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表达 豆瓣上看见一句评语“重复的自我表达,耐受性不高”。仔细想想这句话的蕴含着什么?自我表达是艺术的目的(之一?),然而不同作品表达的方式大相径庭。在伟大的作品中,自我表达拥有一种普遍的生命力,艺术家在寻求自我的过程中达到了人(作为一种理想)所追求的高度。在平凡的作品里,个体意识时常是一种局限,它使得形式与语言朝向内部的世界,显得单调与重复。这里有太多“我”,但观者所想见到的那个真正重要的“我”却不在场。在思想以外,问题或许在于艺术家所掌握的形式,因为形式是表达的手段。贫乏的形式只能带来令人不悦的重复(参看中国现代艺术家),而深刻的形式永无竭尽的方式表达一个看似简单的核心(here goes a list of great painters)。
  2. 词语 在写关于摄影的论文之时,我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将某些想法用词语表达是如此的困难,也逐渐开始对文字及语义产生了兴趣。比如说,使人得以欣赏艺术品的那一部分(一部分什么?),应该如何命名?是理性,判断力,还是其它?我们用于分析事物的这一套语言体系,有着怎样的功用与限度?(想到数学集合论公理化)。将事物分解为许多部分,命名而后分析,这种过程能得到什么,不能得到什么?不同的人对于语言所指事物的认识,有多少是相同的呢?对于美的定义,以及对于科学的定义,意味着什么?词语是不是可以看成一片片云呢(text cloud),以其为中心聚集着词语的联想,事实与图像,阅读的文本,无形的思想,还有听觉,触觉,无尽的记忆与印象。“雨”这个字,落在每个人心中,激起的涟漪又是怎样?(on the surface of those vivid images )。所以说语言,记忆,还有感受着世界的人,真是太奇妙了。