我没听说过 Balthus 这个名字,也不知道他是干啥的,于是决定去展览主页看一眼,结果瞬间被吸引住了。准确地说是被这三幅画:(当然网站本身做得也很好就是了)

夢見るテレーズ

夢見るテレーズ

地中海の猫

地中海の猫

美しい日々

美しい日々

炸裂!第一眼看到这些画就很喜欢。几何构图(对角线,三角形,双腿的角度),古典色彩,削弱透视。此为几个比较明显且方便命名的特性。不不不这都不是重点(描述感受太难,客观的分析不如去看画册和书)。。总之太美了!好喜欢啊啊啊必须去看!而且那个猫太有意思了!!(想到了之前振鼎猫的那个头像= =

发现在京都市美术馆开放到九月七日为止,感觉实在是很幸运,之前订了五号到日本的机票。。立马改了行程六号下午走起!!

0.

上周日从日本回来了,总共玩了十天,很爽。不过一回来就开学了没时间整理照片或者写东西什么(这学期有五门专业课T_T),先开坑慢慢写吧。。

暑假里读了点《忧郁的热带》,也算是本游记吧。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我被这种两难困境困扰,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行动,但我觉得那污浊的液体现在已开始沉淀了。逐渐消失的形式越来越清晰,混乱渐渐地被排除。原因是时间不停地消逝。遗忘把记忆一波波地带走,并不只是将之腐蚀,也不只是将之变成空无。遗忘把残剩的片段记忆创造出种种繁复的结构,使我能达到较稳定的平衡,是我能看到较清晰的模式。一种秩序取代另外一种秩序。在两个秩序的悬崖之间,保存了我的注视与被注视对象之间的距离,时间这个大破坏者开始工作,形成一堆堆的残物废料。棱角被磨钝,整个区域完全瓦解: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地点开始碰撞,交错折叠或里外翻反,好像一个逐渐老化的星球上面的地层被地震所震动换位。有些属于遥远过去的小细节,现在突耸如山峰;而我自己生命里整层整层的过去却消逝无迹。一些看起来毫不相关的事件,发生于不同的地方,来源自不同的时期,都相互接触交错,突然结晶成为某种纪念物,好像是建筑师所精心设计出来的一样,远比我自己个人生命史更见智慧。“每一个人,” 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and)写道:“身上都拖带着一个世界,由他所见过、爱过的一切所组成的世界,即使他看起来是在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旅行、生活,他仍然不停地回到他身上所拖带着的那个世界去。”

曾经有过这种感受的“雏形“呢。Chateaubriand 的话也很喜欢,刚才在网上找到了原文:

[C]haque homme porte en lui un monde composé de tout ce qu’il a vu et aimé, et où il rentre sans cesse, alors même qu’il parcourt et semble habiter un monde étranger.

(简短很多是不是= = )
当时不知怎么想到了 Dylan Thomas 的 Poem in October, 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共鸣。

以上是出发之前无处可去在家里读书时发生的事。

第一天在京都,上午去了高山寺、西明寺和神护寺,下午看了京都市美术馆的 Balthus 展。下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