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特曼与自然经验的后续)今天走路去学校的时候想到了绘画。发现自己喜欢的画家,如 Morandi, Redon, 常玉,朱德群,大致可以分成抽象 / 人像两个主题。风景画家很少。确实,在看 Cezanne, Friedrich 或是 Turner 的时候,虽然能意识到其伟大,但总感觉共鸣强度不够。

想了一下,原因与读诗同样:缺少对于自然景观的经验。从小到大,我一直居住在城市里,没有长时间地观看或体验过多少自然风景。对于抽象画,我可以很直接地感受其形式;然而对于较为具体的风景画,由于缺少以经验为前提的共鸣,我会将它认为是一种对风景的现实描绘,更多在 Representative 而非 Figurative 的层面上感受,因而不够丰富。

所以以后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在自然或者乡村的环境里待一段时间,以丰富经验与感受力。(虽然这种话在当今有一种强烈的小资意味(笑)

Friedrich

Friedrich

Morandi

Morandi

常玉

常玉



朱德群

朱德群

Turner

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